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為那黑衣青年接上了拽脫臼的肩骨,陳英囑咐那黑衣青年幾句,轉而帶著陶昕離開了小河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行走在路上,陳英看出了陶昕心中的掙紮和不安,陳英知道,陶昕是因為方纔看到自己凶狠的樣子,內心受到了衝擊。

微微歎息一聲,陳英抬起了手臂,攬住了陶昕的肩膀,輕柔出聲,“昕兒,還在害怕麼?”

被陳英攬住,陶昕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顯得有一些掙紮,雖然害怕,但陶昕卻知道,陳英方纔的動作是為了保護她,想到這裡,陶昕儘力的放鬆了身體。

“確實害怕,因為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經曆這樣的場麵。”回想方纔陳英果斷的將那黑衣青年的雙臂扯到脫臼,那種骨頭錯位的聲音,還有陳英將那蟑螂塞入那青年嘴裡時那黑衣青年身體的顫抖,陶昕的內心還是無法停止震動。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停下了腳步,雙手環住了陶昕纖細的腰身,將陶昕攬在了自己懷裡。

“也許我今天的手段是有些狠,但是那也都是為了保護你,我今天這樣做,是為了讓你不必接觸更黑暗的東西。社會很複雜,但我希望你什麼都看不見,永遠覺得天空是藍的,河水是清的,身邊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所以,忘了今天的事情,好不好?”看著陶昕的眼睛,陳英堅定的出聲。陳英知道,陶昕是一個被家人保護著的天使般的女孩子,陳英既然喜歡上了這個女孩子,準備於她永遠在一起,陳英就會儘力的為她創造最好的環境,不讓她接觸周邊的紛雜和黑暗。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呆呆的點了點頭,腦海之中回想起陳英離開時對那個黑衣青年的囑咐,陶昕疑惑出聲,“呆子,其實我可以讓我爸爸直接將馮哲踢出星辰,既然你不打算讓馮哲打到建幫令,那為什麼還要留下馮哲?”

方纔離開時,陳英特地囑咐那馮哲身邊的黑衣青年,今後馮哲有什麼動靜,尤其是準備打綠色boss的動靜,都要他第一時間告訴自己。因為陳英不允許馮哲在自己之前打到建幫令,不允許他拿到星辰的控製權。

而這些事情陶昕也看明白了,自然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星辰現在太弱小了,光是人員就太少了。如果建立工會,哪怕是一級工會也可以招收四百人,要是剔除了清華四隊的人,星辰的人數還夠四百麼?而且這四百人之中有一半是主練副職業的,一旦工會建立,我們怕是連做幫會任務的人都不夠吧?除非我們的幫會等級提升到了三級,並且找到了有效的助力入住星辰,在那之前,清華四隊對於星辰的意義都是極大的。”鬆開的陶昕的肩膀,陳英摸出一根菸點了起來,深吸一口,默默出聲。

看著身旁的陳英,陶昕漸漸理解了眼前男人苦楚,其實陶昕知道,陳英是最想馮哲離開星辰的,但是為了幫助星辰,陳英又必須在現階段與馮哲謀求共存。

體會著陳英的苦楚,陶昕越發感覺到了眼前男人有寬廣的胸懷和堅強的臂膀,值得自己一直依靠下去。冇有言語,陶昕挽起了陳英的手臂,將自己的小臉貼在了陳英的手臂側麵。

“走吧,馬上九點了,趕到九點半回去,將最後兩個小時的練級時間用完,等維護時間一過,我們直接把家族車拉完,然後休息。”心念著明天還要幫助皇朝世家去打建幫令,陳英出聲說道。

“嗯,好。”乖巧的點了點頭,陶昕跟在了陳英身後,打了一輛車,兩人快速返回星辰。

九點半,返回海星的陶昕與陳英準時上線,到螞蟻洞穴將最後的兩個小時練級時間用完,遊戲也終於進入了半小時的維護時段。

而這個時候,馮哲也聽到了手下帶來的暗算陳英失敗的訊息。

看著眼前自己派去帶人圍毆陳英的那個叫做於飛的青年,馮哲一臉怒火。

“你不是很能打麼?還有兩個人幫忙,三個人連一個人也搞不定!廢物!”快步走過去,馮哲一腳將於飛踹到在地。

本來就被陳英折磨了一頓,現在的於飛精神已經極度脆弱了,被馮哲踹了一腳,於飛立刻咳嗽起來,“哲少,那,那人身手很好,我們,我們不是對手啊。”

看著眼前掙紮著說話的於飛,馮哲終於平靜下來,想起是因為自己事先冇有打聽清楚,馮哲的火氣也漸漸消了,“好了,去領五千塊錢,好好休養吧,明天打boss的行動不能耽誤。”

“謝哲少,謝哲少。”聽過馮哲的話,於飛連忙爬了起來,從屋子裡退了出去。一直低著頭,於飛的眼中閃過了一抹不甘的陰狠。

“冇想到那臭小子身手這麼好,現在他們受了這一次驚嚇,下次應該不會輕易出來了,怎麼辦?”皺著眉頭,馮哲出聲道。

“哲少,你要知道,那陳英隻是一個小嘍囉,我們最關鍵的事情是要拿下星辰的控製權,明天就要打建幫令了,我們首先要保證這一件事情不能出錯。”目光鎮定下來,張風出聲提醒。

聽過張風的話,馮哲也立刻分清了眼前事情的主次,“你說的對,控製了星辰,我還怕那陶澤成不就範?叫大家都準備好,明天早晨八點開始行動,一定要一舉將boss殺死,爭取爆出建幫令。”

眼中閃過一抹暗光,馮哲狠狠出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