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對麵的貴賓通道之中正站著四個男人,其中領頭的那男子身高一米八的樣子,氣度不凡,劍眉星眼,但眉目輪廓之中卻與陶昕有幾分隱約的相似。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看到陶昕,那男子臉上也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昕兒!你也來了。”快步走過來,那年輕男子很自然的握住了陶昕的手。

“大哥,你好麼?爺爺好麼,大伯、伯母、緣兒都好麼?”看著眼前的男子,陶昕的眼眶之中緩緩浮上了一層淚光。

“好,他們都很好,你呢?最近過的好不好?怎麼都不回家裡看看。”看著陶昕,那男子一連串的關心話語問了出來。看到這畫麵,陳英也立刻理解過來,這應該就是陶昕口中所說的那個大伯的兒子。

仔細的看去,陳英赫然發覺眼前的男子竟然已經達到了六十二級,而且身上的裝備全都不是凡品,有幾件裝備竟然還透著隱隱的綠芒,顯然都是綠色裝備。

聽過那男子的問話,陶昕神色之中浮出了一絲黯然,但很快就已經調整了過來,“我也很想爺爺,但是最近真的不方便,其實我真的很想回家。”從來都冇有什麼心機,陶昕自然將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

自然知道這都是因為陶澤成被逐出陶家帶來的影響,那男子也不再多問,感受到了陳英的目光,那男子看過來,仔細的凝視了陳英幾秒,那男子微笑伸出了手,“你就是昕兒的男朋友吧,我叫陶禹,是昕兒的叔伯大哥。”

陶禹不愧是大家出身,即便是在觀察陳英,那目光也是坦蕩的,一點都冇有讓陳英感覺到不舒服,微笑伸出手,陳英迴應,“我叫陳英,認識你很高興。”

“昕兒孩子氣,有時候有點調皮,但是她確實是一個難得的好女孩兒,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顧她,辛苦你了。”已經私下調查過陳英,陶禹知道,最近陶澤成可以在幻月之中混的風生水起,陳英在裡麵出了多大的力。

自然猜到了陶禹說的謝謝是指什麼,陳英也冇有反駁,微笑點了點頭。

看到陳英點頭,陶昕立刻不乾了,“呆子,照顧我很辛苦啊?”

“額,,,”被陶昕這麼一問,陳英立刻愣住了。

看著眼前的兩人,陶禹哈哈大笑起來,“好啦,昕兒不要鬨,你能找到這樣一個男朋友真的很幸運,好好珍惜。比武大會過後,會有驚喜等著你的。對了,要不要跟我去看看爺爺,等下爺爺也會上線觀戰。”

聽過陶禹的話,陶昕的美目之中浮起了一絲希翼,已經很久冇有見到爺爺了,陶昕真的十分想念這個從小疼愛她的老人。但是想到爸爸還冇有去見爺爺,自己先去必定不好,陶昕還是黯然的搖了搖頭,“大哥,今天不方便,等比武大會結束吧,我會和爸爸一起回家看望爺爺。”

知道陶昕的難處,陶禹也不再多說,“嗯,比武大會好好加油吧,哥先走了,回家時候記得帶上陳哥,知道你找了男朋友,爺爺一定想看看。”

“嗯,我知道了,謝謝大哥。”乖巧了點點頭,陶昕出聲道。

拍了拍陶昕的小腦袋,陶禹轉而與陳英握了握手,這才帶著手下轉身離開。

陶禹走遠,陶昕卻依舊站在原地,默默出神。

攬住陶昕的肩膀,陳英柔聲言語,“昕兒,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你儘快回到陶家,這一次比武大會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嗯,謝謝你,呆子。”感激陳英的理解,陶昕一雙小手輕輕握住了陳英的大手。

“好了,快點走吧,陶叔跟蕊姐該等急了。”看著陶昕已經恢複過來,陳英微笑出聲。

點了點頭,陶昕依偎在陳英身邊,走向了星辰的包廂。

見到陶禹讓陶昕的內心產生的極大的震動,行走的時間陶昕的手一直緊緊握著陳英的手,感受到身旁女孩兒的哀傷,陳英更加深切的體會到了自己對陶昕的責任,無論如何,都要幫助她回到陶家,達成心願,然後自己纔有資格堂堂正正的讓陶昕做自己的妻子。

想到這裡,陳英緊緊的回握住了陶昕的手,心中贏得比武大會的念頭也越發的堅決起來。

陳英帶著陶昕回到了星辰的包房,這個時候陶禹也回到了陶氏的包房之中,包房內,陶家的一家人都在裡麵靜靜的看著比武大會鬥場的恢弘畫麵。

看到陶禹回來,陶老爺子轉過了身,“怎麼樣禹兒,這一次有信心麼?”

“雖然進入遊戲的時間晚了半個月,但是一直在閉關練級,我的等級已經追了上來,應該冇有問題了。爺爺您放心。”點了點頭,陶禹沉穩的出聲。

滿意的點了點頭,陶老爺子轉過了身。

緩步走上前,陶禹思量了片刻,但還是準備告訴陶老爺子方纔遇見陶昕的事情,“爺爺,剛纔我在貴賓通道裡看到昕兒了,還有昕兒的男朋友。”

“嗯?”聽過陶禹的話,陶老爺子立刻轉過了身,“昕兒呢?為什麼不叫她一起過來?”許久未見,陶老爺子真的很想自己這個乖巧可愛的孫女,眼神也不經意的瞟向了陶禹身後。

“爺爺,昕兒說了,小叔還冇有來看爺爺,她自己不好先過來,可能是昕兒在顧忌小叔的感受。不過昕兒已經說了,這一次比武大會結束,一定會和小叔一起回祖宅看爺爺您,昕兒的男朋友也會一起來。”

聽過陶禹的話,老爺子臉上顯露出一絲心疼,“哎,昕兒那孩子心眼兒好,這些年跟著老二真的吃了不少苦,可惜這老二實在是不爭氣啊,咳咳咳咳。”

心疼自己的孫女,陶老爺子心頭一堵,又咳嗽了起來。

“父親,不要擔心了,反正比武大會結束也隻有五天而已,等到這一次的大會結束,也不用我去接,藉著老二他們回來的機會,讓他們重新回家就好了。”看到父親咳嗽,陶澤剛立刻擔憂的站了起來,一邊為老爺子順氣,一邊出聲。

“嗯,也隻有這樣了。”靠在椅背上,老爺子輕輕的順著氣,出聲言語。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