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製住了陳英,北武-戰天和狂神兩人立刻衝擊過來,兩人都是衛係職業,攻擊速度極快,一秒的時間兩人一人可以攻擊兩次,在加上方纔背刺消耗的血量,這一次陳英幾乎是必死無疑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而柳風拂葉在這個時候已經被兩人忽視了。

陳英現在是眩暈狀態,無法加血,生命值隻剩下了兩千點,兩個人一人兩擊,真的是極為危險。看著眼前的情況,不知為何,柳風拂葉的臉上卻依舊是一副淡靜,竟然冇有一點驚慌。

手中的七星扇緩緩的揮動起來,一道恐怖的綠光從天而降,立刻籠罩早了攻擊力相對較高的狂神身上。

“強化詛咒!”

被柳風拂葉的強化詛咒一打,狂神立刻覺得自己的精神出現了一絲混亂,原本就已經對地仙的能力做了考量,詛咒雖然厲害,但是卻不屬於可以讓玩家進入減速、眩暈、冰凍、僵硬等負麵無法移動狀態的控製技能,隻能大範圍削弱玩家能力而已。原本兩人的計劃就是先殺死陳英,然後在慢慢解決柳風拂葉。

卻不想陳英是被製服了,但是柳風拂葉卻遠比兩人想象的難纏。

雖然大腦有一絲眩暈,但是狂神卻還是努力的向前一步,想要繼續攻擊陳英。

“混亂真言!”看到這狂神還不死心,柳風拂葉立刻又是一道攻擊發出,打的狂神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子,這一下,這狂神是徹底失去殺死陳英的機會了。

遠端陳英的血量還有1000。原本如果他可以攻擊上陳英兩下的話,則陳英必死無疑,卻不想原本定好的計劃被柳風拂葉一手給破壞了。

“老七這強化詛咒太狠了,不單削弱能力更強悍,還能影響人的神智。”看著情況一瞬間被柳風拂葉扭轉了過來,七仙殿的眾女也都是欣喜不已。

“狂神,撤!”看到已經失去了殺死陳英的機會,北武-戰天立刻出聲。

現在陳英已經醒過來了,如果不走,一旦被陳英的衝鋒製服,那簡直是必死無疑的局麵,而現在他們小隊的耗血量是占優勢的,如果現在兩人潛伏起來,到五分鐘比賽結束,贏的一樣是他們。

“想跑!”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可是一秒的眩暈過後陳英赫然發覺自己還活著,想起方纔莫名其妙的被人揹刺製服,陳英的胸中立刻湧起了一片怒火。

死死的鎖定住北武-戰天,吃下一顆藥,陳英的身體直接化為一道紅光。

“衝鋒!”

整人化為一道紅光,陳英向著北武-戰天急速衝擊過去,知道這衝鋒是帶著追蹤效果的,怎麼躲都躲不過去,北武-戰天竟然毫不後退,整個人居然橫向跳了起來,那姿勢就像是陳英在發動抹脖子的那種氣動劍一般。迎著陳英的衝鋒,北武-戰天發動攻擊!

“劍刃波!”

-574!

轟!

雖然陳英的衝鋒製住了北武-戰天,但是北武-戰天的劍刃波卻頂著陳英的劍尖發動了,這樣橫向的劍刃波擴散起來更加變態,竟然一道攻擊陳英的腿部,一道攻擊陳英的頭部,一下子就打掉了陳英近一千二百點生命值,如果不是方纔吃過藥,現在的陳英恐怕已經死了。

“小心!”已經看到了陳英血量稀少,狂神竟然不管柳風拂葉的攻擊,徑直向著陳英衝了過去。看到這情況,柳風拂葉立刻大叫提醒。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殺意,陳英猛然跳起,一腳踏在了北武-戰天的肩膀上,身體再度猛然竄高,空中回過身,陳英一道氣動劍直直的打了下去。

原本想跟著陳英動作追殺上來的狂神立刻被陳英打了下去,由於中了強化詛咒,這一下陳英竟然將狂神打到了隻剩下一小半的血。

而另外一邊,柳風拂葉也看到了狂神的情況,七星扇一閃,柳風拂葉就想要攻擊。以她的超高攻擊力,一擊殺死現在的狂神幾乎是毫不費力。

“停!我們認輸!”還不等柳風拂葉的攻擊發動,外麵的黑雲-雪花立刻喊了起來,黑雲-雪花已經看出來了,這一戰,自己這邊已經輸了,但是她卻不想讓北武-戰天和狂神兩個人遭遇掉級。

隨著黑雲-雪花的話語,黑勢力的隊伍裡立刻出現了兩個天仙,為北武-戰天和狂神加血。看到這情況,沉香也快速上前一步,一個回春術將陳英的生命值拉了起來。柳風拂葉也機警的開始加血,防備突發危機。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狂神也知道,方纔的自己確實是輸了,柳風拂葉隻需要一道地突刺就可以要了他的命。其實不光是那一道地突刺,整個的這一場二對二戰鬥之中柳風拂葉的存在都是一個意外的變數,令人猝不及防。

這一次與其說是輸給了陳英,還不如說是輸給了這個看似柔弱實則狠辣的柳風拂葉。

“boss我們要了,半小時殺完,然後一起通過這裡。”看到事情已經解決,陳英對著柳風拂葉點頭示意,轉而出聲。

“自便吧。”似乎並冇有什麼怨怒,黑雲-雪花伸手將北武-戰天和狂神叫了回來。

點了點頭,陳英轉回了身,開始與七仙殿的眾人商議如何去殺這個boss,已經從北武-戰天的口中得到了這boss的詳細數據,接下來的事情自然就簡單多了。

商議片刻,陳英等人已經商議好瞭如何應對這boss,召喚出了小傢夥為自己加血加狀態,陳英緩步走向了boss。

而遠端,北武-戰天臉上則帶著一絲不甘,“雪花老大,剛纔是我們兩太小看那柳風拂葉了,冇想到一個女地仙能強到這樣的地步,那,boss就這麼給菸灰了?”

“不然怎麼樣?難道還要出爾反爾麼?而且這boss誰拿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要在未來的比武大會之中賺錢,隻要他能幫我們賺錢,彆說這個boss給他,就算給他更多的裝備也無所謂。幾件裝備的價值,比起博彩獲得的利益來說,簡直就是九牛一毛。”臉上露出一抹冷冷的笑容,黑雲-雪花算計出聲。

“這個人特彆倔,他不可能聽你的話吧。”看著遠端的陳英,北武-戰天有些為難的出聲。

“彆太小看了其他的一些大集團和大家族。幻月之中有多少高手,你們根本想都想不到。”臉上顯出了一絲滄桑,黑雲-雪花緩緩出聲,“以前玩網遊的都是什麼人?混混,無業遊民?這些人本身的水準難道比社會精英還要高?試想一下,在這樣的擬真遊戲之中,如果一些社會精英全心全意來玩,他們的力量會比找不到工作的混混差?現在大財團紛紛進入幻月,太多的高手都隱藏在暗中,這些人纔是真正的高智商,高能力,這一次比賽菸灰想拿第一,恐怕阻力會空前的大,因為會有數不清的財團高手突然冒出來。最重要的是,那些高手都瞭解菸灰,而菸灰對他們卻是一頭霧水。”

聽過黑雲-雪花的話,北武-戰天似乎已經明白了一點點,但是又不能完全的理解,“雪花老大,你想怎麼樣?”

“看樣子,菸灰是很想拿到這一次比武的冠軍,而我們的目的則是儘量多的控製決賽階段的勝負場次,到時候他遇見什麼困難,咱給他一點提攜,幫他贏下來,不是一舉兩得?”臉上掛著一絲微笑,黑雲-雪花出聲道。

這一下北武-戰天終於理解過來,默默的點了點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