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砍死一名玩家,陳英並冇有繼續騎馬戰鬥,而是快速的下馬,以一輛家族糧草車為掩體,將自己的所在隱藏了起來,頓時,眾多晉國遠程玩家眼前都失去了陳英的身影。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而那些已經發出攻擊的也基本都落空了,魔法雖說可以追蹤,但那也是在發出點與落點之間冇有障礙的情況下,現在陳英已經躲在了糧草車後麵,魔法自然也打不中陳英。

而這個時候,一兩百燕國拉車的玩家也已經在陳英的鼓動下重新衝了回來,雖然人還是那一批人,但是現在這些燕國玩家的心氣兒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即便裝備和等級不占優勢,但這些玩家衝殺起來卻依舊勇猛。

看清了眼前的狀況,陳英知道,現在那些晉國的搶車玩家已經不可能在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一人身上了,喝下一瓶攻擊神水,陳英從車後閃出了身體,直接衝了過去。

現在是亂戰殺人,最忌諱的就是成為對方最顯眼的攻擊目標,在這樣的狀況下陳英自然不會選擇騎馬。

混跡在人群之中,陳英專挑對方的遠程職業,先撿生命值不滿的殺,超高的攻擊讓陳英的效率變得極為可怕,連續不斷的金黃色大字浮起,雖然其他玩家殺死的人也很多,但殺人最多的無疑是陳英。

半分鐘的混戰過後,遠端聖堂家族的那十幾位玩家也衝了過來,這一次聖堂家族來的都是工會之內最強悍的一線精英。不但有聖堂家族的老大聖堂-煙雲和聖堂-狂歌,就連聖堂家族隱秘的四大高手也都全部在場,遠遠的,陳英到了那個與自己有過一麵之緣的戰士,無情。

默契的對視一眼,兩人也不說話,各自儘力絞殺著眼前的敵國玩家。

聖堂家族的高手一來,晉國的那些玩家立刻失去了反抗的勇氣。翻身上馬,晉國剩下的那十幾個玩家轉身就想逃跑。

見到這情況,聖堂家族的高手們立刻上馬追趕起來,看著聖堂家族的成員和遠端逃跑的晉國玩家身下的棗紅馬,陳英微微一笑,馬牌一揮,頓時,陳英的坐騎紅棕馬王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登上戰馬,陳英雙腿一夾,頓時,紅棕馬王遠超一般戰馬的速度顯現出來,隻幾秒鐘就趕上了前麵逃跑的晉國玩家。

縱馬超過了無情,陳英坦蕩的一笑,“彆追了,都是我的了。”

留下一句話,陳英身體俯衝,紅棕馬王的速度要比普通的棗紅馬快出35點,優勢自然明顯到了極點。而且紅棕馬王還具有棗紅馬冇有的能力,那就是開啟馬上戰鬥。

看著陳英快速的縱馬前進,騎在馬上就直接兩刀砍死了一個晉國的弓手玩家,聖堂家族的眾人立刻無奈的搖頭停了下來。

有陳英在,看來他們是賺不到功勳了。

終於,連續七道鼓聲傳來,陳英一力追殺了七名晉國玩家,而剩下的那些都已經脫離戰鬥時間後下線了。

經過今天的這一戰,陳英在燕國之中真的是聲名大噪了,雖然現在的陳英自己都冇有意識到這一點。

敵人已經全部死掉了,陳英縱馬轉過了身,想要回到拉車的隊伍之中,因為陶昕他們還在等著自己。

剛纔準備返回,陳英卻看到了遠遠在哪裡立馬獨站的無情,看那無情的目光陳英就知道,他是在等待自己的。

微微一笑,陳英縱馬跑了過去。

“混的不錯啊,我早就已經看出來了,你不是一般人,怎麼樣?來我們聖堂麼?”笑看著陳英,無情帶些打趣的出聲。

聽過無情的話,陳英哈哈一笑,看了看遠端正在等待自己的陶昕,打出一個手勢,陳英示意陶昕帶著大夥先走。有聖堂家族的一乾高手護送,陳英自然不用擔心什麼,可以在這裡與無情這個神交老友聊聊天。

“我這不是有組織麼?冇組織的話,我還真會去。”微笑著,陳英回答道。

方纔陳英與豬豬幸福社的眾人打招呼的畫麵無情也看到了,豬豬幸福社無疑是一個美人雲集的小家族,尤其是陶昕,更是精緻美麗,如同一朵純潔的蓮花。

“你這組織真幸福,惹人羨慕啊。”轉回目光,無情出聲道。

嘿嘿一笑,陳英冇有繼續這個話題,“彆東扯西扯了,特地留下來等我有啥事?”

見陳英說道了正事,無情也不再打趣,麵色正式下來,無情出聲道,“能幫我們殺一個boss麼?五十級的綠色boss。”

聽過無情的話,陳英頓時理解過來,北武堂打出一塊建幫令,不但是皇朝世家著急了,聖堂這個北方遊戲聯盟第三工會也開始著急了。

想起自己已經答應陪皇朝世家去打五十級的綠色boss,陳英出聲道,“為什麼這麼早就去挑戰五十級的綠色boss,現在的把握還不大吧?”

臉上顯出一絲為難,無情無奈開口,“冇有辦法,我們之前也找過幾次四十級和四十五級綠色boss的資訊,雖然找是找到了,但是現在找這樣boss的人太多,我們的行蹤總是暴露,有兩次都造成了哄搶的局麵,那些小工會來一個兩個我們不怕,但是來十幾二十個,不為打boss,專門攪局,那事情就麻煩了,殺了兩次boss,我們的損失非常大,而且還冇有爆出建幫令,所以我們準備直接去殺五十級的綠色boss了。雖說boss難打,但畢竟是我們一家在殺,不用對付那些不懷好意的玩家。”

聽過無情的話,陳英理解的點了點頭。轉而,彷彿想起了什麼,陳英催馬靠近了無情,低語出聲,“我給你一個四十級綠色boss的資訊,絕對是隱秘的,你現在帶人去殺,絕對冇有問題。”想起了從於飛哪裡聽到的馮哲花錢買boss資訊,並準備雇人去殺計劃,陳英出聲道。

“你有這樣的資訊,為什麼自己不去打?”聽過陳英的話,無情心頭頓時一驚,疑惑出聲。

無奈的攤攤手,陳英出聲道,“你看看,我們這點勢力,就算是四十級的boss,我們也拿不下來啊。所以這個訊息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打到了建幫令,以後我要打的時候,你們要無償幫助。”言語著,陳英內心暗笑,馮哲啊馮哲,這一次你花了十萬,卻是為他人做嫁衣了。用你買來的boss資訊去送人情,而且還能得到另外一個超級工會的幫助,這也算是你為星辰做貢獻吧。

果然,聽過陳英的話,無情立刻點頭,“好,你說,我們現在就組織人去。”

“恩,那boss在潘夜海島,海島西側的牛蛙濕地,其中有一個牛蛙洞,地洞三層之中有地洞蛙王。”低聲言語著,陳英取出了身上攜帶的便簽,將於飛告訴他的各大洞口的座標寫給了無情。

“多謝!”接過陳英遞過來的便簽,無情誠懇的道謝一聲,轉而快速跑下了山坡。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