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聽著後麵悠閒追來的腳步,陳英心中叫苦不迭,怎麼會在這裡撞上他?陳英是戰士,速度自然不如刺客快,而且現在紅棕馬王又已經死了,需要明天才能複活,現在的陳英真的是想跑也跑不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臭小子,你還跑?”看著陳英發足狂奔的模樣,後麵追擊的那個刺客終於腳下加力。一聽一聲‘呼’響,那刺客瞬間就竄到了陳英背後,手中泛著綠光的匕首直直對著陳英的後頸刺下。

知道這是刺客的背刺技能,被刺到會失去知覺,陳英身體直接一抹,躲開了這一次攻擊,手中的妖影劍轉而發出,直攻那人的心口。

“臭小子,遊戲裡你也想著打贏我?”輕罵一聲,那男子身體一轉,手中的匕首立刻直刺陳英腋下,攻擊的套路竟然與陳英完全一致!

轉瞬,兩人已經對攻過十幾招,但很明顯,陳英和這男子的招數套路完全一樣,而且彼此極為瞭解,這樣打下去根本就是不分伯仲。

呼!

對過一拳過後,兩人的身體同時後退,看著陳英,那男子微笑出聲,“怎麼樣?還打麼?臭小子。”

無奈的搖了搖頭,陳英臉上終於顯出了一絲與以往成熟不同的放鬆,那是一種陳英往日生活之中絕對不會出現的,完全的信任和放鬆。

“哥,你怎麼會來?”對著眼前的男人行個禮,陳英低語道。這男人正是陳英的親哥哥,陳嘯。

哈哈大笑起來,陳嘯走上前,一把攬住了陳英的肩膀,將陳英帶到海邊,兩人一起坐在了海邊的礁石上,“其實你跑到北京老頭子早已經知道了,隻是他想要讓你冷靜一段時間,但是你到好,一走就是這麼多年,不跟家裡聯絡,母親那邊也冇有你的訊息,你到是瀟灑啊。”

聽過陳嘯的話,陳英默默的低下了頭,臉色也有些悵然起來。

“英,我知道你在為媽媽的事情責怪老頭子,不過他也很不容易,他肩上擔負的不僅僅是我們陳家這一個家庭,還有更多的人在等著他去保護。你忘記了?咱們倆從小就立誌要幫助老頭子,難道你就想這麼頹廢下去?看看剛纔勾引你那兩個女人,那樣檔次的貨你也看的上?”看著陳英的表情,陳嘯的臉色也漸漸低沉了下來,對著陳英勸解出聲。

“我知道,爸爸是英雄,你也是,但是我卻不想做什麼英雄。七歲之前我身體不好,一直留在媽媽身邊,我跟媽的感情也許你們都體會不到。這一件事,我也許永遠不能原諒老頭子。所以媽媽離開的時候我就決定了,這一輩子可以不要什麼大理想,但是一定要顧家,至於幫助老頭子,不是還有你麼?”默默搖了搖頭,陳嘯臉上閃過了一絲無奈。

深知自己弟弟的脾氣,很多事情不能強逼,隻能一步步的去化解,想到這裡,陳嘯立刻換了一個話題,“臭小子,聽說你找到女朋友了?小時候家裡都已經給你安排好老婆了,結果你給跑了,現在到好,自己到已經找到了,要是老頭子知道了,非的打斷你的腿。”

談到了陶昕,陳英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冇事,老頭子打我就打我吧,我自己覺得很幸福。”

看著陳英的幸福模樣,陳嘯不可置信的轉過了身,盯著陳英的麵龐仔細了看了半天,自己的弟弟就這樣陷入了感情漩渦讓陳嘯覺得很意外,“不是吧,真的掉進去了?那女孩兒是什麼人?方便讓我見一下麼?”

“很靈秀的一個女孩子,哥你要是想看她就到北京來吧,海星大廈對麵有個地攤,咱好久冇一起坐坐了。”看著身旁的陳嘯,陳英眼中也浮過了一絲溫暖的顏色,畢竟是親生兄弟,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在軍隊訓練,為了保護陳英,陳嘯的右臂和右腿還被山石砸斷了。所以每當麵對自己的這個哥哥,陳英總會變得正常起來,像是平常家庭裡的小弟弟。

“好,等下我去訂機票,明天過去。這一次狼會跟著我一起過來,你一個人在外麵老頭子多少有些不放心,讓我派一個可靠的人給你。”拍拍陳英的肩膀,陳嘯出聲道。雖然冇有言明,但是字裡行間之中陳嘯卻依舊在告訴陳英,老頭子是關心他的。

“狼,我也很久冇見他了。”‘狼’這是從小陪著他們兩兄弟一起進行魔鬼訓練的人,與陳英和陳嘯情同手足。

“狼現在可是不得了了,我的高科技都不是他的對手。”說道從小一起訓練的夥伴,兩兄弟臉上都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你那狗屁高科技,啥用處都冇有。”聽到陳嘯的話,陳英立刻不屑出聲。

被陳英激了一下,陳嘯立刻不乾了,“放屁,明天咱就較量較量,我的高科技已經改良過好多次了,可不是三年前了,你的好好小心。”

“較量就較量,誰怕誰?”從小彼此不服輸,說道較量,兩兄弟再一次掐了起來。

雖然意外陳嘯竟然找到了自己,但是陳英心中卻依舊為見到自己的親人而驚喜,不知不覺,兩兄弟在海邊坐了一個多小時,遊戲之中的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英,天不早了,我的下線了,在幻月之中好好加油,爭取做第一高手。”拍拍陳英的肩膀,陳嘯語重心長的出聲。

“嗯?以前玩縱橫的時候你不是一直反感我玩遊戲麼?怎麼現在又鼓勵起我了?”奇怪的看著眼前的陳嘯,陳英詢問著,按照自己哥哥的性格,來玩幻月本來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縱橫隻是一個遊戲而已,但是幻月的意義卻不一樣,這些事情我現在還不方便告訴你,以後你會知道的。”微微一笑,陳嘯出聲道。

由於家庭的關係,陳英從小就知道,有一些機密即便是親人也不能多問,理解的點了點頭,陳英不在說話。

“對了,英,你是不是需要幻月金幣?我這裡有三百萬,先拿給你,以後不要接觸那個女人,你也能看出來,那不是什麼好貨。”本來都準備離開了,但是突然想到了剛纔的事情,陳嘯又停了下來。

看著陳嘯發來的金燦燦的金幣,陳英心中長舒一口氣,遇見陳嘯,雖然意外,但是卻無意中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哥,這些金幣給我,你不會有問題麼?”冇有著急接受,陳英出聲詢問。

“你就拿著吧,這幾個屁錢我還看不在眼裡,明天晚上七點直接下樓吧,我在你說的地方等你,不用去接機了。”將金幣塞給了陳英,陳嘯瀟灑的擺了擺手,開啟回城卷離開了海邊。

看著陳嘯離開,陳英臉上露出了一個放心的笑容,大麻煩已經解決了,想起陶昕說要為自己準備晚飯,看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陳英也選擇下線,退出了遊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