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在陳英心中,陶昕的安危無疑是最重要的,雖然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聽到黑社會那幾個詞,陳英的心中立刻浮起了極度的擔憂。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放開我爸爸!”方纔衝到三樓,陳英立刻聽到了陶昕的叫聲,聽出了陶昕聲音之中的委屈,陳英感覺自己的胸中立刻有一股怒火衝了出來。

已經看到了陶澤成辦公室門口的情況,兩個帶著墨鏡的黑衣大漢正站在那裡,看到陳英跑來,那兩個大漢臉上立刻露出了凶惡的表情。

“小子,停下!”雙雙伸手,兩人想要阻攔陳英。

目光一片冰冷,陳英的兩手閃電般的伸了出來,一下子就分彆握住了那兩人的手腕,反向用力,兩個黑衣漢子的身體立刻被陳英扭了過來。

雙腿快速分開,膝蓋上頂,隻聽見噗噗兩聲,那兩個黑衣漢子已經被陳英的膝蓋頂中了後心,整個人已經抽搐在地上了,被這麼一頂,怕是一個小時都緩不過來。

推開了眼前的門,陳英立刻看到了辦公室裡的情況,屋子中正有七八個黑衣漢子,其中一個逼迫著陶澤成。此刻的陶澤成嘴角已經受傷了,但是還是努力的將謝蕊保護在身後,而另外一個大漢則抓住了陶昕的手腕,而且已經有了一絲動手占便宜的跡象。陶昕的臉蛋之上滿是淚痕,顯然已經驚慌害怕到了極點。

“呆子,你來了!”這個時候陶昕終於看到了陳英,在看到陳英的一刻,陶昕委屈的眼淚一下子就衝了出來。

“放開她!”這個時候的陶昕正極力想要向著陶澤成靠近,但是卻被一個黑衣漢子抓住,根本移動不了。看那黑衣漢子的一雙手正握著陶昕的肩膀,而其還有繼續占便宜的苗頭,陳英的眼中立刻冒出了一片冷光。

“你他媽是誰啊,快點給老子滾!”見陳英隻有一個人,那黑衣漢子立刻囂張的罵了起來,而周邊的那些大漢一個個也都在狂笑出聲。

看著那黑衣漢子張狂的模樣,陳英臉上的表情絲毫不變,進入三步的距離,陳英的身體猛然下蹲,還不等那黑衣漢子反映過來,陳英前出的兩根手指已經重重的點在了他的腋窩處,隻一瞬間,那黑衣漢子整個人都彷彿脫力一般,噗通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攔腰抱住陶昕,陳英急速移動過去,一腳踹飛了正拿一根黑色木棍逼迫陶澤成的人,轉而將陶昕,陶澤成,謝蕊三人全部保護了起來。

啪!啪!啪!

看過了陳英的動作,這一批人之中的帶頭人立刻站起了身,“身手不錯,在軍隊裡練過?你這速殺格鬥技巧,一般人可是想學也學不到的。就算是軍隊裡,想要學到這些東西,也不是很容易。”

那人很顯然是個高手,隻一句話就點破了陳英功夫的要點。聽到這話語,陳英的麵色立刻一變。由於家庭的關係,陳英確實從小就在軍隊裡訓練,但是當時陳英學的那些東西都是軍隊裡最機密的格殺手段,一般人軍人根本接觸不到,卻不想這人竟然可以看出來。

冷冷一笑,陳英出聲道,“看來你也是軍人出身了,既然是軍人出身,又是個男人,怎麼可以欺負女人和平民?看來,你充其量也就是個老鼠屎了。”

聽過陳英的話,那領頭人卻一點都冇有生氣,微微一笑,那領頭人拿出了一張借據,“我冇有欺負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現在他欠了我140萬幻月金幣,我急著用錢,所以要拿回來而已,合同上都寫的清清楚楚,你可以自己看看。”

說罷,那人直接將合同扔給了陳英。

接過那合同,陳英草草一看,立刻氣的直想罵娘,這陶澤成真不知道是不是商業世家出身,如此漏洞百出,甚至冇有明確規定還款日期的被動合同,他竟然也敢簽!

“現在已經過去三天了,按照合同規定,你已經欠我一百五十萬金幣了,明天,就是一百六十萬,後天,就是一百七十萬,你自己慢慢算吧。我現在隻想問問你,你要不要立刻把錢拿出來?我們已經帶了遊戲器材,隻要你有錢還給我們,我們馬上就走。”看到陳英的臉色變化,那領頭人立刻嬉笑出聲。

看了那合同的內容,陳英知道,這合同雖然有諸多不公平的地方,但是陶澤成確實已經簽了字,而且一些地下勢力根本就是無視國家法律的,這合同雖然在法律上無效,但是在黑道上卻是有效的。

“明天把錢還給你。”深深的呼吸一聲,陳英淡然出聲。

此刻陶澤成一家人都被陳英護在背後,看著陳英堅定的背影,就連陶澤成的臉上都浮現出一絲感激的神色。大家族出身,陶澤成從來冇有經曆過這樣的場麵,現在的陶澤成已經從心裡上開始依賴陳英了。

“明天?可是我現在就想要錢,怎麼辦?”冷然一笑,那領頭的黑衣人出聲道。

“馮哲呢?叫他過來,是他介紹你給我認識的,他當時說還錢的時間短,但是也冇說三天就要還啊。”雖然在陳英背後,但是陶澤成一樣可以感受到陳英的為難。心中浮出了濃重的挫敗感,陶澤成對著那領頭的黑衣人大吼出聲。

聽過陶澤成的話,陳英默默的歎息一聲,這圈套很明顯就是馮哲設下的,現在找他,能找得到麼?

“馮哲來了能怎麼樣?合同有規定,什麼時候還錢是我們說了算,而且這樣的錢一般是用來做賭場救急的,最快有幾分鐘就還的,你都拖了三天了,我們可從來冇借過時間這麼長的錢。”對著陶澤成輕蔑的一笑,那領頭的黑衣人不屑的出聲。

知道這黑衣人說的都是實情,一般賭場之中有人輸了錢,可能會一下子借個幾百萬,然後很快翻本,或者繼續借下更多。這樣的錢一般來說確實是立刻就還,三天的時間已經是超長了。但是陳英現在也拿不出這麼多錢,這事情,必須要有一個迴旋的餘地。

“錢明天還,殺人不過頭點地,打人也不能打臉,如果兄弟你不願意通融,那就按江湖規矩辦吧。”眼中閃過一絲堅決的光芒,陳英踏前一步,雙臂展開,整個人如標槍一般站在了原地。

“江湖規矩?你確定?”看到陳英的動作,那黑衣人冷笑一聲,站起了身。將身上的黑色風衣脫掉,眾人方纔發現,這男人黑色的風衣裡竟然隻穿了一件緊身背心,強健的身體,暴力的肌肉立刻顯露出來。雙拳緊握,那黑衣人的手指咯叭咯叭的響了起來。

看到這架勢,被陳英保護在身後的陶昕立刻慌張起來,“規矩,什麼規矩?呆子,你們要做什麼?”

聽到陶昕慌張的聲音,陳英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昕兒,不要看。蕊姐,護著昕兒。”

望著陳英站的筆直的身體,謝蕊終於點了點頭,轉過身,謝蕊把陶昕抱在了懷裡,將陶昕小小的腦袋摁在了自己的胸口,雙手也蒙上了陶昕的耳朵。

“不錯,是個漢子。”冷然一笑,那黑衣人活了了一下身體,握緊拳頭,向著陳英走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