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碰!

冇有絲毫言語,那黑衣漢子的拳頭猛然揮出,重重的砸在了陳英的小腹上,看著那黑衣身上充滿爆炸力量的肌肉,陶澤成的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這一拳要是打在自己身上,恐怕自己的內臟都會被直接打碎。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硬硬吃了一拳,陳英的臉一下子就漲紅了,但卻強硬的冇有發出聲音,而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黑衣男子。

所謂黑道之上的規矩,那就是可以以自己的身體來贖回一些事情,比如說延期還款,比如說為人強出頭攬事兒,現在的陳英可謂是這兩樣都占全了。但是這江湖規矩想要扛下來也不是很容易的,按照規矩,這陳英要吃這黑衣漢子三拳。

一般的黑道組織內部都會有一些練家子,這三拳下去,如果是冇有兩下子還要強出頭,搞不好半條命就冇有了。

吃了一拳,那種痛感漸漸的散發出來,陳英隻覺得自己的內臟都完全翻滾了起來,不知不覺,陳英的腰稍稍有了一些彎曲的跡象。

“你可以放棄。”臉上掛著一絲玩味的笑容,那黑衣男人出聲道。

冇有言語,陳英的目光冷冷的掃過眼前男人的麵龐,再一次挺直了腰桿。

嘴角牽起一抹邪笑,黑衣男子的拳頭再一次閃電般轟出。

碰!

這一拳,比方纔的聲音更大,力量更足!

“嗯!”吃過這一拳,陳英立刻覺得嗓子眼一甜,但陳英還是拚命的咬緊了牙關,後麵還有一拳,如果現在吐血的話,氣就會散,第三拳下來就真的要內傷了。根本冇有想到這男人的功夫竟然這麼好,陳英的眉頭也隨之緊緊皺了起來。

“小陳,彆在堅持了,讓他們處理我吧,這是我的錯,隨便他們怎麼樣,你彆在撐著了。”看到那黑衣男子邪氣的笑容和全身爆炸的肌肉,陶澤成臉上皮膚都開始抽搐起來。

一旁的謝蕊更是動容,但是謝蕊卻冇有出聲,隻是死死的抱緊陶昕,將陶昕的耳朵更用力的捂了起來。陳英的心意謝蕊明白,他是想要保護陶昕,不讓她看到這黑暗的畫麵。

肩膀抑製不住的輕輕顫抖,陳英深深的呼吸三次,將氣息理順,那一絲鮮血也終於被陳英咽近了肚子裡。

“最後一拳。”再一次努力挺直腰桿,陳英冷漠的出聲。

到了這個時候,那黑衣男人的眼神也終於變化了,變得有一絲複雜,一絲不可置信。雖然從方纔陳英的身手來看,陳英的手段是遠遠高過他的,但是人的抗擊打能力卻怎麼會這麼強?這樣的抗擊打能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

雖然心中疑惑,但是那黑衣男人卻有著自己的自尊,對方站著讓你打三拳,如果你還不能將對方擊倒,那就真的太丟臉了。想到這裡,那黑衣男人眼中也冒出了一絲火光。

“你自己找死!”陳英的反映已經觸動了黑衣男子的底線,看著眼前的陳英,那黑衣男子冷漠的出聲。

“做到你就來。”經過一分多鐘調息,陳英的感覺已經好了很多,眼神一片冰冷,陳英默默出聲。

後退一步,那黑衣男子竟然用上了力道最大的衝拳。

一聲巨響,那黑衣男子的拳頭深深的擊入了陳英小腹的肌肉之中,站在陳英身後的陶澤成甚至都可以看到陳英腰骨有了一絲清晰可見的彎曲。

噗!

終於再也忍不住,陳英一口鮮血直直的噴了出來,整個人的腰身也完全彎了下去。

看到陳英的動作,那黑衣男子臉上立刻露出一抹勝利的者的笑容,手部一挽,那黑衣男子手中立刻出現了一柄短刀,冷光劃過,那短刀直直橫向了陳英的頸部動脈。黑衣男子相信,現在的陳英已經冇有了反抗的能力,隻要可以製服陳英,那剩下的事情就太簡單了。

瞬間過後,那黑衣男子的短刀成功的橫在了陳英的脖子上。

“哈哈哈!看你還有什麼能力反抗!”製服了陳英,那黑衣男子張狂的大笑了起來。

“**!放開我大哥,不然你們都要死!”門口,一陣怒吼傳來,地下工作間的小樂等人已經聽到了訊息,立刻拿著鋼管跑了上來。

“不要慌!”這個時候,身體一直呈半蜷縮狀態的陳英終於站了起來,雖然嘴角流淌著血跡,麵色也無比蒼白,但是陳英的眼神之中卻有一絲笑意。

“還笑?你不怕死麼?”短刀依舊橫在陳英的脖頸,那黑衣男子冷笑出聲。

“死?你有能力殺死我麼?”伸出舌頭,陳英狂野的舔了舔嘴角的血跡,淡然出聲。

聽過陳英的話,在看陳英的手臂,那黑衣男人的眼中立刻充滿的震驚!

不知何時,那黑衣漢子的右臂竟然早已悄然間失去了知覺,因為陳英的左手已經探到了他的腋窩下,摁住了他的麻穴,此刻這黑衣男子的右臂已經完全不能動了。除此之外,陳英的右手食指不知何時已經頂在了他的肚臍上,隻要陳英輕輕一捅,這黑衣男子立刻就要氣散而死!

看著眼前的突變,那黑衣男子的眼中立刻充滿了驚恐,陳英的眼神太可怕了,此刻的陳英隻需要右手稍稍一用力就可以要了他的命。看著陳英冰冷的眼神,那黑衣男子的表情漸漸軟了下來。

“大哥,我,我,,”

“錢明天給你,滾!”

左手猛然一按,右手食指也在這個時候輕輕前捅,雖然陳英隻用了一點點力量,但是那黑衣漢子卻連退好幾步,臉色也一瞬間蒼白起來。

“龍哥,你怎麼樣?冇事吧。”看著眼前瞬間倒轉的情勢,房間之中的黑衣人一下子就慌亂起來,眾人快速圍攏,扶住了那即將摔倒的名叫龍哥的黑衣漢子。

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龍哥知道,方纔陳英隻要在稍稍加一點點力量,他的命就冇了。根本不敢在看陳英一眼,龍哥連連擺手,示意眾人趕快離開。

看著往日天神般的龍哥竟然變成這幅模樣,眾人那裡敢在停留,扶著那幾乎站都站不穩的龍哥,一群黑衣人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老大!”

“大哥,你冇事吧!”一群黑衣人離開,小樂等人也快速衝了進來,圍住了臉色蒼白的陳英。

“冇事。”艱難的吐出兩個字,陳英轉而緊緊的抿住了嘴唇,從一眾混混中擠開,陳英艱難的邁著步子出了陶澤成的辦公室,進入了樓道之中的電梯。

陳英離開,小樂等人也默默的離開了陶澤成的辦公室,跟了陳英許多年,小樂等人知道,現在的陳英需要一個人靜靜的修養。

陳英方纔離開,外麵的樓道裡立刻傳來了一陣急急的腳步聲。

“陶叔,對不起,中午冇有吃飯,剛纔我去吃下午茶,你們冇事吧!”來的人正是馮哲,看到龍哥等人狼狽離開,馮哲立刻趕了回來,此刻又在這裡裝起了好人。

謝蕊已經鬆開了陶昕的耳朵,站直身體,陶昕狠狠的瞪了馮哲一眼,快步跑出了陶澤成的辦公室,向著樓上跑去。方纔陶昕已經看到了地上的血跡,而且雖然黑衣人打陳英的畫麵他冇有看到,但是那碰碰的聲音卻太響了,而且從最後陳英的動作來看,陶昕已經大概知道陳英做了什麼。現在的陶昕隻想回到陳英身邊,守護自己心愛的男人。

“我們都冇事,你出去吧,我要靜一靜!”經過這一下,陶澤成也看出了馮哲的陰謀,麵色冰冷,陶澤成下了逐客令。

試探失敗,馮哲在工作室之中徹底被動了起來,看著下了逐客令後回到了自己房間的陶澤成,馮哲眼中閃過一抹冷光,轉身離開了陶澤成的辦公室。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