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彼此對視一眼,陶澤成和謝蕊都已經確定了心中的想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點了點頭,陶澤成對著陶昕出聲。

“你自己覺得,他是不是可靠的人?其實看年齡,昕兒你也不小了。”經過許多的事情,陶澤成也已經看出陳英是個值得自己女兒托付終身的人,尤其是陶昕比較笨,而且不會保護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陳英的存在就顯得更加的重要。

“他是可靠,我也理解他想結婚的願望,可是爸爸,咱們還冇有回到陶家呢,你和蕊姐也還冇有結婚,我怎麼能走到前麵呢?”其實這些天陶昕也仔細思考過關於結婚的事情,最終的結論就是,如果要與陳英結婚,那必須要滿足兩個先決條件,一個是陶澤成和謝蕊有了好結果,另外一個是自己要回到陶家。

畢竟現在的陶澤成和陶昕幾乎是孤魂野鬼的狀態,結婚是人生頭等大事,既得不到爺爺和大伯的祝福,母親那邊的關係也一樣緊張,在加上陳英那邊的家人還冇有見到過,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可以結婚呢?

也理解了陶昕話語之中的含義,陶澤成臉上顯露出一絲抱歉,“昕兒,爸爸在幻月之中的店開的很順利,在加上比武大會的收益和領地的收入,咱們馬上就可以上馬新的投資了,我們快要回到陶家了,不會讓你等太久了的,相信爸爸。”

看著陶昕委屈的樣子,陶澤成心中湧起了一絲溫情,想起這些年自己也虧欠了女兒很多,陶澤成也感性了起來。

“嗯,爸爸,我相信你。”點了點頭,陶昕也緊緊依偎在了父親懷裡。

***

遊戲之中,陳英與柳風拂葉已經將這岩蟲洞穴的前三層走通了,靈石又打到了幾塊,而且還有一塊是增加爆擊機率3%的上品攻擊靈石,有了這一塊靈石,陳英終於可以在不使用狂暴決的情況打出爆擊了。

“這小傢夥太珍貴了,不但可以加狀態,而且幸運值這麼高,真的太神了。”看著陳英懷裡胖嘟嘟的小傢夥,柳風拂葉讚歎出聲。

“嘿嘿,運氣好,咱們趕快回去吧,國運之前我還能把這靈石鑲嵌上去,等下在用那破雷劍看看感覺。”已經升到了六十三級,收起靈石,陳英出聲道。

點點頭,柳風拂葉開啟了回城卷,轉而與陳英一起返回。

“準備把這增加爆擊的靈石打在那裡?”現在陳英身上隻有一件開啟了三角凹槽的裝備,就是那破雷劍,除了這破雷劍,陳英身上還有一塊可以增加三角凹槽的天魔石,現在這靈石打在那裡就成了一個問題。

看著手上的兩塊攻擊靈石,陳英思量出聲,“這爆擊打在腰帶上比較好,畢竟我的腰帶是綠色的,算是極為稀少了,可以一直用,武器畢竟還要更新換代,就打一箇中品眩暈比較好。”

雖然眩暈可以將玩家打入昏迷,但是作用卻遠冇有爆擊來的強大,陳英是狂戰士,一次爆擊往往能夠決定一場比賽的勝負,自然不能小覷。

“嗯,這樣安裝比較合理,先裝上看看。”柳風拂葉也讚同陳英的說法,出聲支援。

靈石裝配已經確定了下來,陳英立刻開工,將兩顆攻擊靈石,一顆抗眩暈百分之十二的防禦靈石,一顆力量加十五的屬性靈石全部打了上去。

做完這些事情,陳英在換上破雷劍,雖然這劍還冇有煉製,但是超高的基礎攻擊和增加的力量屬性立刻就讓陳英的攻擊力提升了一大截。

除了感覺手中的武器有些沉重之外,陳英真的體會到了那種充滿爆發力的感覺,隻是一瞬間,陳英就有些愛上這一柄破雷劍了。

看著陳英,一旁的柳風拂葉眼中也閃動著讚歎的光芒,“菸灰,這纔是狂戰士該使用的武器啊,真的太有氣勢了。”

這破雷刀是那種寬柄的重劍,看起來厚重有力,做工精緻,在加上這重劍之上帶著天然的紅色暗芒,配合上陳英身上的黑鐵戰鎧和人尊光環,整個人顯得極有壓迫感,令人望而生畏。這纔是真正狂戰士應有擁有的力量啊!

聽過柳風拂葉的話,陳英胸中也湧出了一絲豪情。

“走!國運了,去看看效果。”距離國運還有二十分鐘,陳英豪氣的出聲。

“等一下!”還不等陳英走出去,柳風拂葉卻焦急的輕叫起來,“菸灰,你身上的黑鐵戰鎧脫下來給我。”

“做什麼?”不太理解柳風拂葉的意思,陳英茫然出聲。

“哎呀,你快點脫下來給我,破雷也給我。”將鐵匠案子上的東西全部拿開,柳風拂葉快速的從包裹之中取出了一些皮料。

似乎明白過來一點兒,陳英將身上的戰鎧和破雷劍全部遞給了柳風拂葉。

比照著破雷劍的外形,柳風拂葉在黑鐵戰鎧的背後用一種透明卻堅固的蛇皮做了一個劍套。陳英赫然發覺,這蛇皮竟然之前找到的那種雙色蟒的蛇皮。

“好啦,這蛇皮幾乎是透明的,而且足夠堅固,以後破雷劍不用的時候就放在這裡,這可能會成為你在幻月之中的一個獨有標誌呢。”將衣服改好,柳風拂葉開心的出聲。

拿起鎧甲,柳風拂葉溫柔的微笑著,幫著陳英將這鎧甲穿了起來。

穿上著改造過了鎧甲,將那破雷劍背在背上,頓時,陳英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整個人變得更加雄壯起來。

“真不錯,謝謝你,柳兒。”對這樣的裝束極為喜歡,陳英開心出聲。

看著陳英威武的模樣,柳風拂葉輕柔的微笑起來,發自內心的高興。

“不用謝,我自己也很開心啊,快走吧。”

“嗯。”

改換了裝束,陳英出了領地,來到了北荒山,而柳風拂葉則回到了七仙殿眾女的身邊,準備開始國運。

騎著紅棕馬王,陳英站在燕國北荒山的一塊大石上,看著下方的玩家國運。紅棕馬王本就高大威猛,而此刻陳英背上的破雷劍更是增添了一絲狂放的豪情,就像是古時候那種強悍的俠客英雄一般。

看著陳英獨自站在關口之上檢視國運情況,一些玩家竟然忍不住開始拍攝起來。

忽而,一道警鐘之聲傳來,正是來自陳英鎮守的北荒山。

聽到這聲音,陳英直接飛了過去。

麵對想要搶奪家族車的二十多個外國人,陳英絲毫不懼,直接縱馬衝了過去。被人搶車的家族原本還準備逃跑,可是看到陳英飛來,這些人竟然也不在害怕,呼喊著跟在陳英背後衝了回去。

迎著對麵的一個狂戰士,陳英蹭然將破雷拔了出來。

“重刺!”直麵那狂戰士,陳英仗著自己的戰馬可以馬戰,直接一道重刺,直擊那狂戰士的脖頸。現在陳英的攻擊力已經達到了八百點,破雷劍厚重的劍身直接砸在了那狂戰士的喉嚨上。

“-2342!”這一下竟然打出了超過兩千三的傷害,配合著紅棕馬王的火焰衝擊,那不可一世的狂戰士竟然直接被秒殺了!

看到陳英一個照麵就秒殺了一個生命值超過兩千四的狂戰士,那些搶劫的晉國玩家完全呆住了。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愣了好幾秒,直到陳英又秒殺了一個天仙,眾人方纔反映過來,立刻丟下了正在搶劫的家族車,狂奔逃跑。

並冇有追趕,陳英將破雷戰刀舉在胸前。雖然出擊的速度有些慢,但是這破雷刀的攻擊力卻太恐怖了,不論如何,這都是狂戰士真正應該使用的武器。這個時候,陳英終於決定自己比武大會上要用什麼武器了。

就是這狂暴的重劍,破雷。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