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合上了電話,秦紫盈有些悵然的揚起頭。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秦紫盈知道,比起陶昕,甚至比起自己的好姐妹柳兒,自己在陳英心中的地位都是低很多的。而這些事情原本是不該被在意的,可是聽到那個窮鬼叫自己‘秦小姐’時那種疏離的感覺為什麼會如此不舒服呢?

“紫盈,怎麼了?”看著自己的小妹坐在沙發上,臻首向後仰起,楚翔天奇怪的出聲。

“昕兒被人綁架了,應該是那個馮某人做的。”見到哥哥來了,秦紫盈終於停止胡思亂想。

“什麼時候的事情?要我們派人去救她麼?”雖然說楚翔天與陶昕的關係有些遠,甚至都算不上是朋友,擔心這其中畢竟有一層親情關係在,而且陶昕那樣單純的女孩兒,誰都不希望她被傷害。

“不用了,陳英已經去救她了,我們隻需要幫他守護靈蛇洞就好,據說霸世家族要趁著這個機會攻擊靈蛇洞。”搖了搖頭,秦紫盈說道。

“陳英?這是菸灰現實裡的名字?他是昕兒的男朋友?”有些不解,楚翔天立刻冒出了一堆問題。

“是的。哥,先彆想這些了,保住領地纔是最重要的,快點上線吧。”看了看時間,秦紫盈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催促自己的哥哥。

看著小妹眉眼中的那一絲急切,楚翔天默默歎息一聲,“好,上線。”

夜色的京郊,一輛運貨車正快速行駛在107國道上,朝著河北方向開去。貨艙之內堆積著雜亂的東西,一個美麗的少女此刻正靠在一箱可樂上,睡的深沉,這女孩兒赫然就是陶昕!

此刻的陶昕臉上掛著一點點的淚痕,顯然昏迷之前十分驚慌,鼻翼處還殘留著一絲水跡,那是導致人昏迷的藥水,此刻依舊在發揮著作用。

貨車的駕駛室裡,兩個相貌普通,扔在人堆裡就找不到的男人正喝著啤酒竊笑。

“那妞真不錯,怪不得哲少都要想瘋了,我看著也都要瘋了,要不咱就在這兒把她辦了吧。這樣的妞一輩子可能都遇不到第二次了。”喝著啤酒,其中一個男人出聲道。確實,陶昕這樣的美麗少女,在一般人看來真的是一輩子都不可能遇到,就算偶爾運氣好可以看到一兩個也隻能遠遠的觀看一下,根本冇有機會接近。

“靠,你小子不要命了?哲少冇碰之前你敢碰她?小心哲少把你扔攪拌機裡攪碎了打牆用。”做了一個噓聲的表情,另外一個男人一臉慌張的出聲。

說起扔到攪拌機裡攪碎了灌到牆裡,那剛纔還唸叨著要占有陶昕的男人立刻就不說話了。

“到了,那邊有個廢舊鋼廠,咱們從小路過去,哲少應該就在那裡。”沉默了許久,遠端夜色下一個黑色的影子出現在視線之中,看了看地圖,開車的小子立刻出聲。

“嗯,應該就是那兒,準備下國道吧。”迴應一聲,另外一個男人出聲道。

轉而,那貨車在便道之前一拐,下了107國道。

“狼,速度在快一點,昕兒坐的車下國道了,恐怕快要到地方了。”看著定位儀顯示屏上的紅點偏離了107國道的範圍,陳英立刻出聲。

“要加速可以,不過我們也許會一起撞車死掉。”現在的車速已經很快了,如果在加快,一定會有危險。畢竟國道不是高速公路,高速之上追趕一輛車是很容易的,因為陶昕坐的車速度不快,而陳英三人坐的是跑車。在寬廣的單行線上完全是依靠速度取勝,陳英三人可以輕易的追上陶昕所在的車。

而現在走的是國道,國道相對高速公路來說比較狹窄,而且是雙向行車,有些時候超車就必須走到逆行車道上,十分危險。

“在不撞死的前提下,儘量的快吧。”看著定位儀上的紅點,陳英心急如焚,但陳英卻知道,如果自己在路上出了事,陶昕的最後一點希望就會完全破滅,深深的呼吸一聲,陳英拍了拍狼的肩膀。

“坐好!”點了點頭,狼留下一句話,眾人乘坐的雷克薩斯350跑車立刻再次加速,從兩輛對行貨車之間蹭然竄過。此刻是晚上八點,正是車多的時候,而且國道之上大多是貨車,超車極為艱難。

但此刻狼已經將自己的駕駛技術發揮到了極限,一路汽笛按個不停,靈活的雷克薩斯在眾多貨車之中穿行而過,向著陶昕所在的方向追去。

此刻,承載著陶昕的貨車已經行駛到了一座廢棄的鋼廠之前,兩個男人開門下車,打開貨艙,將裡麵的陶昕拖了出來。

“人帶到了?”這廢棄鋼廠周邊站著竟然站著十幾個持槍的黑衣人保護,看到陶昕被帶下來,其中兩個黑衣人立刻出聲。

“是的,是的,我們現在就把人送進去麼?”這兩個人都是馮哲在清華附近收攏的人,並不是什麼真正的黑社會,看到眼前真正持槍,一身黑西裝,黑墨鏡的男人,氣勢立刻就弱了下來。

“不用了,你們辛苦了,這是哲少給你們的錢,拿著錢走吧。”神情冷漠,其中一個黑衣人遞過了一張現金支票,不帶情緒的出聲。

“不用我們送進去麼?可是哲少說,要我們一定把人送到他麵前啊。”看著正被扶著的美麗的少女,兩人有些不捨的出聲,哲少說了,這陶昕他享受過後會讓大夥都嚐嚐,兩人還想著撿點剩下的呢。

“送到這裡就可以了,如果在不離開的話,,,”一把搶過陶昕,那黑衣人威脅出聲,黑洞洞的槍口也指向了那兩個人。

“冇有,我們馬上走,馬上走。”麵對真正的黑社會,送陶昕過來的兩個人立刻就服軟了,接過那張支票,兩人連連後退。

上了車,藉著燈光,兩人立刻看向了支票上的數字,居然是張空支票,還冇有填寫!

“難道,是哲少讓我們想寫多少就寫多少?”看到這空白支票,兩人立刻驚喜起來。

碰!碰!

還冇等兩人的驚喜表露出來,碰碰兩聲槍響,兩人立刻眉心中彈,倒在了血泊裡。

而這個時候狼也帶著三人下了國道,向著那一處廢舊鋼廠前進,這裡已經是遠離國道了,顯示儀之上陶昕的位置已經不在移動,陳英心急如焚。

忽而,遠端兩聲槍響傳來,聽到這聲音,陳英三人的麵色立刻一變。冇想到,這些人竟然還有槍!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