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三十副擬真眼鏡,你一個人出?”聽過陳英的話,就連牛哥也驚異起來,三十副眼鏡花錢不多,但也有十萬塊,這也不是一筆小數目。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嗯,我一個人出,我自己個隻剩下這些錢了。辦這個活動是必須的,因為我們實在冇有時間在去等待大家慢慢成長,我要的是大家儘快將自己的等級和技術提升起來,想要達到這個目標,就必須要有一個東西可以刺激到大家。”其實,這十萬塊是陳英從皇朝·翔天那邊得來的最後的一筆錢了,正所謂好鋼用在刀刃上,陳英知道這十萬應該花在那裡。

舉辦這個活動,即便最後這三百多人之中隻有十分之一可以得到這擬真眼鏡,但對於三線團隊的整體提高來說,這個活動卻是必不可少的。

深知三線工作間一直以來死氣沉沉就是因為工作室對於這些三線玩家根本不重視,每天隻會讓這些三線玩家提供黑鐵,提供金幣和原材料,本來就冇有一流的設備,在加上一直被工作室的一、二兩個梯隊壓榨,三線成員們自然越來越落遠。

本來就明白這些問題,牛哥自然會完全支援陳英,“既然你有這份心意,那這個活動的具體操作就交給我,我一定幫你辦好。”

“謝謝牛哥,有什麼問題牛哥你可以找小樂,他也是個機靈人,一定可以幫到你。”點點頭,陳英出聲道。

“好。”迴應一聲,牛哥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題,臉上顯出一絲為難,轉而出聲,“陳英,你和馮哲的事情我也聽說了,現在工作室的三個梯隊,你們是一人帶一半的,那我們三線工作間還用不用繼續為樓上提供金幣和材料?現在我們每天都會向上麵提供三千個金幣和大量黑鐵,還有一批其他材料。不算金幣,這些材料的價值都有三千金幣左右。而且昨天馮哲說了,以後我們三線工作室向樓上提供金幣和材料的數量還要加三成。”

聽過牛哥的話,陳英立刻明白過來,這馮哲是在利用手裡的權利打壓自己。給自己三線工作隊這樣的爛攤子,還要加大金幣掠奪,分明是要把三線隊伍釘死在地上,讓自己無論怎麼努力都帶不出這個團隊。

冷冷一笑,陳英出聲道,“以後我們三線工作間不會在向樓上提供任何金幣和材料,每天兄弟們打到的材料和金幣都要集中起來,找銷售渠道,兌換成現金收攏回來,用以為大夥更換擬真遊戲器材。牛哥你的話提醒了我,有這樣的一筆收入,我們完全可以把這個活動延續下去,每天都辦一次小型比賽,前兩名獲得擬真眼鏡,這樣不是更好?”

“那,如果馮哲找下來,該怎麼說?”臉上帶著一絲為難,牛哥出聲道。

看著牛哥這個老好人,陳英無奈的搖了搖頭,牛哥就是牛哥,當老黃牛都當出受虐症了。不給馮哲他們金幣那的應該的,根本不需要任何解釋,“你就告訴他,要錢可以直接來找我。”

看著陳英堅定的樣子,牛哥這才意識到,這個錢,陳英是真的不準備繼續提供給樓上的隊伍了。

“好了牛哥,我昨天晚上熬了一個通宵,晚上還要選拔禁軍,就先去休息了。”一陣陣的睏乏襲上大腦,已經二十多個小時冇有休息了,陳英捏了捏眉心,出聲道。

“好的,你先回去吧,我把以後競賽的表格和出手金幣的渠道整理好之後拿給你看。”點了點頭,牛哥迴應一聲。

與牛哥道彆,在與小樂等人打過招呼,陳英離開了三線工作間。

坐電梯,陳英直接來到了六樓。方纔走出電梯,陳英立刻看到自己的房間門口有一個小巧的身影正按著門鈴,是陶昕。

此刻的陶昕正乖巧的站在門口,手裡提著一個保溫飯盒,隻是簡單的一站,那靈秀善良的氣息卻掩飾不住的流散出來,看到陶昕,陳英的疲憊彷彿一下子都不見了。

“昕兒。”叫了眼前的女孩一聲,陳英快步跑了過去。

聽到身後的聲音,陶昕驚喜的轉過了身,“呆子,你去那裡了?我還以為你不在家裡呢。”對著陳英微笑,陶昕自然的挽住了陳英的胳膊。

聞著陶昕身上那種獨特的淡淡幽香,陳英的心也完全的明亮了起來,想起昨天與龍逍遙的對話,陳英低頭仔細的看著眼前的女孩。

她有什麼特彆的地方,會如此吸引自己呢?漂亮?算不上最漂亮的。家世?比不上從前自己身邊的那些女孩。聰明?怎麼看都是一個傻呼呼的小笨蛋。

看著陶昕,陳英雖然心中疑惑著,但臉上卻忍不住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見陳英就那樣定定的看著她微笑,陶昕雖然可以感受到陳英對她的愛意,但卻依舊有了一些微微的羞澀,“呆子,快點開門啊,餃子悶軟了不好吃了。”

聽過陶昕的話,看著眼前女孩子的害羞,陳英方纔醒悟過來。雖然在害羞,但陶昕的手卻依舊挽著陳英的胳膊,不但冇有逃開,反而靠陳英更緊了。

感受到陶昕的動作,陳英默默的揚起了頭,也許陶昕就是自己命定的天使吧,跟她在一起,自己就總是開心的,這樣的感覺陳英第一次體會到,而且一體會,就已經不自覺的沉淪了進去。

進入了房間,陶昕立刻將手中的保溫盒放在了飯桌上,保溫盒裡裝了一盒餃子,瑩白透亮,甚至都可以看到裡麵的餃子餡,尤其是那種味道,更是令陳英饞蟲大動。

“快吃吧,這是我自己包的呢。”坐在陳英身邊,陶昕眨著眼睛出聲。

看著眼前的餃子,陳英心中浮起了一絲融融的感動,讓陳英感動的並不是這餃子本身,而是陳英看到了餃子盒旁邊竟然放著五六個被撥的乾乾淨淨的大蒜。

大蒜這樣的東西女孩子從來都是躲避不及的,但男人卻十分喜歡這個東西,尤其是在吃餃子的時候,大蒜更是必不可少的東西。一些女孩子總是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吃蒜,會嫌棄那種臭味,但陳英卻知道,真正相愛的兩人是會一輩子在一起的。難道一個女孩子忍心讓自己的男朋友一輩子都不吃蒜?

能陪著你忍受這樣的味道,那就表示,這個女孩子真的願意跟你過一輩子。看著身旁女孩兒亮亮的眼睛,陳英心中的感動和衝動再也抑製不住。轉過頭,陳英托起了陶昕的下巴,飛快的在陶昕的臉蛋兒上親了一下。

“呀。”被陳英突然親了一口,陶昕的臉上一瞬間就蒙起了一層桃紅。親過了陶昕,陳英已經開始大吃起來,大蒜咬的哢哢響,空氣之中也已經散發出了一絲大蒜特有的臭味。

小臉羞的紅彤彤的,但陶昕卻冇有離開那怕一點點,而是伸出一雙小手,悄悄的抓住了陳英腰間的衣襟。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