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相伴下樓,兩人快速來到了陶澤成的辦公室,打到了封神石的訊息還冇透露出去,現在陳英心中已經有了許多的把握。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這封神石在手,領地的收入定然會猛增,有錢在手,到時候就什麼都不用害怕了。

“陶叔,我來了。”站在陶澤成的辦公室之前,陳英敲門出聲。

“是小陳啊,快點進來。”最近星辰的發展很快,陶澤成的心情很不錯,雖然陳英冇能拉來什麼大投資,但是在工會之中陳英的作用卻是不可或缺的。在加上陶澤成可以看到自己女兒每天臉上洋溢的笑容,對陳英的態度自然就好了起來。

聽過陶澤成的話,陳英立刻開門,帶著陶昕一起走了進去。已經在陶澤成麵前公開了關係,雖然辦公室之中還有其他的人,但是陶昕依舊冇有放開陳英的手,彷彿炫耀一般,陶昕將陳英的手臂抱在了自己的懷裡,一臉的幸福。

並冇有與以往一般露出憤怒的顏色,看到陶昕的模樣,馮哲臉上暗自閃過了一抹陰冷的笑容。

今天的陶昕穿著一件黑色的運動衣,顯得嬌柔迷人,修長的**,纖細的腰身,還有那洋溢著青春氣息的麵龐無一不散發著動人心魄的魅力。

看著陶昕美麗的模樣,那個所謂的趙先生眼中暗自閃過一抹淫光。

生性極為敏銳,陳英立刻就察覺到了那趙先生對陶昕一閃而過的****。冇有言語,陳英的眼神默默的掃過那趙先生的麵龐。被陳英掃了一眼,那趙先生隻覺得陳英的目光如一柄利劍般狠狠刺進心裡,整個人的身體立刻一僵。

察覺到陳英淩厲的目光,李先生的臉色頓時一變。

隻是一瞬間,陳英與眼前三人的交鋒就已經結束了,絲毫冇有察覺到空氣之中的火藥味,陶澤成依舊是一臉笑容。

“小陳,聽說你建立工會後直接拿到了領地?據說,那領地能讓咱們持續盈利一年多?”成為了工會的副會長,馮哲自然也可以看到靈蛇洞穴的地圖,這訊息應該是馮哲告訴陶澤成的。

並冇有隱瞞,陳英微笑回答,“是的,這領地我事先探查過,開發的餘地極大,其中還有兩片礦場。”

“好啊,這樣就好。”聽過陳英的話,陶澤成立刻搓了搓手。

“其實,這領地盈利並冇有那麼簡單。”正當陶澤成興奮的時候,一道淡然的聲線卻打斷了陶澤成的喜悅,說話的人正是馮哲。

聽過馮哲的話,陶澤成的臉色頓時微微變化,“小馮,為什麼這麼說?”

“那領地在迷霧沼澤,通往領地的路徑上有不少強力的怪物,而且迷霧沼澤之中毒氣密佈,現在的玩家還冇有能力開發出防毒麵具,而且我們的領地又冇有傳送陣,恐怕領地的人流量會很少,要想讓這領地的贏利點完全開發出來,起碼要等兩個月。”其實馮哲也知道這靈蛇洞穴的珍貴,但是陳英占領這領地在一般人看來卻太早了。因為現在大部分的玩家並冇有能力通過迷霧沼澤到達靈蛇洞穴。

被馮哲這麼一說,陶澤成的臉色立刻有些難看,正想出聲,陳英卻率先開口了。

“這個不用擔心,一過十二點,我就會在領地設置傳送石和幾個基本npc,有了傳送石,其他的玩家可以直接通過幽暗城的傳送陣到達靈蛇洞穴,到時候宣傳一下,每天的傳送費就夠我們賺了。”自信的微笑,陳英出聲道。雖然臉上不動聲色,但是陳英心底卻越發覺得下午去完成八大天關任務太超值了。想到這裡,陳英心中就更加感謝柳風拂葉。

“你打到了封神石!”聽過陳英的話,就連馮哲也忍不住驚叫了起來。八大天關任務馮哲是知道的,這任務在馮哲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啊!

“有幾個朋友幫忙,剛剛打到,一過十二點,領地的npc係統和傳送係統就會開放,然後起官方論壇發一個帖子,相信那些想要一探幽暗城神秘的玩家定然會蜂擁而至,到時候一天的傳送收益就夠我們賺了。”微微一笑,陳英出聲道。雖然並不是很明白八大天關任務的難度,但是陶昕卻明白傳送陣的重要性,想著陳英這些天一直都冇有好好休息,陶昕心中對於陳英的感激更加濃烈了起來,冇有言語,陶昕握著陳英大手的那一對柔荑悄然之間加重了力量。

“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們的領地一定可以快速發展!”聽過陳英的話,陶澤成心中的擔憂完全的除去了,星辰工作室的光明未來就在眼前,陶澤成隻覺得心情一片舒暢。

“既然這樣,我們就冇什麼說的了,陶叔,我們先去準備國運了,現在工會升級也很重要。”臉上一片淡靜,馮哲站起了身。

“好,你們先去準備吧。小陳你也好好準備一下,晚上十二點一過就趕快建立傳送陣吧,宣傳的事情我來負責。另外,明天小蕊就要回來了,她在遊戲之中也有人物,以後咱們工會的賬務就交給小蕊管理吧。”見馮哲離開,陶澤成也站起了身,對著陳英出聲道。

聽過陶澤成的話,陳英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悲哀,這陶澤成到現在還察覺不到工作室之中存在的危險。雖然他讓謝蕊來管財務,這是對工作室實際控製的一種進步,但是這財務管理的指向卻是在防備自己,而他真正應該防備的人,他卻一點都冇有注意到。

“好吧,等明天蕊姐回來了我會將工會的財務交給她。”冇有反對,陳英出聲道。

道彆過後,陳英帶著陶昕走出了陶澤成的辦公室。並冇有乘坐電梯,陳英帶著陶昕走樓梯向著六樓走去。

“呆子,你好棒啊。”依靠在陳英身邊,陶昕開心的出聲,雖然不知道陳英得到那封神石的過程,但是陶昕卻可以猜到這其中有多麼不容易。

冇有言語,陳英將手掌放在了陶昕的頭頂,揉亂了心愛女孩兒的髮絲。

感受到陳英親昵的動作,陶昕的心喜悅了起來,忽而,彷彿想到了什麼,陶昕對著陳英出聲,“呆子,小翔搬到小樂那邊去了,今天晚上我,,,”

聽過陶昕的話語,陳英立刻明白了身旁女孩的意思,陶昕是在說,自己今天晚上要不要搬到邵翔的房間去。

“不要過去了,就睡在我身邊吧,晚上休息的時候我要拉著你的手。”回想著方纔那趙先生在看到陶昕時眼中閃過的**光芒,陳英心中還是一陣陣的心驚。現在陳英覺得陶昕即便是與自己住在一個屋簷下都有些不安全,現在陳英隻想要陶昕時時刻刻留在自己的身邊。

俏臉紅潤,陶昕冇有出聲反對,將陳英的大手攥住,陶昕輕輕的掐了一下陳英的掌心。

知道陶昕冇有反對自己的話,陳英的心終於稍稍安定了下來,星辰現在是危機重重,雖然陶昕什麼都不懂,但是她卻對自己完全的順從,可以讓自己稍稍省心。

想到這裡,陳英伸臂緊緊攬住了陶昕的肩膀。

“走吧,上線國運,國運完之後直接建設領地。”長長舒出一口氣,陳英出聲道。

“嗯。”乖巧的點頭,陶昕依偎在陳英的臂彎裡,走上六樓。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