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做了多年的老對手,陳英知道,北武-戰天和北武-狂神如果分開打,那都是隻算是頂尖高手,但是這兩個人組合在一起的力量往往就是接近遊戲玩家鏈最頂端的超級高手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如果與這兩個人一對一,陳英自問不會害怕他們,但是二對二,他們兩個人自然是配合熟練,甚至熟練到了恐怖的程度,可是自己這邊卻冇有一個合適的幫手。

“二對二,冇有問題。”正當陳英為難的時候,一道清越的女音卻傳了過來,竟然是柳風拂葉。

“柳兒,不要胡鬨,這裡死了要掉級。”聽到柳風拂葉的話,陳英立刻著急的出聲。

並冇有迴應陳英的話,走到了陳英身邊,柳風拂葉沉穩的出聲,“我們贏了,你們就不會染指這boss了麼?”

冇想到柳風拂葉這樣的柔弱女子竟然會站出來,黑雲-雪花愣了一下方纔出聲,“如果你們贏了,這boss自然是讓給你們,但是八層我們還是要下的,我們需要礦石。”

“那好,如果你們贏了,這boss給你們,八層,我們也一樣會下去。”點了點頭,柳風拂葉不卑不亢的出聲。

“一言為定!”似乎對柳風拂葉也有一絲欣賞,黑雲-雪花微笑出聲。

“等等。”眼看商談都要完成了,陳英立刻拉住了柳風拂葉,將她拉到了一處角落裡。

握著柳風拂葉肩膀,陳英鄭重的出聲,“柳兒,你彆以為上一次咱們兩打贏了北武-戰天,這傢夥就真是軟柿子。你網遊玩的晚,可能不會知道,這兩個人在一起,起碼比他們分開難打好幾倍,如果單挑,我隨便殺他們,但是二對二我心裡真的冇底。他們的配合真的很默契。”

“我們不默契麼?”第一次打斷了陳英的話,柳風拂葉出聲道。

“我們,,,”被柳風拂葉的話一堵,陳英一時語塞,竟然想不出反駁的話來。

“放心,我有把握可以贏他們,隻要你把衝鋒用好,一定不會有問題。一個衝鋒,我們就能殺一個人,剩下我們兩個二打一還贏不了麼?”不想陳英吃癟太久,柳風拂葉立刻出聲。

聽過柳風拂葉的話,陳英還是不放心,“我有衝鋒,可是狂神也有背刺,一旦被刺中,也是一秒的眩暈時間。”

“沒關係,如果我中了背刺,他們想要攻擊我就一定會顯身,到時候你直接用衝鋒製住一個人,我現在穿的是五十八級的血衣,生命值有兩千多,我賭他們一秒殺不死我。隻要他們的背刺用掉,那就都是我們的天下了。彆忘記了,他們兩個人都是近身職業,而我是遠程職業,隻要咱們兩站在一起,他們就要遭殃。”眼中閃過一抹暗芒,柳風拂葉沉穩的分析。

已經理解了柳風拂葉的全盤計劃,陳英的心中也漸漸有了一絲把握,不得不說,柳風拂葉確實是個狠角色,pk時候的手段都是黑腹毒辣,可是平常的性子卻是溫婉賢淑,有的時候陳英真的覺得自己看不懂眼前的女子。

“喂,準備商量到明天麼?”遠端,北武-戰天和狂神早已經準備好了,他們之間根本就不用在商量什麼。

“走吧。”取出了自己的武器,陳英長舒一口氣。

點了點頭,柳風拂葉走了出去,與遠端正站在一起的北武-戰天和狂神直麵。

看著兩邊已經準備好了,黑雲-雪花也走了出來,“投降算輸,跑出圓心二十五米範圍算輸,死亡算輸,比賽時間隻有五分鐘,如果五分鐘之內無傷亡,則按耗血量計算。有意見嘛?”

“冇有。”北武-戰天很快迴應。

“冇有。”陳英雖然也給了相同的迴應,但是心中卻在罵這黑雲-雪花狡猾,如果靠耗血量的話,北武-戰天和狂神大可偷襲一下之後直接潛行,一直到五分鐘結束,這樣自己這邊不是必輸麼?

想到這裡,陳英立刻用私人訊息聯絡柳風拂葉,‘小心偷襲。’

‘你也一樣。’很快,柳風拂葉的私人訊息也回了過來。

3!

2!

1!

開始!

隨著黑雲-雪花的話語落下,這一場較量正式開始了,果然,如陳英所想,北武-戰天和狂神一開始就進入了潛行和潛伏狀態,在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並息凝神,陳英默默地注視著四周的環境,想要防備偷襲,而這個時候的柳風拂葉身上則湧起了一片綠光,整個人霎那間變得極為陰邪,這正是地仙的獨有護體技能,毒氣護甲,有了這個技能,即便是北武-戰天和狂神偷襲她,自己也一定會遭到反噬傷害。

現在柳風拂葉暫時冇有問題了,那最主要的威脅就是來自自己了,想到這裡,陳英的身體立刻緊繃起來。

呼!

忽而,一道微風從麵前劃過,很顯然就是有人在隱身情況下從自己身前快速的跑了過去,感受到這情況,陳英頓時握緊了自己的武器。刺客和衛士在攻擊速度方麵是遠勝戰士的,移動速度和身體的靈活度更是超出很多,尤其是他們處在暗處,就更難對付。

感覺地麵上傳來一陣沙沙的聲音,很顯然又有人在周邊移動,陳英已經將範圍最大的電光斬醞釀了起來,隻等他們出現。

刷!

眼前一陣白光劃過,那北武-戰天竟然在陳英和柳風拂葉的麵前亮出了身體,一道劍刃波直接打了過來。

地突刺!

看到這北武-戰天,柳風拂葉的攻擊立刻毫不客氣的丟了出去。陳英的衝鋒也已經準備發動,隻要這一次衝鋒成功,則這北武-戰天必死無疑。

“衝!!!”

還不等陳英口中的招數名號喊完,隻覺得脖頸一麻,陳英眼前立刻一黑,失去了知覺。

是背刺!

狂神的背刺竟然在陳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發出了,甚至陳英都不知道他是怎麼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的。方纔的陳英一直在留心四周,並冇有捕捉到狂神的動向,尤其是陳英一直全心全意的注意著後麵,如果有人過來,陳英不可能不知道啊。

陳英雖然不知道那狂神是怎麼突然出現在他背後的,但是外麵觀戰的七仙殿眾人卻看了個明白。

“至尊雙龍確實不簡單,其實剛纔狂神一直在北武戰天的背上,接近菸灰,北武-戰天突然顯身,吸引菸灰的注意力,然後狂神從北武戰天肩膀上跳過去,直接攻擊菸灰。這一下他和柳兒要危險了。”看著場中的情況,夢幻蝶衣焦急出聲。

陳英已經陷入了眩暈,場中的重擔頓時全部壓在了柳風拂葉的身上。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