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打出了一本好書,尤其是這書是陶昕可以用的,陳英心情舒暢,抽著煙,哼著小曲兒一路上來,來到了星辰工作室位於三樓的辦公室,方一走過樓梯的拐彎,陳英卻發覺一個嬌小的身影正站在那裡,是鬼釹釹。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看到這小女孩兒,陳英本能的雙手護住胸部,連連後退。看到陳英的動作,原本俏臉之上有些抱歉神色的鬼釹釹立刻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乾什麼啊!”小臉微紅,鬼釹釹指著陳英笑罵道。

“你在這裡想乾啥?”想起下午時候這小女孩兒驚人的話語,陳英還是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升了上來。

而這時鬼釹釹的表情卻柔順了下來,陳英這時才發覺這個鬼靈精怪的小妞羞澀起來其實還是蠻動人的,“剛纔的事情對不起了,我不該亂喊,給你們添麻煩。”微微低頭羞澀,鬼釹釹出聲道。

到這時陳英方纔明白過來鬼釹釹特地找自己是為了什麼,看來剛纔樓下的事情她已經知道了,看著眼前小美女有些抱歉的樣子,陳英心底忽而升起了一絲壞壞的想法,“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乾嘛?”

搓著手,陳英一步步的向著鬼釹釹走了過去。

“那你想乾什麼?”看著步步逼近的陳英,鬼釹釹也有一絲緊張,畢竟是女孩子,現在四下無人,如果這流氓真的要做些什麼,那。。

“把你的臉蛋兒給哥親一口。”嘿嘿淫笑著,陳英把手伸向了鬼釹釹。

嘭!

一聲脆響傳來,鬼釹釹突然暴起,一腳踢在了陳英的迎麵骨上,疼的陳英直吸氣。

“臭流氓,想讓我對不起昕兒?哼!”踢了陳英一腳,鬼釹釹立刻蹦跳著跑開,像一隻歡樂的小鳥,而倒黴人陳英此刻則是一頭霧水的在樓道裡揉著小腿。

“這死妮子,腳勁兒還真大,不過這事跟陶昕有啥關係,悶。”嘟嚕一聲,陳英直起身,一瘸一拐的走進了星辰工作室。

經過了大廳,陳英徑直走進了內部的走廊之中,走廊的兩側分佈著一排排的房間,除了新葉他們所在的那個房間上掛的牌子是接待室之外,其餘的房間之上都掛著一些戰隊的名稱,如星辰·流星戰隊、星辰·雷霆戰隊、星辰·火舞戰隊,而最裡麵靠近陶昕父親辦公室的則是星辰·神者戰隊。陳英知道,這些房間都是星辰工作室那些一線戰隊的房間,而那個神者戰隊,看來竟然是星辰工作室最頂尖的戰隊。

雖然冇有見過神者戰隊的人操作,但從那星辰·幻神的表現上來看,這一份心情就遠遠夠不上超一流高手的範疇。搖搖頭,陳英叩響了眼前總經理辦公室的華麗木門。

哢!!

房門打開了,一個穿著藍色旗袍的美麗女人出現在陳英麵前,這女人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畫著精緻的淡妝,遠山黛雪,眉目如畫,身段更是妖嬈迷人,伴隨著大門打開,一股女子成熟風韻撲麵而來,陳英竟然小小的呆了起來,腦海之中也回憶起了小時候的一些畫麵。

“你就是陳英吧,快點進來吧,陶哥等你很久了。”看到陳英,那女子溫柔的一笑,似乎對男人見到她的這幅模樣已經習以為常。

被女子的聲線拉回了注意力,陳英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再度轉為了平靜,眼前的這個女子與心底的那個人隻是神似而已,都已經十幾年了,陳英知道,自己還是無法忘記。搖搖頭驅散了心底的那一絲繁雜,陳英走進了辦公室,而此刻陳英的臉上又恢複了那種淡然的、帶些痞氣的表情。

看著陳英突然恢複過來的表情,那女子反倒有些不適應了。而這時的陳英已經走到了房間正中的辦公桌前,辦公桌後坐著的那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應該就是陶昕的父親了,這男人一臉的滄桑之態,似乎心中壓著什麼解不開的苦澀一般。

“你就是陳英吧,昨天我聽昕兒提起過你,不過昕兒卻冇有告訴我,你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大高手啊。”招呼著陳英坐下,陶澤成出聲道,而這時,那穿旗袍的女子也已經泡好了一杯茶,送到了陳英麵前。

“老闆您太客氣了,我就是運氣好一點,不算是什麼高手。”搖搖頭,陳英隨意道。

“彆叫老闆了,我叫陶澤成,看年紀來說也比你大個十幾歲,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叫我一聲陶叔,這位是謝蕊,是我的助理。”微微一笑,陶澤成出聲道。

“嗯,小陳,以後你叫我蕊姐就好了。”附和著陶澤成的話,謝蕊出聲道。

“陶叔,蕊姐。”點了點頭,陳英改換了稱呼。

這樣一叫,三人之間的氣氛立刻就顯得親近了很多,而陶澤成也終於開啟了今天的重點話題。

“小陳,剛纔你帶著昕兒他們殺boss的時候我一直在後麵看著。一個工作室的三線成員,在得不到工作室任何資源的情況下居然能達到十四級,而且還湊齊了一套裝備,尤其是,你玩的還是戰士。這樣的效率簡直就是一個超一流高手的水準,我在疑惑,以你這樣的技術那怕是去國內的一流工作室,他們都是要把你當作一等一的主力對待,你為什麼要屈就,來我們這個小工作室呢?”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陶澤成出聲詢問。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