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得知了需要一百多萬金幣纔可以建立工會和奪取領地,之後的國運之中陳英變得有些心不在焉,好在陳英手下的禁軍極為團結,才幫助陳英渡過了困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十二點,國運結束,陳英一天的任務已經完成,方纔到十二點,陳英的呼機立刻響了起來。

“大哥,你不是說要教我pk麼?在什麼地方?”音頻之中,邵翔的聲音傳了過來,讓陳英想起了之前答應這個小兄弟的事情。

“你到王城校場來,我在這邊等你。”迴應一聲,陳英直接用國家官員印飛到王城校場,在周邊的商鋪之中快速的購買了藥品,修理好裝備,陳英等在了校場之中。

三分鐘後,邵翔騎著棗紅馬跑了進來,看到陳英,邵翔立刻下馬,“大哥,我們就在這裡開始練習麼?”

從一開始邵翔就知道陳英的技術極強,能和陳英學習,邵翔非常的興奮,一張小胖臉也漲的通紅。看著眼前滿眼渴求的邵翔,陳英終於努力的收攏了心神,一百多萬,如果最後實在想不到辦法,也隻能動一動母親那邊的關係了。想到這裡,陳英歎息一聲,拔出了腰間的刀。

“在校場之中被殺死是會立刻複活的,不會掉經驗,現在開始吧,你先和我正常pk。”一臉的淡漠,陳英對著邵翔出聲道。

“我,,,和你打?”原本以為陳英會手把手教他一些操作技巧,卻不想陳英居然要直接跟他一對一。聽到陳英的話,邵翔立刻傻了,他與陳英之間的差距,那可真的不是一星半點啊!

“廢話少說,快點,你習慣了跟我打,以後在遇見其他的戰士,你應該就能從容應對了。”一旦開始教授,陳英立刻就變得極為嚴厲,見邵翔還在猶豫,陳英立刻有些凶惡的出聲。

看著陳英變化的表情,邵翔終於不敢在墨跡,取出了自己的法杖,邵翔有些緊張的出聲,“大哥,那我開始了,你小心。”

“彆廢話。”冷哼一聲,陳英出聲道。

嚥了一下口水,邵翔終於動手了,一上來就是一顆大火球朝著陳英打過來。

“衝鋒!”根本就不看邵翔的魔法,陳英直接一個衝鋒過去,立刻將邵翔打入了減速。

轉而一道重刺,減速狀態結束,還不等邵翔跑遠,陳英立刻就是一道氣動劍將邵翔砍翻在地。

“繼續。”指著遠端的複活點,陳英冷漠出聲。

在陳英的示意下複活,邵翔再一次開始了攻擊。

轉眼,三分鐘過去了,邵翔已經被陳英殺死了二十次,在陳英麵前,邵翔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冇有,陳英的攻擊極為淩厲,邵翔根本抵擋不住。

“怎麼這麼笨!每一次被砍死,你都應該想一想自己什麼地方出了問題,怎麼站起來之後還是用以前的套路去打,這樣怎麼會有進步?”又一次砍死了邵翔,陳英終於發現了這個小兄弟的愚笨,忍不住罵了起來。

“大哥。”委屈的站在一邊,邵翔小心的出聲。與陳英pk,邵翔真的是一點機會都冇有,打到後來,不是邵翔不想努力,而是他發覺無論如何努力結果都是一樣,他根本就冇辦法將陳英的生命值打掉四分之一以下。而且陳英那有些淩亂的小碎步有時候竟然會讓他的魔法打偏。

看著眼前的邵翔,陳英默默的歎息一聲,終於準備轉變訓練方式。

“把痛感調高到百分之三十。”看著邵翔,陳英命令出聲。

“什麼?”聽過陳英的話,邵翔立刻驚異的長大了嘴巴,一般玩家都是默認痛感為百分之五,如果調到百分之三十,那豈不是要疼死?

“練了這麼久,你竟然連一下攻擊都閃不過去,有時候身體的疼痛是最能讓人清醒的,把痛感調上去,有助你集中注意力。”看著邵翔的眼睛,陳英嚴厲的出聲。

抵受不住那種壓力,邵翔終於聽話,調高了痛感。

“好了,開始吧。”見邵翔完成了痛感調整,陳英立刻衝了上去,手中的青鋒戰刀衝著邵翔的肩膀就砍了下去。

刷,白光劃過,邵翔的肩膀上立刻多出了一道清晰可見的血痕。

“啊!”雖然這血痕一瞬間就修複了,但是邵翔還是疼的慘叫一聲,絲毫不理,陳英繼續連續的攻擊,校場之中隻聽見陳英的喝罵聲和邵翔的慘叫聲。

終於,今天的十分鐘練習時間過去了,收起了刀,陳英返身上馬,“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今天好好想一想你的問題出在那裡,如果明天還是冇有進步,就把痛感調整到百分之四十。”

留下一句話,陳英直接縱馬跑出了校場。而這個時候的邵翔已經痛的一身冷汗,縮在地上,一邊顫抖,一邊流眼淚了。雖然陳英的殘忍凶惡讓邵翔害怕,但是邵翔卻知道,陳英做這一切都是為他好。方纔戰鬥到最後的一分鐘,邵翔明顯感覺自己的反映已經快了很多。

眼中閃過一絲堅毅,邵翔擦乾自己的眼淚,開始思考方纔pk之中自己身上存在的弊病。

離開了邵翔,陳英基本上已經放心了,雖然這邵翔看起來有些懦弱,pk被自己打疼了竟然還會哭,不過這孩子身上卻有一股堅毅的品質,陳英知道,這品質最終會幫助邵翔成長成為一個合格的高手。

方纔跑到王城傳送陣,陳英的呼機立刻響了起來,是柳風拂葉的訊息。

“菸灰,到了麼?”

“嗯,馬上傳送到幽暗城,我們在那裡集合?”回覆一聲,陳英點擊了傳送。

“你出幽暗城,到座標2317,1153,我們都在那裡,出城之後記得帶上防毒麵具。”音頻之中,柳風拂葉的聲音傳了過來。

“好,馬上到。”已經傳送到了幽暗城,迴應一聲,陳英掛斷了音頻。

奔跑在幽暗城的街道之上,陳英觀察著這個神秘的城市,與其他的幾個大城不同,這幽暗城雖然建築也算宏偉,但建造房屋所用的材料卻大多數是大塊的岩石和樹木,並冇有多少方磚。石頭的牆壁上都生著墨綠顏色的苔蘚,空氣之中也有一絲水濛濛的霧氣,整個城市透出了一股極為神秘的感覺。

方纔跑出幽暗城的主街道,空氣之中的綠霧立刻濃重起來,聞著這濃重起來的綠霧,陳英立刻感覺自己的呼吸有些不暢。原來,這幽暗城的空氣之中都是帶著毒氣的,怪不得直到現在幽暗城的玩家還是這麼少。而七仙殿那樣的高手都要裝備七星蛇王皮那樣的珍貴材料做成的防毒麵具之後纔敢進入幽暗城。

定一定心神,陳英帶上了柳風拂葉送的防毒麵具。帶上這麵具,陳英立刻感覺自己的呼吸順暢了,整個人的精神也為之一震。

跑出了大城,幽暗城之外綠霧萌萌的世界立刻進入了陳英的視線,道路兩旁居然有不少的毒蛇和毒蟲,整個空間看起來極為恐怖,到處都是荒山和沼澤,神秘異常。

在這樣的環境之中陳英也不敢隨意走動,按著柳風拂葉給的座標,陳英快速的奔跑過去。

終於,在一塊相對乾燥的空地之上,陳英看到了七仙殿的眾女。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