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濱海城市大連,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了屋子,落在了床榻之上那美麗女子的麵龐之上,泛起了點點的白色回光,將這女子的容顏映襯的有些夢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女子的麵容很精緻,嫻靜淡雅,但此刻在睡夢之中,這精緻的麵容之上卻殘留著一絲痛苦,玉麵之上也依舊留著點點淚痕。

晨風輕輕將窗簾掀起一些,轉而鑽入了視窗,爭先恐後的撫過這女子白皙的麵頰,像是想要將她的淚痕撫乾一般。

感受到這微風,床榻之上的女子終於緩緩轉醒。

“嗯。”伴隨著女子醒來,一聲清淺的吟嚀隨之流散。聽到這聲線,一直守護在床邊的另外一位女子立刻隨之清醒過來。

“柳兒,你醒來了?”床榻之上的女子正是柳風拂葉,而坐在床邊的則是守護了她一整夜的沉香。

“五姐,你怎麼在這裡?我怎麼了?”平常的柳風拂葉都是喜歡睡在窗前,很少在床上睡,看著身邊的情況,柳風拂葉有些虛弱的出聲。

柳風拂葉麵色的蒼白完全被看在眼中,沉香疼惜的幫柳風拂葉擦了擦臉上的淚痕,“我擔心你,昨天連夜趕過來看你了,一打開們就看見你昏迷在地上。已經請醫生來看過了,說你冇有大礙,還是以前的狀況,體虛,氣弱。”

聽過沉香的話,柳風拂葉的眼中再度湧出了點點淚痕,直起身子,柳風拂葉緊緊抱住了眼前的沉香,眼淚一下子滾落而出,“姐姐。”

“好柳兒,彆哭,冇事的,好男人又不是隻有他一個,我們在找彆的就好了。以你的條件,不會找不到的。”感受著柳風拂葉的淚水,沉香也忍不住開始流眼淚了。

默默的搖頭,柳風拂葉的眼淚持續的流淌著,“不能的,我隻想要他,不要彆人。”

看著眼前淚水橫流,但臉上的神情卻依舊堅定的柳風拂葉,沉香默默的歎息,“柳兒,我瞭解你的性子,昨天你冇有祝福他們,我就知道,你冇有放棄,可是你能怎麼做?拆散他們?這也不是你的性格啊。”

“我不會拆散他們,但是我也不會放棄。”直起身體,柳風拂葉擦乾眼角的淚水,緩緩出聲,“我現在隻想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和那個女孩在一起的,是在認識我之前,還是認識我之後。”

聽過柳風拂葉的話,沉香立刻明白過來,自己的小妹是想要確認一件事情,如果陳英認識陶昕在前,那他們在一起就是無可厚非,如果陳英認識柳風拂葉在前,那也許柳風拂葉就真的要放棄了。

“好吧,我會幫你打聽。還有,昨天的事情讓大姐她們很憤怒,她們已經不準備繼續跟他合作了。”想起昨天夢幻蝶衣等人的怒火,沉香出聲道。

並冇有意外,柳風拂葉也知道,自己在七仙殿是最受大家疼愛的老幺,見自己受委屈,姐姐們生氣也是正常的。

“五姐,我不怪他,不論如何這一次的合作都要繼續下去,他好像急需用錢。而且這件事也不是他的責任,如果在認識我之前他們就已經在一起了,我還有什麼好生氣的呢?隻怪我們緣分不夠。”眼簾低垂,柳風拂葉低沉出聲。

“好吧,我問清楚之後會把訊息帶給你。這一段時間我就住在這邊照顧你,柳兒你要堅強一點,好不好?”輕輕握住柳風拂葉的手,沉香出聲道。

“嗯,我一向最堅強的,不然怎麼可以好好的過到現在呢?五姐,我陪你一起上線吧,給他的防毒麵具還要立刻做好,不能在耽擱了。還有,以後我希望咱們七仙殿和他還可以像眼前那樣正常的相處,告訴姐姐們,如果大家還疼我這個小妹,就千萬不要記恨他。”言語著,柳風拂葉掀起了被子,努力的站了起來。

“柳兒,你現在的身體怎麼可以繼續遊戲?”看著柳風拂葉的動作,沉香立刻震驚出聲。

“冇事的,我隻是做防毒麵具,不會耗費很多精神,今天必須要把跟皇朝世家的合作談好,不能在拖了,他等不了那麼久。好啦五姐,我先去洗漱,洗漱完我們就上線吧。”有些蒼白的嬌顏好似突然煥發了光彩,柳風拂葉微笑出聲,轉而跑進了洗手間。

看著自己的小妹的背影,沉香默默的搖了搖頭,沉香知道,柳兒並冇有放棄,而是想要用另外的一種方式努力留住幸福,做一個必須忍受諸多痛苦的守望者。

歎息一聲,沉香開始幫助柳風拂葉疊被子。而洗手間之中,反瑣了房間門的柳風拂葉正蜷縮著身體,委屈的哭泣。雖然不願放棄陳英,但是柳風拂葉卻要將自己所有的委屈都發泄出來,哭過以後,在去全心全意的開始新的生活,開始追求幸福。

遊戲之中,陳英正獨自在靈蛇洞穴三層練級,經過昨天的事情陳英已經不太相信七仙殿會自己跟自己合作了,但是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有一些時候,男人就應該堅決一點,既然已經決定與陶昕一生相伴,那就不能在去過份的憐惜其他的女孩子。

砍死兩隻怪物,陳英停下了腳步,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了,從早晨八點開始陳英就一直在這裡練級,依照目前的速度,明天晚上就可以達到五十一級。

在一個角落中安坐下來,陳英取出了一個依舊冒著熱氣的小罐子,打開這罐子,一股清香立刻飄盪出來。

這罐子裡撞的是邵翔郵寄過來的菜肴,百花鱘魚,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修煉,邵翔的廚師等級現在也已經提升了,做出來的菜除了補充體力效果好,還有增加部分屬性值的功效。

拿起筷子,陳英正準備品嚐,腰間的呼機卻突然震動起來。看著呼機之上顯示的名字,陳英的麵色微微一動,但還是選擇了接受音頻。

“菸灰,我是沉香,現在有空麼?昨天的裝備我想給你,還有柳兒拖我帶給你些東西。”音頻之中,沉香的聲音傳了過來,聽這聲音,沉香似乎對自己並冇有什麼恨意。

“有空,我在靈蛇洞穴三層,我直接開放通道,把你拉過來吧。”連忙出聲,陳英打開了自己的領地操作權限。點擊沉香的貴賓名字,陳英直接用領主權限將沉香拉了過來。

眼前開出了一道光門,片刻之後,沉香從那光門之中走了出來。

“呀,好香,是什麼味道?”走出光門,沉香立刻聞到了陳英手中那一罐百花鱘魚的味道。

這一個俏皮的動作似乎一下子化開了兩人之間的不自然,微微一笑,陳英又取出了一副筷子,“來吧,一起吃,邊吃邊說。”

也希望自己與陳英可以在輕鬆隨意的環境下聊天,沉香點頭同意,緩步走過,沉香在陳英對麵坐了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