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陳嘯搖頭的動作很輕微,陶昕並冇有注意到,但是陳英卻注意到了自己哥哥臉上一閃而過的失望神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知道自己的哥哥對陶昕並不滿意,陳英眉宇之間浮上了一絲堅定,垂著的右手緊緊握住了陶昕的手。

“大哥,你好,我叫陶昕。”陳嘯的長相與陳英明顯有幾分相似,一樣是棱角分明的麵龐,淩亂的頭髮,淩厲但不失溫暖的眼神,還有挺拔的身姿,看到陳嘯走過來,陶昕立刻彎腰行禮。

“坐吧。”臉上露出一個笑容,陳嘯招撥出聲,雖然陳嘯臉上的笑容很溫暖,但是卻有一絲絲的疏離。

對自己的哥哥極為瞭解,陳英知道,陳嘯對陶昕不滿意,其實心中已經猜到了這樣的結果,陳英知道自己隻需要在哥哥麵前表明自己的立場。雖然已經坐下了,但是陳英拉著陶昕小手的左手卻依舊冇有鬆開。

看到客人來了,早已經準備了半天的燒烤攤老闆立刻把熱乎乎的燒烤端了上來。

“先喝一口吧。”從桌上拿起一個啤酒瓶,陳嘯對著陳英示意一聲。

“好。”隨之舉起一瓶啤酒,兄弟兩人的酒瓶在空中對撞一下,轉而收回,揚起頭,兩人各自都快速的將瓶子裡的啤酒喝完了。

心底在為陶昕的事情拉鋸著,兩人誰都冇有說話,喝完一瓶,兩人立刻拿起了第二瓶,在喝完,又是第三瓶,就這樣,兩人一連喝了整整五瓶,桌上的燒烤竟然一點都冇有動過!

“呆子,大哥,你們怎麼了?說話啊!呆子你還有傷,不能在喝了。”就算陶昕在遲鈍,此刻也已經看出這兩兄弟是在為什麼事情進行著拉鋸戰,帶著哭腔,陶昕緊緊握住了陳英的肩膀。

默默的看了陶昕一眼,陳嘯歎息一聲,這陶昕雖然靈巧美麗,而且單純可愛,可是卻太淡薄了,如一層白紙一般,陳英如果找了這樣的女孩,這一生恐怕都不會有什麼太高的成就。

原本陳嘯都準備與陳英一直這樣拚下去,直到自己的弟弟改變主意,卻不想陳英現在已經受傷了。

左手一抬,陳嘯立刻按向了陳英的肩膀,感受到陳嘯的動作,陳英本能的想要閃避,身體卻在震顫了一下之後停止了下來。看著陳英的反映,陳嘯立刻知道陳英是什麼地方受了傷。

快速的掀起陳英的衣服,果然,此刻陳英的小腹之上竟然一片青紫縱橫!

“何苦呢?”放下了陳英的衣服,陳嘯悵然出聲。陳嘯的意思是在問陳英,何苦為了陶昕這樣的女孩兒而拚命呢?這樣清純美麗的女孩雖然說不多,但是卻還是可以找到的,但是一些聰明睿智,深明大義卻依舊可以照顧男人,照顧家庭的女人纔是最珍貴的,也是陳英所需要的。

“這樣的事情,誰也冇有辦法說清楚。”正視自己的哥哥,陳英迴應出聲。陳英隻想告訴陳嘯,感情的事情就是有這麼多的不確定性,既然已經愛上了陶昕,那陳英就不會改變。

“呆子,你們在說什麼?我不明白。”直到現在兩人的談話和動作雖然都在圍繞陶昕進行,但是話語卻極為隱晦,陶昕根本聽不明白。

看著陳英堅定的模樣,在看看陳英腹部的傷,陳嘯終於冇有在拿起桌上的酒瓶。短短的幾分鐘,桌上已經擺滿了空酒瓶,陳英和陳嘯‘喝酒不吃菜’的純爺們兒行為已經引起了攤兒上諸多客人的注意,就連燒烤攤兒老闆都不錯眼兒的盯著這邊。

“小陶,我是陳英的哥哥陳嘯,見到你很高興,這是我給你的見麵禮。”似乎終於妥協了,陳嘯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盒子,交給了陶昕。

“謝謝大哥。”來現在為止陳嘯是第一次跟她說話,看著陳嘯遞過來的小盒子,陶昕欣喜的接了過來。

“打開看看喜不喜歡。”終於拿起了一串羊肉,陳嘯吃下一口,對著陶昕出聲。

禮物現場打開一般是不太禮貌的行為,聽過陳嘯的話,陶昕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身旁的陳英。

“打開吧。”自己也拿起一串羊肉吃了起來,陳英隨意出聲。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終於放下了心,欣然打開了盒子。

“啊!大哥,這禮物,這禮物太重了!”打開盒子的一瞬間,陶昕立刻驚叫出聲。這盒子裡裝的竟然是一對精緻異常的水晶耳環。

出身陶家,陶昕對於珠寶還是有一定認識的,這一對兒水晶耳環的做工和選料都是上乘中的上乘,雖然看起來樸實無華,但是卻有一絲尊貴的味道從平淡之中凸顯出來,與眾不同。

“帶上吧。”與陳英一樣的直接,甚至有些霸道,陳嘯默默出聲。

“呆子,我,,”拿著那一對兒耳墜,雖然陶昕非常喜歡,但是心裡卻依舊有些不敢接受。這一對兒耳環的價值起碼幾十萬,一見麵就接受這麼重的禮物,陳英的哥哥會不會覺得她虛榮,拜金?

與陶昕不同,看到陳嘯送出這耳環,陳英眼中卻閃過了一絲喜色,深知這耳環並不是表麵上的那麼一點點意義,更有一絲深意在裡麵,送出這一對耳環,就代表陳嘯已經暫時接受了陶昕。

“昕兒,大哥都發話了,快帶上吧。”一直有些深沉的麵龐上終於露出了笑容,陳英出聲道。

聽過陳英的話,在看看陳嘯已經露出一絲溫暖的目光,陶昕終於將那一對兒美麗的水晶耳環帶了上去,隻是一對兒耳環而已,原本像是個單純學生妹的陶昕在帶上這一對兒耳環之後竟然平添的三分貴氣,令人不敢隨意接近。

“昕兒,你先回去吧,我和大哥有些話要說。”簡單的見麵已經達到了目的,陳嘯也已經接受了陶昕,陳英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話語也變得輕鬆了起來。

整個一個晚上陶昕都有些不知所措,到現在為止三人見麵也不過十分鐘而已,而且大半的時間都是兩兄弟在喝酒,她與陳嘯的對話還冇有超過三句。

雖然滿心的迷茫,但是陶昕卻依舊聽從了陳英的話,乖巧的起身。

“大哥,見到你很高興,謝謝你的禮物,我先回去了。”對著陳嘯禮貌的行禮招呼,陶昕出聲道。

“嗯,見到你,我也很高興。”看了看陶昕,陳嘯淡然出聲。

招呼已經打過了,陶昕默默的轉過了身,到現在陶昕都冇看明白,陳嘯對自己到底滿意不滿意。

在陳英和目送下,陶昕滿腹心事的進入了海星大廈,想起陳嘯居然送了她這麼珍貴的禮物,而自己卻是兩手空空,陶昕的心裡立刻不舒服起來。

站在電梯前躊躇了片刻,陶昕終於冇有立刻回家,而是轉身下樓,進入了海星大廈地下一層的大商場。

看到陶昕的動作,暗地裡,兩個身著普通衣衫的漢子立刻跟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