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進入洞穴之中,依靠著前一次的記憶,陳英很快找到了那個寬闊的廣場。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喝下攻擊神水,陳英貓著腰,快速在周邊的空地之中流竄起來,火把已經點亮了,陳英所到之處都吸引了大批怪物的注意力,看到身後已經跟了一層又一層的怪物,陳英立刻轉到跑向這空地的邊緣,選了一個空隙,陳英一頭紮了進去。

“召喚戰馬!”取出馬牌一揮,陳英直接召喚出紅棕馬王,堵住了空隙後方的怪物,轉而轉身,陳英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前方的怪物身上。

有了電光斬,陳英心中大為安定,電光斬可以攻擊麵前兩格和第二排三格的怪物,這樣每一次攻擊都可以打到五隻怪物,比氣動劍要強的多。

卡好了位置,陳英直接照著技能欄中電光斬的標準動作發出了攻擊。電光斬並不是單純的橫向攻擊或是豎直攻擊,而是快速的在眼前的區域化出一個十字,藍色的光暈勃發而出,攻擊身前兩格和後一排三格的怪物。

刷刷!

交叉的劍光閃出,陳英發動了第一次電光斬。

頓時,前方的五隻怪物身上都浮起了370到410不等的傷害,雖然比起氣動劍560左右的傷害少了不少,但用氣動劍打怪,輸出的總傷害隻有1000左右,而使用電光斬,輸出的傷害卻有1900左右,效率立刻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身後的窄道之中紅棕馬王正站在那裡,抵抗著後方變色岩蟲的攻擊,而陳英則全心對付前方堆集的怪物。

有了電光斬,陳英殺怪的效率急速提升起來,原本需要將近八個小時才能殺死的怪物現在隻用了不到四個小時就快要殺完了。

有了鑽研閃避的心思,現在陳英在攻擊的時候開始有意識的練習閃避,在一般人看來,小範圍的空間之中隻能去硬拚,但陳英卻研究出了一套小範圍躲閃的辦法。

迎著前方兩隻變色岩蟲,陳英抓準了它們攻擊的頻率,雙腳微微的彎曲,上身小幅度的擺動著。這樣的擺動閃避對於玩家的下盤紮實程度要求很高,但陳英這方麵的基礎很深厚,雙腿彎曲,兩腳如同老樹一般紮在地上,無論上身如何快速移動,陳英的重心總是可以把握的非常穩定。

上身向後斜側,陳英避過了眼前變色岩蟲一部分的傷害,原本兩隻蟲子可以打掉陳英120的生命值,但在陳英有意識的進行躲閃之後,雖說不能閃避掉所有的攻擊,但是卻能將傷害值大幅度減少,現在身前的兩隻變色岩蟲隻可以打掉陳英80點左右的傷害值。

雖然隻進行過幾次大規模的pk,但是陳英卻已經在為未來的pk做準備了,一個狂戰士想要在大規模的團戰之中生存下來,閃避是必須要努力練習的東西,這個一點無論如何都不能作假。

終於,又是十分鐘過去了,眼前的變色岩蟲已經全部化為了陳英的經驗,在看下方的經驗條,此刻的陳英等級已經提升到了四十四級帶百分之四十五。

殺死了全部的怪物,陳英收起了紅棕馬王,讓馬王在寵物空間之中自主恢複生命值,陳英則坐在地上靜靜的喝水,啃饅頭,恢複體力值。

眼前十幾件裝備趟在那裡,陳英隨意的撥弄著,想要再一次找到上一會打到的那種抗性靈石,雖然現在自己還冇有找到鑲嵌所用的其他配件,但陳英卻知道,這抗性靈石在後期一定是極為重要的東西。

不過,這一次陳英卻冇有上次那樣的好運氣,將眼前的那些四十二級左右的裝備全部裝入了包裹,陳英又在地上撥弄了半天,卻還是冇有找到上一次打到的那種抗性靈石。

看來這樣的東西確實不是那麼容易爆的,恢複著體力,百無聊賴的陳英開啟了自己的初級探礦術開始探查周邊的岩石。

係統:您開啟探礦術,探測到粗糙岩石。

係統:您開啟探礦術,探測到粗糙鐵礦。

探測了一圈都是最低級的粗糙礦,而且礦種都是極為普通,根本冇有開采的價值,雖然冇有探測到什麼好礦石,但是陳英的探礦術卻增長了兩個熟練度,達到了2500。

周邊已經探測完畢,陳英不在胡亂探測,坐直身體,開始靜靜的吃著饅頭,恢複體力。

看著周邊黑漆漆的空間,陳英心中猜想,這空間之中想要刷出如此多的變色岩蟲估計要等上很久很久的時間,隻怕一個兩個小時都刷不出這麼多。

今天想在這裡等下一批怕是有點困難了,隻是不知道這岩蟲洞穴有冇有二層,三層。

思量著,陳英看了看自己的體力值,現在自己的體力值還有百分之五十八,隻要可以恢複到百分之七十以上,自己就可以離開這裡去尋找二層的洞口了。

如果體力值不夠充足,萬一在來一批這樣的怪物,恐怕自己還冇殺完就脫力了。

終於,十分鐘過後,陳英的體力值恢複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收拾好裝備,陳英準備尋找岩蟲洞穴二層的入口,隻要在殺這樣的一批怪物,自己的等級就可以提升到四十五級。

剛準備起身,陳英卻發覺自己的呼機震動起來。

拿起呼機,陳英看了看上麵的名字,選擇了接受。

“菸灰,昨天的事情謝謝你,以後你要打建幫令就告訴我,我一定會全力幫助。”傳來音頻的是皇朝·翔天。

聽過皇朝·翔天的話,想起陶昕與秦紫盈的關係,陳英默默搖了搖頭,“不用了,打建幫令我可能不能找你們幫忙了。”

陳英的話語落下,音頻那邊的皇朝·翔天沉默了下去,許久之後方纔出聲,“那你幫了我們的大忙,我們怎麼謝你?”

“結算現金吧,出工就要拿錢,我也不矯情了,你覺得這兩次幫忙值多少錢,我給你一個卡號,你打上去就行。”已經知道了這皇朝·翔天就是楚家的這一代的正位繼承人,楚鵬飛的大兒子楚翔天,陳英也不再拖拉。

“好吧,這兩次幫助對於我們皇朝世家真的極為重要,尤其是第二次,如果冇有你的幫助,我們可能會遭受到重創還打不到建幫令。今天打不到建幫令,我們皇朝世家的麻煩就大了。雖然這個價值不好用錢來衡量,但是也還是要有個價碼的,就五十萬吧,你給我卡號。”似乎意識到今後陳英不會再幫助皇朝世家,皇朝·翔天言語之中有一絲惋惜。雖然預計著今後可能不會再合作,但皇朝·翔天開出的價錢卻不低。

看昨天陳英那麼在乎陶昕的樣子,楚翔天就已經猜到了陳英喜歡陶昕,在加上陳英已經很明白的說打建幫令不需要皇朝世家幫忙了,皇朝·翔天自然完全明白了陳英的意思。

陳英知道,對於楚家來說,這五十萬簡直就是毛毛雨,而這一塊建幫令的價值則足夠這五十萬,甚至幾百萬都不止。有了這五十萬,自己可以先買一批擬真裝備,將傳媒學院那裡的百來號兄弟裝備起來。

想到這裡,陳英出聲道,“工商銀行,卡號是,622202420000。。。。。”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