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英,看來你真的打算平淡過一輩子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已經目送陶昕進入了海星大廈,見陳英收回了目光,陳嘯立刻歎息出聲。陳嘯深知,冇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需要一個堅強睿智的女人,在陳嘯心中,如果想要得到與父親一樣的成功,那就必須要找一個如兩人的母親一般,那樣一個睿智,美麗,賢惠,而且深明大義的妻子。

而陶昕,顯然根本達不到這樣的要求,陶昕有的,隻是清純可愛而已。與這樣的女孩子相伴一生,陳英幾乎需要又當爹又當媽,根本冇有精力全心全意去做自己的事業。

“昨天的時候我就說了,我想過這樣的生活。”吃下一口羊肉,陳英緩緩出聲,麵色平淡。

“好吧,這個東西給你,你那個小女朋友怕也不是個省心的人,有了這個東西,你也能安心一點。”說著話,陳嘯將一個外形類似手機的黑色金屬片交到了陳英手裡,“這個我新研製的衛星定位儀,如果她遇見了什麼危險,你可以迅速的確定她的位置。”

“謝謝大哥。”方纔就知道自己的大哥給陶昕的那一對耳環不簡單,接過了那黑色的小片兒,陳英感激的點了點頭。

看著陳英臉上的笑容,陳嘯終於放棄了繼續勸說陳英的想法,母親的死給了陳英太多的悲傷,陳嘯不想在去強逼自己的弟弟。這麼多年來陳嘯也知道,陳英一直過的不開心,現在能找到一個可以讓他幸福的女孩,也總歸是一件幸事吧。

“對了,既然已經決定和她在一起了,就早點要孩子吧。”喝下一口酒,陳嘯出聲道。

聽過陳嘯的話,陳英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起來,“大哥,怎麼突然說這個,我們還,,,”

“我不是在逗你開心。”看著陳英窘迫的樣子,陳嘯微微的歎息一聲,“我的情況你也知道,現在已經是半個殘疾人了,而且成天跟著父親,我現在根本冇有時間考慮其他的事情,難道咱們陳家傳宗接代的這點責任你也不想擔麼?陶昕看起來也不小了,這些事情你也該去考慮了。”

聽過陳嘯的話,想起自己的大哥在小時候訓練時為了保護自己被砸斷的右臂和右腿,陳英終於默默的點了點頭。陳英知道,大哥走路有些彆扭,完全是因為他的右腿是假肢的關係。

自己離家多年,在事業上幫助父親的責任大哥已經幫自己擔了起來,自己也確實應該擔負一些家族方麵的責任了。不過想到陶昕的模樣,陳英也忍不住搖了搖頭,陶昕自己都還是孩子,怎麼可能在去生孩子?

“大哥,我會儘早考慮的。”雖然心中有些擔憂和不確定,但是陳英卻依舊點了點頭。

聽過陳英的話,陳嘯放心的笑了起來,雖然陳英將陶昕帶回家,老爺子百分百不會答應,但是如果有個孩子的話,那情況也許會有些轉機。

事情已經談的差不多了,陳嘯默默的拍了拍手,這拍手的聲音很輕,但不知為何卻可以傳出很遠。聲音落下,遠端立刻走出一個挺拔的身影。

“狼!”看到這身影,陳英立刻驚喜的站了起來。

“二公子。”看到陳英,那男子眼中也閃過了一絲驚喜。

快步走過了去,兩個人狠狠的裝了裝彼此的胸口,用力的抱在了一起。這男子就是從小陪著陳英和陳嘯一起訓練,最優秀的軍人,狼。

這一次陳嘯帶著他來,就是希望他可以保護陳英。兩人擁抱的當口,一輛普通的貨車卻悄然間從海星大廈地下的超市運貨專用通道開了出來,這樣的貨車進出每天都有幾百次,幾人誰也冇有注意道。

“狼以後就跟著你了,在這邊你遇見什麼事情也可以找個人商量。”將狼讓著坐了下來,陳嘯出聲道。

“嗯,謝謝大哥。”深知這其中大哥出了很多的力,陳英立刻感謝的出聲。

“兄弟之間就不說這些了,喝酒吧。”舉起了酒瓶,陳嘯出聲道。

“喝酒。”

也不在多言,陳英和狼也舉起了酒瓶,從小一起長大的三個兄弟外表沉默,內心卻歡快的對飲了起來。

海星大廈之中,冷依依正站在陶昕和陳英住著的房門前,陶昕搬到陳英這邊來,卻有一些當時還冇有乾的衣服落在了那邊,吃過飯,去陽台收衣服的冷依依發現了陶昕留在那裡的衣服,立刻送了過來。

這個時間陳英和陶昕應該也剛吃過晚飯,現在來並不算打擾,想到這裡冷依依按動了門鈴。

連續的按了有一分多鐘都不見有人迴應,冷依依臉上立刻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這個時候昕兒會去那裡呢?不會是出去吃飯了吧?乾脆還是打個電話,等昕兒回來了在把衣服送過來。”想到這裡,冷依依立刻撥通了陶昕的電話。

“您好,你所撥打的電話以關機。”

接通,電話之中立刻傳來了一陣平淡的聲線,聽到這聲音,冷依依立刻本能的察覺到了一絲危險。下午的時候馮哲等人已經離開了工作室,會不會是昕兒有危險了?當下,冷依依立刻打了陳英的電話。

正在與陳嘯和狼一起喝酒,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取出手機,陳英接起了電話。

“陳大哥,昕兒是不是跟你在一起!”電話之中,冷依依急切的聲音傳了過來,立刻讓陳英身上冒起了一層冷汗。

“昕兒不是回去了麼?都已經回去十分鐘了。”剛纔明明已經目送陶昕回到了海星大廈,海星大廈一進門就有電梯直通六樓,而兩人居住的屋子就在六樓電梯出口的對麵,根本就不遠,而且全程都有保安,這一點路怎麼可能出問題呢?

“冇有啊,昕兒不在屋子裡,我都按了一分多鐘的門鈴了,房間裡還是冇有迴應,而且昕兒的電話也已經關機了。”電話之中,冷依依幾乎已經可以確定陶昕出事兒了,聲線立刻焦急起來。

啪!

陳英手中的酒瓶立刻掉在了地上。

“英,怎麼了?”看著陳英的模樣,陳嘯的麵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而一旁的狼也將目光投了過來,記憶之中陳英是最為沉穩的,一般的事情根本不會讓陳英露出這樣的表情。

“昕兒不見了。”眉頭緊縮,陳英低沉出聲。聽過陳英的話,陳嘯和狼的麵色立刻一變。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