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方一進入這墮落墳場五層,眾人立刻發覺到了眼前情況的異常,入口處極為荒涼,甚至連一隻怪物的影子都看不到。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看到這情況,北武-戰天立刻就判斷出聲,“前麵絕對有人,不然怪物不可能這麼稀少,開地圖,查一下最近的路是那一條。”

聽過北武-戰天的話,黑雲-雪花立刻打開了自己的國家官員印,很快,墜落墳場五層到六層之間最近的那一條路被眾人看在了眼裡。

“追!”已經找到了最短的路徑,剩下的事情就簡單多了,眼中閃過一抹冷光,北武-戰天率先衝了出去。

另外一邊,七仙殿的隊伍也在快速行進著,有陳英和柳風拂葉兩個國家官員在,用功勳查地圖,小隊的行進速度是絕對的快,眾人已經找到了墜落墳場七層的入口了。除了打boss,挖到定靈密礦也是重中之重,除了陳英身上的靈石之外,七仙殿的眾女也打到了一些靈石和帶凹槽的裝備,隻等定靈密礦到位就可以鑲嵌。

墜落墳場六層的怪物是七十五級,隻比眾人高十級多一點兒,殺起來並不算困難。很快,依照著地圖上最近的路線,眾人找到了墜落墳場七層入口的所在。

看到那入口,眾人的腳步卻停止了下來。

因為那入口的門口此刻正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

“六十五級綠色boss,狂戰殭屍王!”看著那怪物,艾小小帶著一絲驚異出聲。六十五級的boss,基本上是眾人現在可以殺死的最高等級的boss了,這樣的boss雖然可以殺,而且爆出的裝備也是眾人目前最需要的,但是怎麼殺卻必須要有一個周密的計劃,絲毫不能馬虎。

“這裡能騎馬麼?”看到這boss,夢幻蝶衣第一句就開始詢問陳英能不能騎馬。這一點在與boss對戰的時候是極為重要的,如果陳英可以騎馬,那這個boss的難度就不足為懼,畢竟陳英的戰馬速度達到八十五點,遠快過一般的boss,有陳英在,boss就能被平穩的壓住,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聽過夢幻蝶衣的話,陳英也快速的取出馬牌,嘗試召喚戰馬,但係統提示卻打破了眾人的希望。

“不行,這裡已經是高級地圖,如果想要起碼,必須要給戰馬裝備馬凱。”搖了搖頭,陳英出聲道。

“馬凱,想要製作馬凱除了需要配齊珍貴的礦石,還要打到馬凱設計圖,幻月之中的鍛造師也冇有能力設計製造裝備,隻有打到了設計圖才能製造東西。可是這馬凱設計圖到現在幻月之中還冇有出現過。”臉上顯出一絲為難,輕塵如風出聲道。

“難道就這麼放棄?”眉頭微皺,冰心明月著急出聲。

“放棄是不可能,隻是需要想一個妥善的辦法,六十五級綠色boss的攻擊力太高,我可能隻能頂兩下,其他的職業即便是穿血衣也可能一下就死,所以咱們要格外的小心。”看著遠端的boss,陳英默默思量,轉而,一絲靈感浮上心頭,陳英出聲道,“小小,能不能大概估算出這boss的移動速度?”

陳英說的東西都是遊戲之中的高階法則,在殺一隻boss之前,boss的移動速度是必須要考量的。而這個時候艾小小又不可能直接釋放洞察術去觀察boss,一旦釋放洞察,則boss立刻直接衝過來,眾人在冇準備好的情況下很可能團滅。隻能依靠估算來得出這boss的大概移動速度,然後在加以判斷。

遊戲之中,隻有衛士職業具有這樣的敏銳。看著那狂戰殭屍王,艾小小默默的分析著,許久之後方纔拿出了一個答案,“這boss的移動速度,應該在四十五點到五十五點之間,暴走移動速度應該在七十點以上。”

“哈哈哈!說的不錯,果然不是一般的庸手,這boss的移動速度是五十點,攻擊七百三,防禦四百一,血量二十六萬。”艾小小的話語落下,還不待眾人繼續說話,遠端卻突然傳來了一道鬼魅般的聲音。

“誰!”極為機敏,聽到這聲音,陳英立刻拔出了腰間的妖影劍。

“這麼緊張乾啥?虧心事兒做多了?”另外一個方向,一道嬌媚女音也傳了過來,陳英等人來時的路上,呼啦一下子走出了一大片人,瞬間就凝聚起了強悍的壓力。

“黑雲雪花,北武戰天。”看著眼前的兩個人,陳英立刻出聲,看到這兩個人陳英才恍然發現了自己的失誤,既然黑雲-雪花知道這裡會暴定靈密礦,那她自然不可能不來挖礦,一到六十級她自然也是會來的,而自己居然冇有想到。

忽而,一道帶著強悍挑戰意味的目光如尖刀一般刺了過來,配合著另外一邊北武-戰天的目光,竟然讓陳英感受到了一種幾乎從未有過的壓力。這樣的壓力是在麵對絕對強手的時候纔會有的,記憶之中,陳英隻有與北武堂至尊雙龍pk的時候身上纔有過這樣壓力。

尋著這一道目光看去,陳英立刻發現了角落之中那個全身包裹在黑色衣衫之中的刺客。

“狂神!”這刺客有一雙野獸般的眼睛,太像了,看到這人,陳英立刻忍不住出聲。

“哈哈,冇想到你這縱橫第一高手還記得我這個手下敗將呢,怎麼,看到我很意外麼?”見到自己被陳英認了出來,那名叫‘狂’的玩家立刻卸下的鬥篷,頓時,一張野狼一般的狹長麵容顯露了出來。看到狂的麵容,七仙殿的女孩兒們立刻忍不住脊背發涼,這男人的目光太冷了,就好像一個人在大自然食物鏈的底端生存了十幾年一般,滿眼都是貪婪、**和凶殘。

“你不是坐牢去了麼?”眼前的這名叫狂的玩家,正是北武堂至尊雙龍的另外一人,北武-狂神,卻不想到了幻月之中,狂神也將名字改換了,並且如北武-戰天一般,更換了職業。

“是在坐牢,但好在有雪花老大幫忙,我才被撈了出來,所以我現在是全心全意為雪花老大做事兒。這boss雪花老大看中了,怎麼樣?讓一個吧?”冷冷一笑,狂神出聲說道。

聽過狂神的話,陳英一瞬間明白過來,這北武堂為什麼會和黑勢力攪合在一起,原來其中還有這樣的一層關係。

雖然心中驚異,但是陳英卻並不願意放棄這個boss。

“這boss是我先找到的,怎麼?準備玩個以多欺少?”牽起一抹微笑,陳英挑眉詢問。

“這些下作手段,我們還不屑,尤其是對於你,我不想用這樣的手段。”搖了搖頭,狂神出聲迴應。

“那就是說,你想要我檢驗一下你的技術?”戰刀輕輕橫了起來,陳英帶著一絲挑釁出聲。

並冇有迴應陳英的話,狂神走了出來,目光卻看向了一旁的北武-戰天。

“二對二,一局定輸贏。”理解了狂神的意思,北武-戰天淡然出聲,已經走了過去,北武-戰天與狂神站在了一起。

兩人隻是這樣隨意的一站,立刻有一種幾乎無堅不摧的氣勢散發出來,竟然比兩人單獨站立的時候威勢更強!畢竟北武堂至尊雙龍的名號是響徹整個網遊界的。而陳英現在卻幾乎是孤身一人,龍逍遙遠在齊國,根本不可能幫助陳英。

一瞬間,陳英陷入了極度為難的境地。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