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對方有槍,看來不是一般的小流氓,狼,關燈。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聽到這槍聲,陳嘯立刻意識到了情況遠比想象的嚴峻,連忙出聲。

速度極快,狼關掉了車燈,雷克薩斯開始在黑夜之中快速的向著遠端的鋼廠靠近。三人畢竟都經曆過嚴格的訓練,野戰技巧極為強悍,很快,狼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將車停了下來。

下車,三人立刻匍匐在前方一個視線較好的土坡上,觀察著前方的廢舊鋼廠。

右手輕輕一震,幾乎聽不到聲音,陳嘯的手臂之上立刻支起了一個黑色的小塔,細看之下,這竟然是一副簡易型高倍數望遠鏡。將下巴墊在小臂上,陳嘯向著遠端看去。方一看過去,陳嘯的臉色立刻變得更加凝重起來。

“怎麼可能,這馮哲到底是個什麼人?”看著景象裡的畫麵,陳嘯凝重的出聲。

“哥,怎麼了?”聽過陳嘯的聲音,陳英立刻著急詢問。

“這些人手上拿的竟然是伯萊塔90two,是十七發的手槍,這些槍現在在軍方都是保密引進的。還有85高精狙擊,95突擊步槍,這些人看起來都不像是黑社會了,有點特種部隊的意思了。”看著這些人手上精全的武器,陳嘯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聽過陳嘯的話,一言不發,狼已經從自己的腰部快速的扯出了一條黑色的帶子,這個看起來像是寬腰帶的帶子之上竟然有一排排的黑色槍械組件。

哢哢哢!

連續的響動過後,狼立刻就組出了一柄bodyguards380半自動手槍,並且裝上了獨有的消聲器。

雖然知道前方的敵人很強大,但是狼和陳嘯卻知道,陳英是不論如何都要去救陶昕的,所以這一戰必須打。

而陳英的另外一麵,陳嘯也開始在腿上摸索起來,比狼誇張幾倍,陳嘯拿出來的東西更多,悄悄看過去,卻發覺陳嘯右腿的假肢竟然是空心的,此刻陳嘯正源源不斷的將一些槍械零件從假肢中取出。

一看槍管,陳英就已經知道陳嘯這一柄是什麼槍,二話不說,陳英立刻組裝了起來,等到陳嘯將假肢重新固定好,拉上褲子側麵的拉鎖,陳英已經將這支槍完全組裝好了。

truvelo遠程狙擊步槍,槍身長1080毫米,是打掩護和精確射擊的最佳武器。

“腿腳不方便,我就不跟你們過去了,這個東西你帶上,我知道你喜歡用這個。”此刻的陳英也已經悄然將一個護腕帶在了自己的左腕上,這護腕之上竟然密密麻麻的排滿了金針,每一根都是致命的利器!看著陳英和狼準備前出,陳嘯立刻取出了一根暗灰色的三棱軍刺,交給了陳英。

三人從小一起訓練,卻各有各的愛好,狼的近身搏擊最為強悍,陳嘯的槍法神準,而陳英的冷兵器使用技巧則是另外兩人都望塵莫及的。所以,狼和陳嘯出門都會帶槍,但是陳英隻需要手腕上的那一排金針就可以,如果在有一根改進版三棱軍刺,那陳英的心就會完全安定下來。

看著陳嘯遞過來的那一柄不帶槍環的改進版三棱軍刺,陳英感激的點了點頭,轉而與狼一起躍了出去。

兩人互相打過幾個手勢,狼從正麵突擊,而陳英則繞道這廢舊工廠的後麵,找機會營救陶昕。

匍匐在地上,陳嘯通過瞄準鏡默默的對準了廢舊工場之前的一個黑衣人,現在他要做的就是配合狼的突擊,而陳英則需要從工廠的後麵潛入。

工廠之中的房間之中,臨時安裝的電燈散發著明亮的黃色光線,馮哲正坐在一個簡陋的沙發上,周邊一片灰塵,整個環境顯得冰冷而恐怖。

馮哲身旁,狗哥和趙先生正站在兩側,看著眼前昏迷在地上的陶昕,馮哲眼中閃過一抹帶著恨意,還有一絲報複快感的光芒。而那趙先生看著躺在地上的陶昕,眼中則隻有慾火。

“把她弄醒。”點起一隻煙,馮哲冷笑著出聲。

話語落下,一個黑衣人立刻拿出了一個小瓶,瓶口打開,放在陶昕的鼻翼下片刻,熟睡中的陶昕終於醒了過來。

“嗯。”隻感覺自己做了一個深長的夢,忽而,一陣香氣飄入鼻尖,陶昕感覺自己快要醒來了,一聲慵懶的鼻息自然而然的發了出來。

聽到陶昕這嬌美的聲音,在場的人眼珠全部悄然突了一下,這種少女熟睡初醒的感覺實在太誘人了。

感覺自己身下的床似乎有些硬,鉻的髖骨直痛,陶昕委屈的皺了皺眉頭,漸漸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看著陶昕張開眼睛,馮哲的聲音再一次流散了出來,帶著一抹輕挑,在馮哲看來,陶昕已經不可能躲過今天這一劫了。

聽到馮哲的聲音,陶昕的神經立刻緊繃起來,想起了早先發生的事情,那時候自己是想要去商場買東西的,卻不想在電梯轉彎的地方突然失去了知覺。

一睜眼,陶昕立刻看到了周邊眾多的男人,冷笑著的馮哲,眼中閃動著**光芒的趙先生,還有身邊那些根本不認識的黑衣男人。

“啊!”看到這畫麵,陶昕立刻發出了一聲尖叫,眼淚一下子就衝了出來。

站起身,馮哲一步步的向著陶昕逼近,“你不是看不起我麼?還從來冇有女人敢讓我這麼狼狽,現在,你在我眼中也隻是一個賤人而已,我要毀了你,然後把你送給這裡所有的兄弟們,讓他們都嚐嚐你的味道。”臉上掛著邪惡的笑容,馮哲惡毒的言語不斷的傳出。

聽著馮哲狠毒的話,陶昕幾乎完全崩潰了,身體瑟瑟發抖,看著周邊狼群一樣的男人,陶昕心裡隻有一個聲音。

“呆子,救救我,快來救救我。”努力的蜷縮著身體,淚眼朦朧的陶昕迷茫出聲。

“你還指望他救你?賤人,他有什麼好?那裡比得上我?本來你好好跟著我,我也會真心幫助星辰,你是我這輩子第一個不是想著玩玩就算的女人,卻冇想到你這麼不識抬舉。既然現在你還想著他,那就彆怪我了!”看著陶昕到這個時候依舊在念著陳英,馮哲的嫉妒終於被完全激發出來了。

“說!你要不要跟著我,你還有最後一個機會,隻要你跟著我,我可以不占有你,現在就帶你走!”扶起陶昕的臉,馮哲惡狠狠的逼問。

“你死了這條心吧,我就算死,也不會和你在一起!”看著周邊的男人,陶昕知道,這一關自己是怎麼都躲不過了,眼中閃過一抹決絕的光,陶昕憤然出聲。

“賤人!”

狠狠的拉住陶昕的外套衣領,用力一扯,伴隨著陶昕的尖叫,那小外套立刻被馮哲扯成了兩半!

麵對著餓狼一樣的馮哲,陶昕的銀牙微微開啟,咬住了自己的香舌。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