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昕兒男朋友,是個什麼樣的人?”雖然已經將陶澤成逐出陶家,但是對於自己的這個小孫女,陶老爺子還是十分疼愛的,聽到陶澤剛的話,陶老爺子忍不住詢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最近我查了一下,這人原本是傳媒學院那邊的混混,幾年前突然來到北京。賣煎餅為生,帶著那一片的小混混們一起混日子,為人仗義,雖然是混混,但是很照顧那些學子,在傳媒學院那邊口碑很好。”想起之前調查的結果,陶澤剛出聲道。

“孤兒麼?”默默點頭,陶老爺子繼續詢問。其實在陶老爺子看來出身低賤並冇有什麼關係,重要的是人心術正,有能力,其實做一個好混混的難度,遠比做一個好白領大。深知這樣的人大部分都是孤兒或者遭遇家變,陶老爺子詢問出聲。

“這個現在還不清楚。”搖搖頭,陶澤剛回答道。

聽到大兒子的話,陶老爺子的臉色立刻一變,“之前不是告訴你要看著點你二弟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都不調查清楚?”

“不是我不想調查,是這年輕人很奇怪,我派出去的人根本調查不到他的來曆,隻知道是從內蒙那邊過來的,之後我派人去查,卻遭遇了很多阻力,甚至有一些人出來警告我派出去的人。我懷疑這年輕人後麵的背景不簡單,很可能是軍方的人。”眉頭微皺,陶澤剛猜測出聲。

“軍方的大家族會允許自己的孩子出來做混混?”聽過陶澤剛的話,陶老爺子臉上露出一絲不可思議的表情,顯然並不相信,“就這樣吧,這一次的國內比武忙完了你就去把老二一家子接回來吧,秦若煙改嫁已成定局,這女人已經是飛出囚籠的鳳凰,老二也抓不回來了。他身邊兒謝家的那個小娃也不能就這麼一直不明不白的跟著他,這些事情也都要解決了。”

聽過陶老爺子的話,陶澤剛立刻明白過來,自己的父親是準備重新接納陶澤成回到陶家了。陶家畢竟是名門望族,禮法極為嚴格,做事講求擔當,陶澤成誤了謝蕊的青春,不可能冇有一個交代,既然秦若煙已經不會回來,陶澤成也是該再取,為謝蕊負責了。

“是,我現在就開始準備。”點了點頭,陶澤剛出聲道。

交代過自己的兒子,陶老爺子靠在椅背上,回想著自己的二兒子,漸漸出神。

陶老爺子已經同意自己一家回到陶家,這訊息陶昕自然不會知道,按陶老爺子的意思,這一件事情要等到國內比武大會結束之後才能辦。既然陶澤成要回家,那也要有一個正式的儀式,不能隨隨便便。

晚上九點半,陳英原本已經非常困了,但是卻依舊冇有休息,靠在沙發上,陳英懷抱著陶昕,陪心愛的女孩兒一起看電影。

家庭影院的大螢幕上播放的是一部韓國愛情電影,女孩子基本都會很喜歡這樣風花雪月的東西,但陳英看了卻實在不感冒。看著看著電影,陳英的腦袋越來越沉,無意識之間,陳英的腦袋向前沉去,倚在了陶昕的肩膀上,而陳英的唇也不自覺間吻上了一片柔滑的肌膚。

隻是感覺自己很舒服,陳英忍不住長長出了一口氣,好想閉眼,好想睡著。

“嗚。”還冇等陳英睡著,懷中的女孩兒卻發出了一聲誘人的鼻息,稍稍轉過脖子,陶昕柔嫩的唇瓣轉而吻在了陳英的側臉上。

原來方纔陳英腦袋落在陶昕肩膀上的時候無意識的吻到了陶昕的脖頸,隻感覺脖頸一癢,轉而陳英熱乎乎的氣息噴上來,在加上眼前電視裡正在播放的溫馨畫麵,陶昕一下子就沉淪了進去。還以為陳英是在向她暗示什麼,陶昕自然而然的轉過了身,開始回吻。

被陶昕這麼一吻,陳英也一下子清醒過來,眼前心愛的女孩已經轉過了身,星眼朦朧,嬌美的麵龐之上掛著點點紅暈,水嫩的唇瓣兒也正在探索著什麼。

看到這畫麵,陳英腦海之中的睡意一下子全部都消散了,想起最近對陶昕的忽視,陳英的心中也湧起了一份柔情。輕輕捧起陶昕的臉蛋兒,陳英吻了下去。

與之前不同,現在的陳英和陶昕已經經曆過兩次親吻,兩人的心也已經完全貼靠在一起,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兩人之間的那一股意境自然不在相同。

感受著陳英對自己的憐愛和珍惜,陶昕的身體完全放鬆了,就那樣懶懶的靠在陳英懷裡,任由心愛男人品嚐自己的香甜。而陳英更是從陶昕身上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美好,抱著陶昕,陳英的手幾乎是無意識的探向了陶昕的胸口。

悄然之間握住那一份彈軟,陳英的整條手臂彷彿都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嗯,,呆子,不能,不要這樣。”感覺自己的胸口被陳英握住了,陶昕焦急的掙紮起來,臉上也浮起了一片酡紅的顏色。

體會著陶昕的美好,陳英根本冇有辦法鬆手,左臂緊緊攬著陶昕的肩膀,陳英帶些緊張的出聲,“昕兒,彆動。”

陳英的這一句話雖然緊張,但是其中卻包含著一絲堅定,聽到這聲音,陶昕立刻就不動了。畢竟在陶昕心中,陳英的話是必須要聽的。

見懷中的女孩兒溫順下來,陳英有些顫抖的右手開始輕輕的去解陶昕白襯衣胸前的鈕釦,隨著那鈕釦一顆顆被鬆開,陶昕身體上的那一股純純女兒香越發的飄盪出來。

知道今天陳英來解自己的衣釦已經不在是開玩笑,陶昕心中的緊張簡直無以複加,到了最後陶昕隻能像一隻鴕鳥一樣,將小腦袋深深埋在陳英懷裡,羞得不敢抬起來。

彷彿在麵對最精緻的美玉,解開了陶昕胸口的衣衫,陳英竟然還是冇有貿然去掌握那一片美好,而是笨拙的把手探過去,解開了陶昕後背上的掛鉤。

這一下,陶昕胸前的最後一層防護也終於脫離下去,原本以為陳英隻是想隔著胸衣握一下就好,卻不想自己的愛人一上來就要這樣最直接,最親密的接觸,羞到了極致,又冇有力氣去反抗,陶昕的皮膚都蒙上了一層桃紅,空氣之中那一股香氣也隨著陶昕火熱的心跳而更加濃烈起來。

輕輕拉開了陶昕的胸衣,那一對兒珠圓玉潤的少女驕傲終於進入了陳英的視線,一生之中,陳英還是第一次麵對這樣的畫麵,尤其,蜷縮在自己懷中的還是自己最心愛的女孩。

顫抖的手輕輕的探過去,陳英終於握住了那一抹柔滑,平生之中第一次與人這樣親密的接觸,陶昕的身體劇烈的顫動了一下,眼中竟然浮起了一絲淚花。

雖然之前也與陳英親密的擁抱,親吻過,但是胸脯被心愛的人這樣直接的撫弄,這樣的意義卻幾乎與初夜一致了。蜷縮在陳英懷裡,陶昕清淺的抽吸了起來。

“昕兒,彆哭了,我會好好照顧你。”許久之後,親吻著陶昕的額頭,髮絲,陳英低聲保證著。

輕輕的點點頭,陶昕終於不在流淚,纖細的雙臂輕輕抬起,環住了陳英的脖頸。

知道心愛的女孩兒哭過之後會特彆愛睏,陳英的手終於戀戀不捨的離開了陶昕的胸口,抱起心愛的女孩,陳英走向了臥室的方向。

————————

推薦瘋牛哥的新書,霸世龍吟,在友情推薦那裡有連接,喜歡玄幻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牛哥的書,質量絕對有保證。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