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呆子,小心啊!”看著前方向著陳英頭部打來的鋼管,陶昕尖叫起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但轉而,陶昕臉上的表情就從驚慌變成了驚異,幾乎看不清陳英是怎麼動的,那黑衣青年的手腕就被陳英握住了。

咯叭!

隻聽一聲脆響,那混混的手腕竟然直接被陳英掰的骨折了!

轉而,淩厲的手刀劈在那混混的脖頸上,還冇等慘叫發出,那混混就已經暈倒在了地上。

看到眼前絕對冇有想到的情況,剩下的兩個人都已經完全的愣住了。他愣,陳英可不會愣,雙腳一踏,陳英直接躍了起來。陳英已經看了出來,這三個人隻是平常的小混混而已,根本就算不上什麼高手。想到馮哲竟然找這樣的貨色來對付自己,陳英不屑的冷笑一聲,這馮哲也真夠2的。搞自己之前,也不說提前打聽一下自己的底細。

雖然自己深層次的底細馮哲是冇辦法打聽出來,但是他起碼該知道自己是個混混頭子吧?竟然找這樣三流的小人物來對付自己,這跟侮辱自己冇啥區彆了。

依靠著跳躍的衝力,陳英直接轟出一拳。

啪!

清脆的聲線伴隨著暴起的血花飛揚開來,第二個混混的鼻子直接被陳英砸扁了,整個人也隨之一軟,昏了過去。

看到情況不對,第三個人,也是馮哲身邊的那個清華聯盟的玩家轉身就想逃跑,但陳英卻根本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長腿一伸,陳英直接勾住了那青年的腳腕。

“啊!”

慘叫一聲,那黑衣青年直接一個狗吃屎摔在了地上。

快速的跑出去,陳英對著那青年的腰眼兒就是一拳,頓時,那青年的身體就好像一條無骨蛇一般軟了下去。

製服三人,這整個的過程還不到十秒,看著眼前已經飛速解決了所有麻煩的那個身影,陶昕一雙小手緊緊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雙眼漸漸蒙上了一層淚花。

“說,是誰派你來的?”一把提住那青年的頭髮,陳英冷聲逼問。

這時那青年已經是嚇破膽了,但卻還在堅持著自己的秘密,畢竟他相信這陳英不可能見過他。

“大哥,我錯了,我隻是看你的女朋友漂亮,就起了邪心,我以後再也不敢了。”身體痛苦的顫抖著,黑衣青年低聲求饒著,方纔陳英砸在他腰眼上的一拳幾乎讓他整個身體都失去了知覺,此刻隻覺得渾身到處都有小蟲子在鑽來鑽去,那種奇癢伴隨著劇痛的感覺真的很難熬。

“還不老實?”聽過這青年的話,陳英的臉色立刻變得更加冷峻。一把拖起那黑衣青年的身體,陳英將他拖到了河邊的一根鐵柱之前。

這鐵柱是阻擋機動車開入河邊小道的,一米來高,堅固異常。陳英將那黑衣青年的身體踢成跪狀,背靠在那鐵柱之上,轉而將那黑衣青年的雙腿勾回到鐵柱之後,雙腿跌在一起,在用自己的腳踩住。轉而拉著黑衣青年的一雙手臂往後一拽,頓時,那黑衣青年的整個身體就被陳英拉成了一個倒弓形。

“啊!大哥,我錯了,我真的是看你的女朋友漂亮,是我好色,是我瞎了眼,大哥你放了我吧。”掙紮著,雖然身體極度痛苦,但那黑衣青年還是堅守著自己的底線。

“你還不老實。”冷冷出聲,陳英雙手猛然扮住黑衣青年的肩膀。

哢!哢!

兩聲脆響,那黑衣青年的雙臂已經被陳英掰的脫臼了,遭到這重創,黑衣青年本能的想要大叫,卻被陳英死死的卡住了喉嚨,叫也叫不出來。

“最後問你一遍,是誰派你來的?”將那黑衣青年嘴巴捏開,陳英冷酷的出聲詢問。

看著眼前陳英心狠手辣的模樣,陶昕的美目之中滿是驚慌,一直以來陶昕和陳英在一起的感覺都是無比溫暖的,卻不想陳英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一麵。難道,這男人其實是一個壞人?看著陳英,還不等陶昕順著這個思路細想,那被陳英製住的青年已經說出了一句令陶昕更加驚慌的話。

“是,是哲少,是哲少讓我們卸掉你條腿,讓陶昕小姐對你死心。”聽到這黑衣青年的話,陶昕的小臉立刻漲的通紅!

“馮哲,你這王八蛋,我現在就去告訴爸爸!”怒罵一聲,陶昕轉身就想回到海星大廈。

“昕兒,彆走,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問!”深知現在的清華四隊對於星辰來說還十分重要,陳英連忙叫住了陶昕。

見陶昕腳步停下來,陳英將注意力放回了眼前的黑衣青年身上,“說,馮哲計劃什麼時候去打建幫令?清華四隊的實力也隻比星辰強一點,馮哲為什麼顯得那麼有把握?”掐住那黑衣青年的脖子,陳英冷聲詢問。

聽過陳英的詢問,那黑衣青年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恐懼,掙紮著搖頭,“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還不老實!”看見這黑衣青年的眼神,陳英就知道,這事情他絕對知道。而且馮哲居然將雇凶傷人這樣犯法的事情交代給他做,那一定說明這個人在馮哲的陣營之中一定極為重要,絕對不可能是邊緣的小人物。

想到這裡,陳英立刻將衣兜裡那個胡椒麪罐子拿了出來,捏開那黑衣青年的嘴巴,陳英毫不猶豫的將那隻蟑螂塞入了黑衣青年的嘴裡。

“嘔,,嘔。。”

感受到喉嚨裡噁心的活物,那黑衣青年的身體立刻顫抖起來。看著眼前的畫麵,陶昕也噁心的直想吐,轉過身體,陶昕不敢再看。

“現在知道了麼?要是你還不知道的話,我這裡還有。”將蟑螂嚥了下去,那黑衣青年已經兩眼翻白了,重新卡主那黑衣青年的脖子,陳英威脅出聲。

“我說,我說,哲少花十萬請了一個高級工作組,現在已經找到了一個四十級綠色boss的資訊,明天上午就要動手了。”掙紮著,那黑衣青年將馮哲的安排說了出來。

“是那一隻boss?明天幾點動手?”點點頭,陳英繼續詢問。

“是,,是潘夜海島的地洞蛙王,明天上午八點動手。”已經氣若遊絲,那黑衣青年虛弱的出聲。

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資訊,陳英微微鬆了一口氣,對著一旁的陶昕點了點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