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現在豬豬幸福社的家族經驗值已經快要達到建立工會的標準,今天的家族運車任務完成之後家族經驗值就隻差六十了,明天十二點之前把車運一下,過了十二點緊接著在運一次車,建立工會所用的家族經驗值就可以湊夠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家族經驗值是夠了,可是建立工會需要的金幣呢?難道建立一個工會,真的需要一百萬金幣?不論如何,這件事都需要先確認一下,想到這裡,陳英立刻給無情發送了一道訊息。

“無情,建立工會需要一百萬金幣?”

訊息發送過去,無情那邊的回覆很快就傳了過來,“是,建立工會需要一百萬的初建費,想要拿下大城,還需要五十萬的占領費。不過隻要占領了大城或者領地,這些花費會從收入之中慢慢拿回來。”

“嗯,知道了,謝謝你。”情緒有一絲低落,陳英回覆道。

聽出了陳英的失望,無情出聲安慰,“是建工會的金幣遇見問題了吧。其實我們那時候也遇見了這樣的問題,要不是煙雲老大有遠見,早早為我們找到了注資企業,這一次建立工會的錢我們也拿不出來。即便是在強悍的網遊組織,想要拿出上百萬的資金也都太困難了。不過現在我們聖堂已經渡過了這個危機,如果你有需要,我們可以借一些金幣給你,雖然不多,但是十萬,二十萬,多湊幾份兒也就夠了。”

“謝謝你,無情,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開口的。”心中感激,陳英迴應道。

“或者,你可以見將這塊建幫令高價賣給黑勢力,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手上有很多金幣。今天我看到北武-戰天和黑雲-雪花在一起,原本很奇怪,可是後來我才知道,北武堂建立工會也是借了黑勢力的金幣。”似乎想到了什麼,無情的聲音再一次傳了過來。

“我知道了,我在考慮一下吧。”聽過無情的話,陳英心中驚異,但是卻冇有接過話頭。道彆一聲,陳英掛斷了音頻。

陳英在守衛國運,星辰工作室的玩家們也都在參加國運,工作室之中隻能看到眾多的二線玩家躺在大廳的躺椅上,而一線玩家則都呆在自己的房間裡,整個星辰工作室都是一片靜悄悄。

在這一片寂靜之中,一個有些虛弱的身影正在兩個下人的陪伴下緩步走向海星大廈,仔細看去卻發現這人居然是被陳英一腳踢傷的馮哲。

似乎是專門挑在這個時間回到工作室,馮哲的動作看起來十分小心,進入星辰工作室,馮哲與看門的管理員打過招呼,直接帶著自己的兩個手下走了進去。

“好了,你們先近裡麵等我,我還有些事情。”走到自己戰隊所在的房間之前,馮哲示意兩個精乾的手下先進去,自己則走向了最裡麵陶澤成的辦公室。

走到陶澤成的辦公室之前,馮哲輕輕的敲門。

“進來。”陶澤成的聲音傳了出來,聽過陶澤成的聲音,臉上露出了一抹陰狠的獰笑,馮哲開門走了進去。

走進陶澤成的辦公室,馮哲臉上的表情早已經不見了陰佞,而且連之前的那一股狂傲都冇有了,整個人雖然有一絲病態的蒼白,卻顯得無比謙和。

看到馮哲,陶澤成立刻站了起來,“小馮,不是說身體不好麼?怎麼不多休息兩天。”馮哲被陳英打傷之後是自稱重感冒,請假暫時離開工作室。那天的事情馮哲不會說,陳英自然也不會說,就這樣,馮哲休息的原因就被眾人忽視了。

聽過陶澤成的問話,馮哲微笑起來,那笑容之中竟然帶著一絲真摯,“聽到小陳打到了建幫令,心裡高興,就回來看看,順便跟陶叔商議一下接下來建立工會要麵對的困難。”

從馮哲的話語和表情來看,似乎陳英打到建幫令他很開心,可是按理說,陳英打到建幫令他應該最生氣纔對啊?看著眼前的馮哲,陶澤成心中疑惑著,不過相比於這個疑惑,陶澤成更緊張的則是馮哲口中所說的建立工會的困難。

“不是已經打到建幫令了麼?建立工會還會有什麼困難?”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陶澤成詢問著,陶昕和陳英在一起,陶澤成已經夠頭疼的了,現在建立工會又有麻煩,陶澤成隻覺得頭大如鬥。

“陶叔你不知道麼?”看著陶澤成的模樣,馮哲驚異出聲,“建立工會需要一百萬金幣的初建費,占領大城和領地也需要幾十萬的占領費,加起來就是一百多萬金幣啊。現在這些錢,我們星辰那裡拿的出來呢?”

“一百多萬,怎麼可能?這《幻月》還是網遊麼?怎麼開個工會比公司註冊要的錢都多!”一臉的震驚,陶澤成出聲道。

臉上顯出一絲疑惑,馮哲出聲道,“我也不知道,這《幻月》自開放以來就在引導各大集團企業入主,頗有吸金器的功效。而且幻月對普通玩家也十分優待,比如建立工會所需的大量金幣就要從一般的玩家那裡購買,這樣一來,普通玩家就會有比較寬鬆的環境,玩幻月也能賺錢生活。或許這也是緩解就業壓力的一種方式吧。”

聽過馮哲的話語,陶澤成緩緩點頭,雖然用紅火的遊戲來吸引人們的注意力,緩解就業壓力不失為一條可行的辦法,但是這些國家大事卻不是陶澤成應該關心的,現在建立工會和占領領地所需的金幣已經把他難住了。

“想要收購到這一百多萬金幣,大概需要多少現金?”眉頭微微皺起,陶澤成詢問道。

“恐怕收不到。”搖了搖頭,馮哲出聲道,“現在所有想建立工會的組織,不管手頭有冇有建幫令,都早已經著手收購金幣了,目前金幣的價格已經漲到了人民幣一塊二一個,而且根本是有價無市,一些大的金幣出產工作室的金幣資源已經全部被預定光了。現在想要得到金幣,隻有找那些有勢力的大組織協商。”

“協商的話,需要多少錢?”現在手上已經冇有多少現金,說道錢,陶澤成立刻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大概需要兩百三十萬左右,而且還需要比較硬的關係去與他們連線,畢竟現在想要金幣的人太多了。”看著眼前為難的陶澤成,馮哲暗暗一笑,出聲說道。

“兩百三十萬。”果然,聽過馮哲的話,陶澤成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也不說話,馮哲就坐在那裡,等待著陶澤成的決定。現在的馮哲就是穩坐釣魚台,果然如狗哥所說,這陶澤成根本就不是成事的人,在星辰,他就是一個弱點,而陶昕又不能不管他,在加上陳英一定不能不管陶昕,傳遞一下,這陶澤成就會變成陳英最大的弱點。

“兩百多萬,我現在拿不出來,有冇有什麼彆的辦法?”這一件事情陶澤成是絕對不會去向陳英開口的,心中並不讚成陳英與陶昕在一起,陶澤成一定不會讓自己有事求到陳英的頭上,這件事情,陶澤成隻想自己去解決。

“其實這些錢我們可以先借來,隻要建立工會之後能拿到大城或者領地,幾個月的時間這些錢就可以收回來,到時候在把錢還上,領地和工會還是我們自己的,以後還可以一直盈利,不是一舉兩得?”眼中閃過一絲暗芒,馮哲引誘出聲。

“借錢,安全麼?”雖然不想去請陳英想辦法,但是陶澤成對於危險還是有一定的判斷的,借錢,這無疑是最危險的事情。

“絕對安全,我介紹的人,冇有問題,隻要按時還錢就可以。”一臉的真摯,馮哲出聲道。

看著眼前的馮哲,在想想陳英和自己的女兒,陶澤成終於點了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