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其實也冇親了,他們瞎說的。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臉上有一絲不自然,陳英想要直起身體。

“不行!必須告訴我!”看到陳英眼中那一絲不自然的顏色,陶昕立刻輕叫一聲,將陳英死死的壓住,帶著一絲鄙夷,陶昕出聲道,“冇想到你還是個流氓啊,還亂親女孩子?說,你親過多少女孩子?”

思量了片刻,陳英為難的搖了搖頭,“太多了,我也想不起來了。”

“好啊,你這大流氓!我咬死你!”聽到陳英的回答,陶昕立刻爆發了,一口就咬住了陳英的肩膀。

“疼!鬆口啊,你這妮子,收了個狼王,自己也變成狼了?”陶昕這一口咬的特彆狠,陳英立刻著急起來。

絲毫不理陳英的話,陶昕覺得自己咬夠了才鬆口,看著陳英疼痛的樣子,陶昕噘著小嘴出聲,“哼,大流氓,看你還敢不敢亂親女孩子。”

被咬的很疼,陳英冇好氣的說道,“親女孩子怎麼啦?要不是我親你那一口,咱們能在一起嘛?”

“額,,”被陳英反駁了一句,陶昕立刻一愣,想起了與陳英相識的場景,陶昕也知道,如果不是被陳英親那一下,自己在今後確實也不會時時刻刻對陳英多留心,兩人也許真的就不能在一起了。

撲哧一聲,陶昕嬌笑了起來。

看到心愛的女孩歡笑起來,陳英知道她已經不生氣了,坐起了身,陳英環住了陶昕纖細的腰身,“乖了,以後隻親你一個人。其實自從親過你以後,我在冇親彆的女孩子。”

“嗯。”小臉紅紅,陶昕羞澀的點了點頭。

感覺房間中的空氣曖昧起來,而自己幾乎都要淪陷進去,陶昕趕忙坐起了身,“好啦,七點還要上線,我去做飯,呆子你休息一下。”

留下一句話,陶昕快速轉身,從房間之中跑了出去。

七點,吃完飯的眾人準時上線,冇有移動地方,眾人繼續在青山草原練級,這裡有天然的卡位點,怪物的等級高,經驗也多,可以支援長期練級。

在衝到六十級之前,在這裡練級就是最好的選擇,已經做好了打算,眾人在這裡一泡就是一個星期,直到比武大會開始前夕,眾人方纔停止了閉關。

一個星期的時間,星辰已經在牛哥和小樂的帶領下成功的抵禦了怪物攻城的威脅,有了沉香和夢幻蝶衣設計建造的守護城,在加上那些係統守衛,抵禦怪物攻城自然不是問題。

而原本擔心霸世家族報複的事情現在也不用在憂慮下去,馮哲離開了燕國,而霸世家族的成員竟然也一同跟隨著了國家,進入了新興國家越國。

由於第六大國越國的開放,原本其他幾個大國之中不得誌的組織全部轉移了出去,在加上南方幾省人口本就極多,越國反倒一躍成為中國大區六個大國之中最為強悍的。

而另外一麵,傳媒學院那邊的擴招計劃進行的也很順利,資金鍊已經完全到位了,由於陳英在那一片的影響力和混混那螞蟻一樣的訊息傳播速度,導致陳英在那一片區域手下的人越來越多。

不過隻要這些人能玩好遊戲,聽從指揮,人多陳英是不會擔心什麼的,畢竟手裡有一支隱秘的力量在,這也是一件好事,以後遇見危險,自己手裡也可以有一些底牌。

心中已經打定了注意,以後星辰工會每一次升級,都要從三線工作室裡提升一批玩家上來,然後在從自己的混混兄弟裡選一批人,始終要保證星辰的實際控製權在自己手上。

除了招收成員的問題,靈蛇洞穴的收入也在穩步的上漲,星辰工作室的資金積累也一步步的雄厚了起來。

最後一天的練級結束,經過七天的不間斷練級,陳英的等級已經達到了六十二級,排名燕國人榜第四,而七仙殿的眾女也全都達到了六十級,就連陶昕此刻也升到了五十八級。

明天開始眾人就要結束練級了,接下來的一週將會全部打裝備,研習pk技巧,為比武大會做最後的準備。

國運完畢,結束了遊戲的陳英和陶昕已經下線,洗漱過後,兩人躺在床上,聊著知心話。

“呆子,明天你跟柳風姐姐他們去打boss打裝備吧,我就不去了。”靠在陳英的肩膀上,陶昕輕聲說道。

“為什麼?是我冇有照顧好你麼?”聽過陶昕的話,陳英立刻緊張的坐了起來。

“不是的。”知道陳英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陶昕趕忙坐起了身,“不是你的問題,是我自己,我太笨了,打boss不同於練級,我跟你們在一起一定會拖累你們,我想你們去打boss,我自己跟依依他們一起玩就好。”

知道陶昕是希望自己在比武大會上取得好成績,陳英默默歎息一聲,“可是你自己不是也準備參加比武大會麼?你不需要提高裝備能力?”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嬌笑起來,“我就算拿上最好的裝備也進不了前一百名,隻要能進入正賽我就滿意啦。倒是呆子你,你可是要加油噢,你身上有合同,而且比武大會的第一名會在國內拿到一塊封地,這封地也極為珍貴呢。而且得到了燕國第一高手的稱號,還可以得到兩件任選綠色裝備,好處多多。”

“嗯,我會加油的,你放心好了,第一我不敢說,但是前十還是有把握的。”這些天陳英也在暗中檢視燕國一些高手的情況,除了明麵上的那些超級工會,一些大財團其實也早早就進入了遊戲,而且他們的手下都隱藏著一批神秘的未知高手。這些人技術和裝備都是極為出色,而且在國內幾乎是籍籍無名,幾乎是從練號開始就是為了幫自己的財團工會在比武大會內取得好成績,這樣的人往往比露在明處的高手更可怕。

現在的自己是燕國第一狂戰高手,但是陳英同時也知道,自己更是這一次比武大會之中大多數玩家的假想敵,是真正的眾矢之的。看似這一次論壇上支援自己奪冠的人是最多的,但是實際上,如果自己能拿到第一,遇見的困難一定會是最大的。

看著陳英的眼中微光閃爍,陶昕好奇的支起了身體,“呆子,想什麼呢?”

當然不能告訴陶昕自己這一次比武大會會遇見最大的困難,看著身邊兒美麗的女孩,陳英微笑出聲,“工作室的情況越來越好,這一次比武大會結束,不知道陶爺爺會不會允許陶叔和你回到家裡。如果你回到家裡了,那我們以後見麵就不方便了。”

“不會啦,就算回家我也會經常出來看你的。”似乎從冇把這個問題當做一個嚴重的問題,陶昕擺擺手出聲道。

思量著陳嘯囑咐的話,陳英心中忽而出現了一絲渴望,將陶昕抱了起來,陳英鄭重的看著陶昕的眼睛,被陳英抱緊,陶昕也安靜下來,等待著陳英的話。

“昕兒,我已經二十六歲了,你也二十二歲了,咱們都不小了,既然已經確定要一輩子在一起,我們找個時間結婚吧。”攬著陶昕的腰身,陳英鄭重的出聲。

“結,,,結婚?”聽過陳英的話,陶昕震驚的睜大了眼睛,雖然很愛陳英,但是陶昕對於自己卻冇有一個清晰的判斷,在陶昕看來,現在的自己還是被父親寵愛的孩子,方纔離開校園,還是一個小姑娘,現在正是享受戀愛甜蜜的時候,怎麼可能結婚呢?

在加上父母的婚姻悲劇,陶昕對於結婚這個詞總是有一些牴觸,看著陳英眼中的炙熱感情,陶昕漸漸發覺,陳英很可能不是在開玩笑。

心中慌亂,陶昕為難的笑了起來,“結婚?都大半夜了,呆子你開什麼玩笑呢,趕快休息吧,明天還要早起呢。”有些慌亂的出聲,陶昕從陳英的懷裡掙脫出來,將身體扭在一邊,裝作睏倦,睡了過去。

雖然陶昕看起來一下子就睡著了,但是陳英卻依舊可以聽到陶昕的心在碰碰的慌亂跳動。看著身旁小孩子一般的陶昕,陳英默默的歎息一聲,躺了下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