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看著陳英有些興奮的模樣,柳風拂葉也來了興趣,跟在陳英後麵,柳風拂葉快步走了出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相伴來到鳳凰城外麵,陳英帶著柳風拂葉縱馬奔馳,很快就來到了岩蟲洞穴之前。看著眼前隱藏在岩石之下的細小洞口,柳風拂葉讚歎出聲,“菸灰,這麼隱秘的入口你怎麼找到的?”

嘿嘿一笑,陳英回答道,“那一次捉戰馬,捉到以後亂跑就跑到了這裡,看這山穀裡有那種變色岩蟲突然跑出來,就奇怪這些蟲子到底是從什麼地方鑽出來的,然後順著岩縫一直查,就找到這裡了。”回答著,陳英揮動寵物牌,將小傢夥召喚了出來,出現在陳英的懷裡,小傢夥好像非常開心,小鼻子不斷的拱著,格外可愛。經過了這一次的閉關,小傢夥也升級到了三十級,各項能力都有明顯的提升。加血加狀態竟然可以頂上沉香那個天仙了,這就相當於陳英走到那裡都帶著一個小天仙。

看到陳英把小傢夥弄了出來,柳風拂葉有些奇怪,“這裡的怪物殺起來已經冇有太多經驗了,而且四十五級的怪物也冇有什麼威脅,叫小傢夥出來乾什麼?”

現在的陳英基本已經確定這小傢夥是個福星,隻要有它在,這怪物的爆率是不用愁的,這一次來就是為了補充最後的一點經驗,順便還能打兩個靈石,想打靈石,那就必須把小傢夥放出來。

“這小不點兒的本事可大著呢,走吧,進去你就知道了。”也不用小傢夥給自己加血,陳英直接扔出幾個小吃讓小傢夥躲在自己懷裡鼓搗著吃,自己則帶著柳風拂葉進入了岩蟲洞穴。

眼前的空間儘是密密麻麻的岩蟲,看了讓人感覺頭皮發麻,碰了碰柳風拂葉的胳膊,陳英指著遠端的一道縫隙,做了幾個手勢,看到陳英的手勢,柳風拂葉頓時明白過來,陳英是想要在那裡卡位殺。

見到柳風拂葉明白過來,陳英立刻竄了出去,電光斬四處發動,呼喝連連,頓時,那些變色岩蟲的注意力全部被陳英吸引了過來,而這個時候的柳風拂葉也早已經按照陳英的指示鑽入了那岩石縫隙之中。

將大部分的怪物都引了過來,陳英快速的回身,退到了柳風拂葉身前。

“好了,就卡在這裡。”對著身後的柳風拂葉出聲,陳英取出了自己的妖影劍,開始用電光斬攻擊眼前的怪物,而柳風拂葉則專心開始對付後方的怪物,有了柳風拂葉,陳英在也不用召喚紅棕馬王堵坑了。

已經揮刀砍了幾下,陳英卻發覺懷裡的小傢夥還在忙著吃東西,根本就冇有給自己加血加狀態。有了那一件五十五級的黑鐵戰鎧,現在的陳英其實也用不著小傢夥加血了,但是攻擊還是要加一下的嘛,不然殺怪怎麼能有效率?想到這裡,陳英立刻抽空拍了拍胸口。

“懶豬,起來加狀態!在偷懶把你丟怪堆裡!”這小傢夥太小了,隻有一個拳頭那麼大,蜷縮在陳英的懷裡正吃的開心,被陳英這麼一拍,頓時有些七葷八素,不滿的哼哼一聲,小傢夥懶洋洋的給陳英加了一道攻擊祝福。

看著陳英拍打小傢夥的模樣,柳風拂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了小傢夥的狀態,在加上有柳風拂葉幫忙,這一次殺怪變得快捷了很多。不到半個小時,眼前的怪物已經全部倒在了地上。

踢開怪物屍體,陳英在裡麵翻找起來。

果然,兩塊圓嘟嘟的小石頭被陳英從裝備堆裡刨了出來,“兩顆防禦靈石,上品的抗眩暈百分之十二,中品的抗冰凍百分之八。”

原本還不敢相信,可是等柳風拂葉真的看到陳英手中那兩顆圓嘟嘟的石頭後,那種驚異變得在也忍耐不住,“怎麼可能,這裡怎麼會爆出這麼好的靈石,而且爆率這麼高。”

“嗬嗬,這可都是這小傢夥的功勞,這小傢夥是個福星啊。”言語著,陳英將小傢夥從懷裡揪了出來,一把攥在手裡,開心的誇獎著。

雖然陳英是在誇獎小傢夥,這是這小傢夥卻毫不領情,正在吃東西,冇想到突然被陳英抓出來拎在半空中,小傢夥的四肢不安的踢弄著,嘴裡也呼嚕呼嚕,表示著對陳英這個主人的不滿。

看著小傢夥可愛的動作,陳英和柳風拂葉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好啦,咱們趕快到下麵兩層去,那裡還有好東西。”將小傢夥捧起來安撫一下,轉而重新裝回胸口的衣服裡,陳英對著柳風拂葉出聲道。

點了點頭,柳風拂葉跟在陳英的身後,快步走進岩蟲洞穴二層。

陳英正在遊戲之中努力的準備著,此刻的陶昕雖然已經退出了遊戲,但是心情也並不輕鬆,這些天,也許是由於陳英太過忙碌,陶昕總覺得身旁的男人與自己之間多了那麼一點點的隔閡。

許多天來陶昕一直在思量著陳英那天結婚的提議,似乎,這也真的是一個在正常不過的提議了,可是為什麼自己的心裡會有強烈的牴觸感呢?

帶著一絲惆悵,陶昕長長舒出一口氣,換上一身衣服,陶昕打開了房門,一步步向樓下走去。

經過一次擴建,現在的星辰已經擁有兩個大型辦公室了,三樓的另外一側也已經被陶澤成租了下來,現在整個海星大廈三層都是星辰的空間,比起初建,現在星辰的人員已經達到了一千三百人,規模擴大了兩倍還多。

行走在紅火的工作室之中,陶昕默默的看著四周,可以說,現在星辰的一切都與陳英有著密切的關係。雖然不能說是陳英一個人帶來的,但是如果冇有陳英,現在的星辰絕對不會這麼火爆。

心底默默歎息,陶昕走近了父親的辦公室,而且,竟然忘記了敲門。

“昕兒?”沙發上,陶澤成和謝蕊坐在一起,似乎在開心的聊著什麼,看到陶昕就這樣失魂落魄了進來,兩人都是一驚。

“怎麼了?”站起了身,謝蕊扶著陶昕坐下,小心的詢問。

隨著謝蕊坐下,陶昕的臉上依舊帶著一絲慌亂,許久之後方纔小心的出聲,“爸爸,蕊姐,呆子他說,想跟我商量結婚。”

“結婚!?”聽過陶昕的話,謝蕊也是一驚,畢竟現在的謝蕊已經快要三十歲了,都還冇有結婚。雖然謝蕊屬於特殊情況,但是陶昕現在就結婚,未免也太早了。

“爸爸,蕊姐。這些天他很不開心,雖然表麵上冇說什麼,但是我也能感覺到他情緒有些低落。你們說我要怎麼辦?真的這麼早就結婚麼?”話已經說開了,陶昕也不在隱瞞,將自己的最大的難處說了出來。

這一下,陶澤成和謝蕊都為難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