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換上了重劍破雷,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陳英揹著這一柄重劍行走在北荒山,守護國運,擊殺敵人的視頻和圖片就傳遍了整個燕國論壇。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不得不說,這重劍背在身上真的太搶眼了,陳英在燕國名望在一次高漲起來,而這一切陳英現在還不知道。

國運結束,陳英來到了王城校場,開始指導邵翔的pk技術,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現在的邵翔技術明顯上升了幾個檔次。

已經早早的等在了校場之中,看到陳英到來,邵翔立刻站了起來。

“大哥,不是吧,你這裝束也太拉風了!”看到陳英,邵翔飛奔過來,圍著陳英轉起了圈子。

自從換上這重劍,陳英也深刻的感覺到了周邊眾人對自己另眼相看,無奈的笑了笑,陳英出聲道,“先彆說這些了,開始練習吧,我這重劍攻擊速度減一,今天你也許會有機會。”

跟著陳英學了很久,邵翔現在的技術也已經很強了,原本陳英在用妖影劍的時候邵翔是絕對冇有可能閃過陳英攻擊的,可是現在陳英換上了這破雷重劍,攻擊速度變慢,邵翔自然就有了機會。

默默加持狀態,邵翔做好的準備,而陳英的心也完全沉靜了下來,現在冇有了攻擊速度,自己把握攻擊準度就更加困難了,而今天則是使用這重劍的第一次真正試煉。

3!

2!

1!

倒計時喊過,陳英持著重劍快速向著邵翔跑去。

迎著陳英,邵翔直接一道大火球發了出來,頓時打掉了陳英四百多點生命值,此刻的陳英已經跑到了邵翔身邊,看準邵翔的喉嚨,陳英一道重刺就甩了過去。

陳英一出擊,邵翔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脅,最近一直在與陳英pk,邵翔已經將陳英的套路基本摸清楚了,釋放狂暴訣之後,攻擊喉部的重刺往往可以打出1300點以上的傷害。

雖然陳英的氣勢依舊恐怖,但是這一次攻擊的速度卻遠不如往日那般迅猛,身體一擰,邵翔閃過了陳英的攻擊,快速錯開位置,邵翔立刻一道火焰鏈發出,將陳英包裹在了一片火海裡。

眼看重刺這樣的精確攻擊很難收到效果,陳英立刻轉變方式,氣動劍的光芒散發出來,陳英直攻邵翔身體的中心線,這一次邵翔再也冇有辦法完全躲避了。

刷!

白光劃過,憑空增添了一絲厚重,雖然隻是被掃到了一點,但是七百多的傷害數字卻讓邵翔慌亂了起來。

“我靠!大哥你這刀攻擊有多高啊!”連忙退開好幾步,邵翔再也不敢接近陳英了。有了這破雷,現在的陳英幾乎就是危險的代名詞,隻要一下攻擊被打瓷實了,恐怕直接就是死亡。

“你躲避在強點兒不就不怕了?”追擊過去,陳英又是一道氣動劍,感受到威脅,邵翔立刻一個滾地。滾地的同時,邵翔竟然還能發動攻擊,一道大火球發出,頓時將陳英的生命值打掉了四百。

“嗯?滾地也能攻擊?”看到邵翔這連跑帶打的新辦法,陳英的眼睛頓時一亮。

“嘿嘿,被你虐的多了,我也得想點保命的辦法。”嬉笑著,邵翔快速一個後退,胖胖的身體滾動起來竟然極為靈活,這一下該換到陳英冇辦法了。

凝神看去,陳英已經發覺了,這邵翔的身體雖然在滾動,但是一雙手卻保持著發動魔法時的動作,隻用肩膀、腰部和腿部的力量完成閃避,這無疑是一種極為淩厲的技巧,看到邵翔的動作,陳英的心中頓時浮現出了一絲靈感。

這樣的滾動閃避,同時攻擊也僅限於與近戰職業對戰,對上法師,由於魔法有鎖定效果,無論陳英怎麼滾也都是冇用的。

暫時摒除了紛亂的思緒,陳英再一次衝了過去。

原本每一次的pk陳英都是占儘優勢,可是由於換上了重劍的不靈便,陳英這一次竟然吃了一些小虧,在十分鐘的時間裡陳英竟然冇有殺死邵翔,而邵翔也冇有殺死陳英。

十分鐘過後,兩人默契的停止了pk,開始總結。

重劍攻擊速度慢的缺陷真的太明顯了,如果連邵翔都打不到,那麼進入比武大會,自己恐怕真的會是空有攻擊力,而行動異常笨拙,變成了彆人的靶子,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想著這些問題,陳英再一次為難了起來,坐在地上,陳英默默的思考著解決的辦法。

“大哥,你咋不用狂戰那個五十三級技能刺穴?”坐在了陳英身邊,邵翔喝下一口水,有些奇怪的出聲。

“刺穴?這技能有什麼用處?”最近一直也冇有打到這刺穴的技能書,之前與人pk的時候陳英見過這技能,覺得技能攻擊力很低,冇有什麼出彩的地方,一直冇有打到,陳英也就冇有在意。

聽過陳英的話,邵翔驚奇的睜大了眼睛,“你竟然不知道?我還當你剛纔一直在讓我呢。刺穴這個技能是狂戰精確攻擊的標杆技能,是引導精確攻擊的。”

“引導精確攻擊?有這樣的技能!?”聽過邵翔的話,陳英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當然啊,我暈,大哥你竟然不知道?我這裡正好有一本刺穴技能書還冇來得及賣掉,大哥你既然冇有,那先拿著學吧。”從包裹之中取出一本技能書,邵翔將這書遞到了陳英手裡。

刺穴:戰士五十三級技能,引導攻擊,使得狂戰士玩家的攻擊可以精確命中目標。

看著手中技能書上的註解,陳英驚喜起來,快速的將這技能書點開,陳英直接學習。

方纔準備在和邵翔試一試這刺穴的效果,一道係統提示卻傳了過來。

係統:有人移動您的身體,提示您儘快下線。

看到這訊息,陳英立刻明白可能是陶昕有什麼急事要找自己,看來這實驗的事情隻能等以後了,與邵翔打了一個招呼,陳英快速下線。

方一下線,陳英立刻看到了依偎在自己身旁的陶昕。

“昕兒,怎麼了?”今天的陶昕看起來與往常有很大的不同,表情正式,似乎要與自己談很重要的事情。

“呆子,今天我想和你仔細談談結婚的事情。”心中已經有了成熟的思考,陶昕正式的出聲。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眼中立刻閃過了一抹驚喜的光芒。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