content->經過了一番分配,眾人已經確定了尋找綠色boss線索的方向,神者戰隊與流星戰隊前往潘夜海島,火舞戰隊與雷霆戰隊前往毒蛇山穀,而馮哲則帶著他的隊伍和那些達到四十級的二線成員留在了鳳凰城。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想要找到四十級以上,五十級以下的boss就必須留在這三個初級城市,王城周邊的地圖,怪物全部都是六十級以上的,boss也都是五十級以上,現在的玩家根本冇有可能殺死。

已經將尋找的方向分配好,馮哲帶著陶昕和其他一些二線成員來到了鳳凰城西部的西郊荒原。那也是馮哲最初遇見陶昕的地方,後來馮哲也派人在西郊荒原尋找過一段時間,雖然冇有在荒原上找到綠色boss的資訊,但馮哲卻從小道訊息裡得知,那一片區域有一個隱秘的地下地圖,其中也許會有boss出冇。

“小遠、左手,探路,其他人按固定隊形前進。”進入西郊荒原,馮哲立刻吩咐出聲,轉而,選擇衛士職業的清野-小遠和選擇刺客職業的清野-左手立刻走上前去,戰隊之中的其他幾人也各自就定了位置,體現了一個強悍戰隊應有的素質。

看到馮哲指揮眾人前進,雖然也是像模像樣,但是陶昕卻總覺得與馮哲在一起不如與陳英在一起安全。即便現在眾人都已經過了四十級,但探秘這西郊荒原,陶昕心中的安全感卻不如不到二十級的時候與陳英一起來時那麼強烈。

自進入遊戲以來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一起,此刻身邊突然冇有了陳英的身影,陶昕一時間也顯得有些不適應,心中有一股空落落的感覺。

心中存留著幫助父親的願望,陶昕搖搖頭,驅散了心中那種空落落的感覺,跟著隊伍一起前進,專注的應對起前方的豺狗來。

站在陶昕身邊,看著陶昕怔怔出神,迷茫而不失美麗的樣子,馮哲的心越發的沉醉了進去。

“不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一定要得到你。”看著陶昕,這個生命之中從未遇見過的清純可人的女孩,馮哲心底默默的呐喊。

馮哲已經帶著隊伍開始在西郊荒原尋找boss了,下午三點,足足睡了九個小時的陳英也終於醒了過來,快速的洗了一把臉,陳英登錄遊戲。

進入遊戲的第一件事就是聯絡陶昕,聯通與陶昕的音頻,陳英出聲詢問,“昕兒,在那裡呢?”

陳英的詢問發出,但過了很久,陶昕那邊方纔有了迴應,“我跟清華聯盟四隊的人在一起,還有公會裡一些四十級以上的玩家,正在尋找綠色boss的線索。”

聽過了陶昕的話,陳英心頭立刻一緊,“就你一個人?依依她們在不在身邊?”

“依依不在,你不是吩咐她練副職業麼?除了依依,其他的幾個人都還冇到四十級呢,這一次參加尋找boss線索活動的都是四十級以上的人。”那邊似乎正在戰鬥,陶昕的話隔了很久才傳過來。

感受到陶昕那邊的情況,陳英有一絲心急,“昕兒,告訴我你的位置,我馬上過去。”

那邊的戰鬥終於暫時完畢,陶昕的話也很快回了過來,“你出鳳凰城,來西郊荒原,荒原座標2347,1239的地方有一個向下的坑洞,進到那洞裡可以看到一個新地圖,螞蟻洞穴,我們在現在在螞蟻洞穴二層,你進入洞穴之後在聯絡我,我告訴你二層入口的座標。”

“嗯,你等我,我馬上到。”聽過陶昕的話,陳英立刻出聲。關閉了音頻,陳英快速起身,奔向鳳凰城外。

剛走幾步,一道郵件提示立刻伴隨著音頻請求一起發送過來,看到音頻請求上麵的名字,陳英皺起了眉頭。音頻是柳風拂葉發送過來的,難道皇朝世家現在就準備去打綠色boss了麼?

接下音頻,陳英出聲,“柳風?有事麼?”

“嗯,你的練級時間用完了麼?皇朝世家準備去殺boss了,你現在可以過來麼?”果然,柳風拂葉的話與陳英估計的一樣。

想起自己方纔答應陶昕去找她,可是現在皇朝世家也發來了訊息,陳英皺起眉頭,為難的站在原地。如果拒絕皇朝世家,那絕對會失去與這個燕國第一公會合作的機會,畢竟先前自己已經答應了皇朝·翔天,皇朝世家要打建幫令,自己會隨叫隨到。如果現在食言,以後自己要打天下令想找他們幫忙估計也會很困難。

想到這裡,陳英終於回話,“好的,我馬上到,你們在那裡?”

“我們在毒蛇山穀,你來毒蛇山穀,出城順著官道往南麵走,進入南部荒漠,荒漠座標2984,6532,有一個人在那裡接應,帶你進入boss副本。方纔我已經把皇朝世家給你準備的馬牌郵寄過去了,你取了馬牌點擊使用就可以得到戰馬。”聽到陳英的回答,柳風拂葉快速出聲。

“好,馬上到。”出聲迴應,陳英關閉了音頻。

同一時間,螞蟻洞穴之中,剛殺死了一批怪物的馮哲等人終於找到了螞蟻洞穴三層的入口,螞蟻洞穴二層的怪物已經是四十五級了,螞蟻洞穴三層,怪物的等級很可能會達到五十級以上。

看著身旁的陶昕方纔在用私人音頻通話,馮哲詢問出聲,“怎麼了小昕?”不敢一上來就露骨的叫陶昕昕兒,為了避免陶昕反感,馮哲還是選擇了一種比較禮貌的稱呼方式。

“陳英起床了,準備過來,要不我們等等他?”轉過身,陶昕出聲道,前麵就是螞蟻洞穴三層了,如果陳英不在,陶昕真的有些不放心。

“就是冇有來開會的那個人?”已經猜到陶昕口中說的陳英就是上次的那個戰士,馮哲出聲道。

“嗯。”點點頭,陶昕迴應。

“好吧,等就等吧。”不想讓陶昕反感,馮哲應承了下來。

話語方落,還不等陶昕回話,腰間的呼叫器卻再一次亮了起來,是陳英發來的音頻請求。

接下音頻請求,陶昕的臉上頓時浮現出失望的表情。

“小昕,怎麼了?”看到陶昕的表情變化,馮哲出聲詢問。

“他臨時有事,過不來了。”眼中閃過一絲難過情緒,陶昕幽幽開口。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