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次對視,陳英立刻感受到了馮哲的變化,自那天晚上的衝突之後,馮哲整個人似乎變得更沉靜了,更穩重了,同時,也更危險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按照這個大少爺的脾氣,現在見到自己,居然還能笑出來,這變化絕對不簡單。

眉頭緊皺,陳英心中終於不敢在輕視馮哲。

“小陳來了,站著乾什麼?快點坐。”看到陳英一進來就站在那裡,陶澤成有些奇怪的出聲。

“好。”點點頭,陳英微笑起來,徑直走過去,坐在了馮哲身邊。

既然馮哲你已經有了變化,那我就要看看你到底有多能忍。大模大樣的做下去,陳英裝模作樣的揉了揉自己的胸口。

看到陳英的動作,馮哲的臉立刻漲紅了,不期然間咳嗽起來。看到馮哲的動作,對麵坐著的那兩個戴眼鏡的男子身體立刻繃緊了,微微一笑,陳英悠閒的靠在了沙發上。

咳嗽了兩聲,馮哲的身體完全縮了起來,眼中閃過一道暗芒,馮哲強自壓住了心中的怒火。

見人都來齊了,陶澤成臉上顯出一絲興奮,對著陳英說道,“小陳,先給介紹一下,這位是李先生,這位是趙先生,他們分彆是土龍和狼群兩個工會的領導。這一次馮哲為們工作室注資兩百萬,已經與土龍和狼群兩個工會達成了共識,這兩個工會將會合併進入我們星辰工作室,幫助你奪取領地。”

隨著陶澤成的介紹,對麵沙發上坐著的兩人都對著陳英微笑點頭,那笑容之中有一抹陰邪。

土龍,狼群,聽名字就不是什麼好鳥,但是這些話陳英在明麵上是不會說出來的。現在陳英還不知道這些人的目的,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陶叔,建立工會,占領領地,都需要大量的金幣,這個問題,,,”眉頭微微皺起,陳英出聲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已經聯絡好了金幣,等一下馮哲就會將這些金幣全部交給你。這一次工會建立,我們工會的第一批成員等級全部要在四十五級以上,這樣以來,起碼第一批玩家的能力已經與一線工會持平了。占領領地也會有一批可靠的力量。”帶著一絲興奮,陶澤成出聲道。

“四十五級以上,我們那裡有這麼多人?”一臉驚異,陳英出聲道。

“以前是冇有,不過李先生和趙先生來了之後就有了,兩位先生的工會都有一百位四十五級以上的高手,在加上我們星辰原本的一百位和清華聯盟的一百位,正好是四百位。建立工會之後你還是會長,小馮、李先生和趙先生做副會長。”微笑著,陶澤成出聲道。

聽過陶澤成的話,陳英立刻驚異起來,如果照這樣安排的話,整個工會實際上就全部是馮哲的人了,自己的人根本安插不進來!

雖然這樣的安排對陳英極為不利,但是陳英現在也找不到藉口拒絕。這其中一定存在著什麼陰謀,隻是陳英現在還不知道,這陰謀是什麼。

猛然之間,陳英的心中閃過一絲靈感,微笑出聲,“好,這樣最好,大家的等級都高,我們占領領地也會方便很多。”既然現在還不知道對手的陰謀是什麼,那就要裝傻下去,這樣原本在明處的自己就會再度轉回暗處。暗中調查清楚馮哲他們想乾什麼,然後一步步的想辦法應對。

似乎很意外陳英有這樣的反映,馮哲一時之間反倒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那,拿到金幣之後小陳你大概什麼時候可以建立工會,什麼時候可以完成占領領地?”這兩人已經商議過了,馮哲出兩百萬用以提高星辰工作室的戰鬥力,而陶澤成也要出兩百萬收購那些金幣。唯一不同的是,陶澤成的金幣是簽合同借來的。深知借錢不保險,陶澤成隻想儘快還上這些錢。拿到領地之後,領地的收入如果上的去,那還錢就能儘快了。

“今天晚上,十二點一過就可以建立工會,工會建好,領地一天之內就能拿到。”微笑著,陳英出聲道。

聽過陳英的話,陶澤成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這樣的話,那大家就都散了吧,好好準備!”由於陳英做了護國將軍,在燕國的聲威極高,在加上現在已經有了建幫令,建立工會和占領領地都能走在前麵,星辰的未來看起來一片美好,陶澤成的心情自然不錯。

站起身,陳英本想要獨自留下來問問陶澤成這些金幣是怎麼來的,但是彷彿看出了陳英的目的,馮哲也坐在那裡不動,裝出一副身體虛弱的樣子,馮哲就是不起身。

如果在留的話,自己已經察覺出危險的事情就要被馮哲發現了,靈機一動,陳英裝作隨意的四處看了看,“陶叔,蕊姐呢?怎麼冇有看到?”

“噢,她回家探親了,走的有些急,不過估計明後天就能回來了。”以為陳英隻是隨便問問,陶澤成迴應道。

眉頭微微一皺,陳英心中不禁感歎馮哲下手的時機找的太準。這個時候如果謝蕊在陶澤成身邊,這個圈套陶澤成也許還不會鑽進來,可是謝蕊不在,以陶澤成的心性和智慧,根本就不會是馮哲的對手。更何況,現在的馮哲還多了兩個可怕的幫手。

“那我先回去準備了。”點點頭,陳英留下一句話,離開了陶澤成的屋子。

見陳英離開,馮哲方纔勉強的站了起來,在李先生和趙先生的陪伴下出了陶澤成的辦公室。

出了陶澤成的辦公室,三人立刻回到了馮哲的房間,進入房間,坐在沙發上,那所謂的李先生和趙先生立刻摘掉了眼鏡,頓時,那一股謙和的氣息不見了,兩人身上那種霸道的氣勢立刻流散了出來,這兩人其中的一個,赫然就是那天與馮哲有過一次密談的狗哥!

“一切都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中,看看他陳英能撲騰出什麼花樣來。我要讓陶澤成坐牢,我要讓陶昕主動來求我。”冷冷一笑,馮哲出聲道,“盯緊一點,不要隨意讓陳英跟陶澤成接觸,另外遊戲之中也要盯緊陳英,這一次一定不能讓他翻盤。”

“我做事,哲少放心,不過那陶澤成的女兒確實不錯,您玩過之後記得賞給兄弟們嚐嚐。”嘿嘿的獰笑著,狗哥身旁的那個男人出聲道。

“這個是自然的,先把這件事做成在說吧。”淡笑著,馮哲端起了桌上的酒杯,輕啄一口,馮哲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猙獰的光。

“陳英、陶昕,你們給我的羞辱,我要十倍的討回來。”放下酒杯,馮哲心中默默唸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