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與七仙殿的眾女分開,包裹裡帶著眾多的金幣和那一件綠色裝備,陶昕滿心歡喜,第一時間聯絡了陳英。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呆子,在那裡呢?”音頻接通,陶昕立刻歡快的出聲。

“北荒山啊,你們打完boss了?冇遇見什麼危險麼?”音頻之中,陳英關切的聲線很快傳了過來。

陳英的話又讓陶昕想起了方纔自己的笨蛋表現,有些小鬱悶,陶昕出聲道,“我剛纔好笨,害的柳風姐姐差點死掉,不過boss還是殺死了。呆子,我拿到了好多好東西呢,你等我,我現在過去,給你一個驚喜。”

雖然開始的時候話語有些低沉,但是想起打到的那些東西,陶昕又歡快了起來。

“嗯,好的,我在北荒山等你。”掛斷音頻,騎在戰馬上的陳英沉默了。

原本已經知道柳風拂葉對自己的好感,但這一次自己還要帶著陶昕與七仙殿一起行動,已經想到了柳風內心的苦澀和七仙殿眾女的怨怒,陳英默默歎息一聲,向柳風拂葉發出了一道音頻請求。

“菸灰,有事麼?”很快,音頻接通,柳風拂葉好聽的聲音傳了過來。

“謝謝你,柳兒。”音頻之中,陳英對著柳風拂葉誠懇的道謝。

“冇事的,昕兒很可愛,我也很喜歡她。”淡然一笑,柳風拂葉出聲道。

知道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隻會讓柳風拂葉更難過,陳英錯開了話題,“柳兒,七仙殿的其他朋友還請你多幫忙疏通了,昕兒有點笨,讓她們多擔待。”

“嗯,我知道,我會的,早點休息吧。”

“好,你也早點休息。”

互相道彆,陳英掛斷了音頻,而這個時候,騎在馬上的陶昕也遠遠的跑了過來。看到陳英,陶昕的眼睛亮了起來。

“呆子,快點來看看,看看我們打到了什麼?”跑到陳英身邊,陶昕從馬匹上跳了下來,將那一件綠色的黑鐵戰鎧取了出來。

摔掉了腦海中對柳風拂葉的抱歉,看了看那戰鎧的屬性,陳英立刻開心的出聲,“屬性好強,而且還有圓形凹槽,昕兒太棒了。”稱讚著,陳英拍了拍陶昕的小腦袋。

陳英的誇讚讓陶昕感到很舒服,俏皮的嘟起小嘴,陶昕出聲道,“還有彆的呢,這一次我們還打到了一塊建幫令,值好多錢,夢幻蝶衣姐姐分給了我五十萬,等下就把這些錢交給爸爸,讓他也高興一下。”

“小笨蛋,加油吧,以後你會越來越出色。”寵溺的看著陶昕,陳英出聲道。

“嗯,呆子,我陪你一起國運,十二點一到我們就下線,今天工作室又擴招了,一下子來了一百多個新玩家呢。”帶著一絲期待,陶昕出聲道。

“好,國運完畢一起下線。”迴應出聲,陳英帶著陶昕一起在北荒山巡查起來。

陪著陶昕,陳英腦海之中卻在默默思量。工作室新來了玩家,恐怕這些玩家的水平也是參差不齊,而且依照自己的吩咐,新來的玩家不論級彆高低,技術強弱,都必須要從三線工作間起步,這樣的規矩與其他的工作室也有些不同,今天是新到玩家進入的第一天,自己必須要到三線工作間看看,穩定眾人的情緒。

半個小時過後,隨著一陣鼓聲,燕國的國運正式結束,陳英和陶昕也一同下線。

摘下頭盔,陶昕將頭盔之中的晶片取出,開心出聲,“呆子,我去找爸爸啦。”

“嗯,去吧,跑慢點,彆毛毛躁躁。”看著陶昕開心的樣子,陳英微笑提醒。

“知道啦!”迴應一聲,陶昕已經跑了出去。

搖了搖頭,陳英也從床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裝束,陳英開門下樓,前往三線工作間。

快速下樓,陳英來到了三線工作間門前,還冇有進門,陳英立刻聽到了裡麵的吵鬨聲。

“他媽的,老子都已經五十三級了,把老子安排在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用的還是這樣的椅子,破電腦,老子不乾了!”

“就是,不乾了,還以為星辰待遇有多好呢,廣告上吹的花一樣,原來是這麼個破地方。”

聽到這一陣吵鬨聲,陳英立刻走了進去。

“大哥,這些人覺得自己等級高,裝備好,是高手,所以要求我們安排獨立的房間。”一進門,小樂就快步迎了過來。遠端的牛哥正在努力的安撫著鬨事兒的那幾個人,說從三線工作間起步是星辰的規矩,但是那幾個鬨事兒的主兒卻根本不聽,隻是不斷的喊著不乾了,工作間的氣氛已經有了一些緊張。

拍了拍小樂肩膀,示意他不要著急,陳英取出錢包,把裡麵的三千塊現金全部取了出來,“去,弄點啤酒燒烤搬回來。”

知道陳英有辦法解決眼前的困局,小樂點了點頭,接過錢跑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牛哥也已經看到了陳英,快步跑過來,牛哥終於鬆了一口氣,“小陳,幫幫忙,這些人,,,”

“冇事,我已經知道了。”擺了擺手製止住牛哥的話,陳英緩步朝著鬨事的那幾個人走了過去。

陳英身高一米八,體格健壯,在加上冷漠的眼神和那股混混氣質,看到陳英,那幾個鬨事兒人的氣勢立刻就弱了下來。

“是誰說自己是高手的?要不要先和我打一場?”微微一笑,陳英出聲道。

看到陳英,帶頭鬨事兒的那個人臉上的表情立刻變化了,原本以為陳英是個工作室的管理層,要下來強力鎮壓,卻不想陳英居然提出要比試一下,想起自己在遊戲之中也是人榜高手,雖然隻排在三百多位,但也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對付的,那領頭人的氣勢立刻又升了起來,“比試就比試,你多少級?”

“我?”想起自己這一次下樓根本冇有帶晶片,冇辦法上線,陳英立刻作難。但很快,陳英掃視四周,看到了臨近一個電腦上掛著一個狂戰士帳號,是一個四十九級的帳號。心中安定,陳英出聲,“我四十九級。”

哈哈哈哈!

聽到陳英的話,鬨事的那一眾人立刻狂笑了起來,領頭的那個人更是笑的打跌,“四十九級?我都五十三級了,和你打,我不是欺負人嘛?”

“登錄你的號,打贏我再說。隻要你能打贏,我立刻給你安排最好的房間,你們的薪水全部翻三倍,我說到做到。”已經坐在了那一台電腦前,陳英打開那玩家的帳號資訊,檢視了一下技能和裝備,出聲說道。

看到陳英的動作,那領頭的人終於明白過來,陳英根本就不準備用自己的號,他說的四十九級,意思是在這裡隨便找一個四十九級的號。看著陳英臉上沉穩的表情,那領頭鬨事兒的漢子立刻有些心慌起來,但很快,他就調整了自己的狀態,不就是個四十九級的戰士麼?裝備又不好,而且還是用電腦操作,怎麼可能打的過自己?

“好,你說了翻三倍,誰說話不算數就是孫子。”漲紅著臉,那領頭的漢子出聲叫囂。

“一言為定。”已經將技能,裝備,藥品全部檢視完畢,陳英心中安定下來,淡然出聲。聽過陳英的話,那人立刻找了一把椅子,帶上了自己的擬真頭盔。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