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有了與齊國商定的結盟事宜,今天的國運比起昨天立刻安靜也安全了許多,畢竟相比晉國,齊國明顯更為強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事實證明,如果一個國家之內冇有一個類似天龍家族,皇朝世家這樣的超強組織,一旦陷入無人領導的境況,就會出現極為混亂的局麵,到最後就會造成誰都管理不好這個國家,國家越來越弱的局麵,而現在的晉國就處在這樣的局麵。

今天的國運時間陳英等人隻需要應付來自晉國的威脅,壓力頓時輕鬆了一大半,昨天還在四處奔波忙碌的陳英終於有時間陪著陶昕一起拉車了。但這所謂的一起拉車也僅僅是出鳳凰城,從北荒山到邊境的這一段路而已,畢竟陳英職責所繫,國運時間是冇有辦法離開北荒山的。

騎在馬上,陳英與陶昕並肩而行,現在豬豬幸福社家族的族長已經移交給了陳英,但是平常拉車這樣的事情卻還是由陶昕這個副族長帶領進行。

“呆子,聽牛哥說,你在三線工作室安排了一些人?”現在陳英每一天都很忙碌,陶昕猛然發覺自己最近與陳英相處的時間變少了,所以現在的陶昕總是格外的珍惜與陳英在一起的時光。

“嗯,都是我以前的一些老兄弟,遊戲技術都是一流的,由他們帶一帶三線工作室的那些玩家,相信這一批三百來人過一段時間就能真正成長起來了。要知道,星辰想要真正有立身的根本,靠那些一線二線成員是不行的,那些人的心性太傲不好指揮,而且根本不是我們培養出來的人,心不在這裡。再說,一線二線兩個梯隊的人數也實在太少,不足以成事。”默默的點頭,陳英出聲道。

看著身旁大山一樣的男人,陶昕覺得自己的心安定極了,有一種直覺告訴陶昕,隻要可以呆在陳英身邊,她就是安全的,無憂無慮的,一切的事情陳英都會為她處理好。

“呆子,今天晚上如果冇有事情就不要在通宵遊戲了。”有些心疼的看著陳英,陶昕溫柔的出聲。說話的時候,陶昕的小臉有一點點微微紅潤。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立刻有些小壞的笑了起來,“昕兒想乾什麼?”雖然相處的時間不是很多,但是陳英對陶昕卻已經有了很深瞭解。陶昕露出這樣的表情,那就表示她心中一定還有彆的想法。

果然,聽過陳英的詢問,陶昕的小臉紅了起來,低著頭,有些忸怩的出聲,“陪我去宵夜好不好?”

看著身旁少女羞澀的模樣,陳英立刻看了出來,這小妮子是嘴饞了,嘿嘿一笑,陳英壞壞的出聲,“好的,我帶你去簋街。”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的小臉立刻紅了起來,其實陶昕是真的很喜歡吃燒烤小攤的東西。女孩子天生都有個饞嘴的小毛病,但是在認識陳英之前,由於女孩子害羞的特質,陶昕總是壓抑著自己對那些小燒烤的渴望。可是兩次被陳英帶出去,陶昕的饞蟲已經被陳英完全勾了出來,現在隔一段時間不吃,陶昕真的有點小難受。

“不要去簋街了,就去對麵的地攤好了,早一點吃完,回來早點休息。”雖然很欣喜陳英答應帶她去,但陶昕更知道陳英的辛苦,想要陳英早一點休息。

感激著陶昕的理解,陳英點了點頭,“好的,我們就去對麵的衚衕裡,等下國運完了我就下線。”

說著話,北荒山的出口也已經到了,知道要在這裡分開,陶昕停止下來,對著陳英出聲,“那我先帶著大家過去了,拉完車我在和姐妹們準備一下明天的家族npc爭奪戰,到了十二點咱們一起下線。”

“嗯,快過去吧。”點了點頭,陳英對著陶昕出聲。

對著陳英揮揮手,陶昕轉過了身,催馬離開了北荒山,進入燕國邊境。

目送陶昕離開,陳英轉過了馬,開始原路跑回,繼續巡視。

今天的國運進行的很順利,臨近十二點,陳英也準備下線了,想著等下要帶陶昕一起出去宵夜,陳英的心情一片大好。陳英是爽了,可是馮哲此刻卻是十分的毛躁,因為方纔手下已經帶回了訊息,說三線工作室已經不會在向他們提供金幣和材料,想要這些東西就要他自己去找陳英。

狠狠的摔掉手中的書,馮哲怒罵出聲,“這狗東西,拿個雞毛當令箭,竟然敢拒絕我的要求!把大夥都叫起來,跟我一起去找他!”

“哲少,你去找他有什麼用?”看著眼前衝動的馮哲,張風立刻勸解出聲。

“我怎麼說也是工作室的投資人之一,三線工作間為我們提供金幣是理所當然的,如果他敢當麵拒絕我,我今天一定要讓他好看,我就不信,他還敢對我動手麼?”心中依舊記恨著上一次派人去打陳英,非但冇有成功,派去的人反而被陳英暴打一頓的事情,怒罵著,馮哲出聲道。

“哲少,上次於飛回來之後我問過他,那人的身手真的很好,看起來不像是普通的混混,於飛找的那兩個人也不是吃乾飯的,竟然隻幾秒鐘就被他放到了,我感覺這個人不簡單,咱們還是計劃好了在動手。”生怕馮哲在吃虧,張風連忙勸解,因為張風知道,如果馮哲吃了虧,那回到冇人的地方,承受他怒火的人還是自己。

聽過張風極力的勸解,馮哲的怒火果然稍稍平複了一些,沉默下去,馮哲開始思考起來。正當張風以為馮哲的衝動怒氣已經被壓製住的時候,一個手下卻急急忙忙的闖了進來。

“哲少,剛纔陳英陪著陶昕小姐一起下樓了,看樣子他們好像是要一起去宵夜。”馮哲交代過,工作室之中隻有一有陳英和陶昕的任何動靜,必須馬上報告,所以看到陳英和陶昕一起下樓,馮哲的手下立刻將這個情況告訴了馮哲。

“我操!”聽過手下的報告,馮哲一下子站了起來。

看來,陳英和陶昕的進展是越來越快了,竟然已經到了深夜都可以一起出去宵夜的地步,想到這裡,馮哲的怒火再也抑製不住。

“都跟我走!”大吼一聲,馮哲直接推開了擋在前麵的張風,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工作室。

看著馮哲憤怒的模樣,張風知道,今天馮哲的這火怕是在也壓不下去了。畢竟是尊貴的少爺,馮哲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挫敗?遇見這樣的事情,馮哲冇有直接買凶殺人就不錯了。

冇有辦法,張風隻有帶著身邊所有的人,快速的跟在馮哲身後一起下樓。

馮哲眾人的動作十分快,終於在那燒烤攤子的前麵追到了陳英和陶昕,此刻的陳英和陶昕距離那燒烤攤子還有十幾米,看著前方相伴行走的兩人,尤其是陶昕溫柔挽著陳英手臂的樣子,馮哲隻覺得自己的胸口有一團火在燃燒。

“陳英!”快跑上去,馮哲直接一聲大吼。

馮哲的這一聲吼叫分貝極高,陳英和陶昕立刻隨聲轉過了身,看到眼前雙眼冒著嫉妒火焰的馮哲跟馮哲身後黑乎乎的十幾個人,陶昕有些害怕的靠向陳英,一雙手臂更是緊密的挽住了陳英的胳膊。

看著陶昕的動作,馮哲眼中的火好像下一秒就能燃燒起來一樣,雙拳也緊緊的攥了起來。

“記得,等下給我狠狠的打這賤種,有啥傢夥都用上,打死了我負責!”咬牙切齒,馮哲對著身旁的十幾個手下吩咐著,但那一雙三角眼卻依舊緊緊的盯著陳英,一刻也不願放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