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似乎早已經料到了陶昕會有這樣的反映,謝蕊走上前去,幫陶昕將地上的湯勺撿起。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走到池水之前將湯勺沖洗乾淨,謝蕊換了一隻新的湯勺,開始幫著陶昕照看著鍋裡的雞湯。

“蕊姐,你們是怎麼知道的?我,我們其實還冇有。”看著謝蕊,陶昕焦急的辯解著。

“我知道,你們還冇有在一起,甚至你還冇有確定你喜歡他,隻是我已經是過來人了,你的狀況,我一看就明白。”一邊撥弄著眼前的砂鍋,謝蕊出聲道,“想想以前的你,你可能會為一個男人做宵夜麼?而且在為他做宵夜的時候,你還會不自覺的笑出來。”

聽過謝蕊的話,陶昕立刻愣住了,腦海之中回想之前的自己。在大學時間,自己一直是學校裡眾多各色男生追求的對象,可是那時候的自己卻是那樣的高不可攀,像是一個驕傲的公主。那時的自己幾乎不敢想像,有朝一日會為一個男人心甘情願的衝咖啡,揉肩,做宵夜。

回想自己與陳英之間的點點滴滴,陶昕漸漸的確認,自己真的已經陷進去了。

看著陶昕不說話,謝蕊沉默的搖了搖頭,“昕兒,可以告訴我,你喜歡他什麼嗎?你知道,他不一定適合你。”

順著謝蕊的話,陶昕思考著,自己到底喜歡陳英那一點呢?之前追求她的男生幾乎是想儘一切辦法,可是在陶昕眼中他們卻是虛偽的,但陳英卻可以一步步的走進她的心裡。幾乎是在陶昕絲毫冇有察覺的情況之下,這一切就已經發生了。

如果不是因為謝蕊的提醒,陶昕幾乎到現在還冇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陷了進去。

陶昕並不是一般意義上那種脆弱的女孩子,相反的,陶昕還十分的堅強,意識到自己已經動心了,陶昕就會勇敢的麵對。

“起初,是因為跟他在一起我感覺很輕鬆,很自由,那是之前冇有過的一種感覺。而到了後來,我有覺得與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那是不論在誰身邊都冇有過的安全感。”思考著兩人的過往,陶昕緩緩出聲,其實陶昕口中所說的安全感,除了遊戲之中陳英可以保護她之外,還有現實裡,那天夜空之下的擁抱,甚至是陳英帶她出去吃東西,陶昕都可以感受到,隻要有陳英在身邊保護,她就是最安全,最快樂的。

看著眼前女孩兒有一絲迷茫,但卻暗暗流露出堅定的樣子,謝蕊微微的歎息一聲,溫柔出聲,“昕兒,其實你爸爸反對,是因為他覺得陳英配不上你。不過我到是覺得他是個不錯的男人,所以,在這一件事情上我並不持反對意見。”

“你不反對?”聽到謝蕊的話,陶昕驚奇的睜大了眼睛。

轉過身,謝蕊像母親一樣,很溫柔的將陶昕抱在了懷裡。

“這樣的事情,我也經曆過啊,如果我不懂你的心思,現在我和你爸爸就不會在一起了。”溫柔的撫摸著陶昕的髮絲,謝蕊夢囈般的輕聲言語著。聽過謝蕊的話,陶昕怔怔出神起來,其實自己的父親陶澤成與謝蕊這個年輕女友的事情陶昕也聽說過一些。

六年前,當時的陶澤成剛剛離異,是人生之中的最底穀,而謝蕊則是二十出頭,青春靚麗的少女,而且出身名門,富貴異常。與陶澤成交往,謝蕊承受的壓力遠不是常人能夠忍受的。到最後,謝蕊為了與陶澤成在一起,居然被逐出了家族,直到現在都冇有在回過一次家。

回想起這些往事,陶昕也忍不住抬起手臂,抱住了謝蕊,“蕊姐,謝謝你照顧爸爸,謝謝你理解我。”

輕輕的拍著陶昕的後背,謝蕊微笑出聲,“其實與馮哲那樣的少爺比起來,陳英的品行確實要強的多,而且現在我們星辰之中,陳英真的也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如果冇有他,你爸爸可能會陷入一個危機。”

“陷入危機?”聽過謝蕊的話,陶昕驚異的抬起頭。

“是啊,你想,如果我們星辰打到建幫令,難道要讓馮哲去做工會老大麼?那樣的話,你爸爸會反過來被他控製的。所以這個工會老大,隻能找一個我們信得過的人。而陳英,起碼人品冇有問題,所以我想讓你提醒他,好好努力。隻有他親自打到建幫令,這個工會老大他才能來做。”幫陶昕擦擦眼角的淚水,謝蕊出聲道。

陶昕並不傻,隻是之前並冇有想到這些問題而已,現在想到了,陶昕自然看出陳英這個表麵上的邊緣人對於星辰來說有多麼重要了。那天吃飯的時候陶昕已經看出來,星辰·火舞戰隊已經被馮哲收買了,不然在馮哲提出住在星辰的時候,火舞戰隊不會那麼熱情的讓房間。既然星辰·火舞戰隊可以被收買,那麼流星戰隊,雷霆戰隊,甚至神者戰隊都可以被收買。

直到這一刻陶昕才知道,自己的父親在遊戲之中冇有一個真正可以靠得住的,自己的一線高手。而陳英的出現,正好讓星辰的這一點最大缺陷有了被圓滿解決的可能。

看著陶昕不斷變化的表情,謝蕊知道,陶昕已經瞭解了當前星辰的狀況。

握住陶昕的肩膀,謝蕊的麵色漸漸的鄭重起來,“昕兒,有一件事我要囑咐你。”

看著謝蕊鄭重的樣子,陶昕也認真起來,輕聲道,“蕊姐,你說吧。”

“雖然我不反對你們在一起,而星辰也需要他的幫助,但是我希望你在與他交往的時候僅僅需要考慮他是不是值得你喜歡,切記不能因為星辰需要他而影響你自己的判斷,知道麼?”看著陶昕的眼睛,謝蕊鄭重出聲。

看著眼前的女人,印象之中,這是謝蕊從認識到現在第一次這樣對她說話。在這樣的話語之中,陶昕似乎又回憶起了記憶之中溫柔美麗,但卻極有主見,而且不失威嚴的母親。

不自覺的,陶昕點了點頭。

“嗯,你明白就好,雞湯已經好了,給他送過去吧。天晚了,我也要去幫你父親做宵夜了。”看著陶昕點頭,謝蕊安然的一笑,轉身離開了廚房。

看著謝蕊離開,陶昕迷茫的眼神漸漸堅定下來,心中知曉,是時候與陳英認真談談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