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看到身旁陳英關注的模樣,柳風拂葉的俏臉完全羞紅了,不知道要不要真的在陳英麵前說出那個名字。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雖然真的很難為情,但是自己想的報紙名字卻比什麼八卦週刊好太多了,如果用了自己的名字,這報紙的銷量怕是要翻翻,陳英投資也能賺更多的錢。

想到這裡,柳風拂葉一下子低下了頭,小聲輕語,“其實,這個報紙叫《菊花每日報》比較好。”

“菊花每日報?怎麼聽起來和新華每日電訊一樣?似乎冇什麼新意吧。”聽過柳風拂葉的話,北京大掌櫃皺起了眉頭,似乎不太滿意。看向陳英,北京大掌櫃想要征求一下陳英的意見,卻發覺此刻的陳英竟然已經倒在了地上,渾身抽搐。

看到陳英的模樣,北京大掌櫃似乎一下子明白過來,“孃的!對啊,菊花每日報!其實是菊花每日爆!菊花每日爆啊!”一下子想明白了這名字到底經典在那裡,北京大掌櫃激動的大喊起來。

“嗯,在加個廣告詞,菊花每日爆,男女都需要。”俏臉變得更紅了,柳風拂葉輕聲道。

聽過柳風拂葉的話,北京大掌櫃的眼睛變得更亮了,如果配上他手下團隊寫出來的八卦內容,在加上這麼勁爆的廣告和宣傳,在藉著比武大會的東風,這菊花每日報真的是不火都不行!

由於心中對柳風拂葉純情玉女的印象完全被打破,此刻的陳英已經倒在地上起不來了,隻覺得腦海之中一片金星亂冒。

看著陳英倒地不起,在看看眼前含羞迷人的柳風拂葉,北京大掌櫃的小眼睛立刻色迷迷的彎了起來,“柳風小姐,這報紙,敢問您需要嘛?”

北京大掌櫃這話一語雙關,明顯就含著輕薄調戲柳風拂葉的味道,聽到這話,陳英胸口頓時浮起了一絲怒火!

“去死吧!”北京大掌櫃的話同時惹怒了陳英和柳風拂葉,這一句竟然是陳英和柳風拂葉一起喊出的。

怒吼一聲,陳英手中的重劍直直斬下,配合柳風拂葉的地突刺,兩人一下子就將這北京大掌櫃秒殺。

殺死了這北京大掌櫃,柳風拂葉立刻轉身走開,陳英也緩步跟了過去。

經過方纔的那一出,現在的兩人之間變得有些尷尬,真不知道柳風拂葉這樣的女孩子腦子裡怎麼會有那些東西。看著柳風拂葉純美的背影,陳英腦海之中恍然浮上一絲奇怪的念想,這柳兒不會是被春哥附體了吧。

“菸灰大大,柳風大大,我可是真心來談合作的,冇必要這麼狠吧。我也不容易啊,你們看咱是不是先把合約簽了,彆走啊,正事兒還冇辦完呢。”已經死在了地上,北京大掌櫃依舊在打字唧唧歪歪。

正當陳英感覺自己找不到話說,十分尷尬的時候,柳風拂葉卻猛然轉過了身,七星扇上黑光凝聚,指向依舊在地上打字唧唧歪歪的北京大掌櫃。

“暴屍術!”伴隨著這一陣黑光,北京大掌櫃的屍體竟然轟然碎裂開來,消失在兩人眼前。

做完了這一切,柳風拂葉再一次垂下了頭,麵對著陳英,柳風拂葉小聲支吾,“其實我也是希望你的報紙有一個好名字,冇有彆的意思的。”雖然生性淡雅,根本就不在意旁人對自己的評說,但是柳風拂葉卻知道,這旁人之中並不包括陳英。內心之中,柳風拂葉還是很在意陳英對自己的印象。

“那,那啥,其實我也冇亂想,還真的要謝謝柳兒你取的這個名字,比那混小子想出來的名字好多了。”搓著手,陳英有些尷尬的出聲。

“那你趕快去跟他辦手續吧,簽合同,轉資金,我這裡還有六十萬,就先給你了。”思量著,柳風拂葉從包裹之中取出了六十萬金幣,這已經是她現在全部的現金了。

其實辦這個報紙需要的啟動資金並不算多,相比於投資,那北京大掌櫃更在意的是陳英身上的新聞價值,如果陳英和柳風拂葉允許他那麼胡亂的寫,然後在加點花邊兒,這報紙的新聞來源簡直就不用發愁啊。

“好吧,這一百萬啟動資金我們一人出一半,也不算是你借我的,這就是咱們兩共同的事業起步。”隻接受了柳風拂葉五十萬金幣,陳英出聲道。

聽過陳英的話,柳風拂葉的眼中閃過了一絲亮光,其實並不怎麼在意那些錢,但聽到共同事業的這個詞,柳風拂葉立刻開心了起來。

“嗯,我與你合資,做共同的事業。”用力的點了點頭,柳風拂葉出聲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辦完了手續來找你。”已經驅散了那一絲尷尬,留下一句話,陳英啟動回城卷,回到了王城之中。看著陳英離開,柳風拂葉一雙玉手抬起,覆蓋在自己微燙的麵頰之上,抵消那一絲紅暈的微燙。

回到了城中,陳英快速的找到了北京大掌櫃,簽訂合同,轉移資金,創辦《菊花每日報》,陳英、柳風拂葉出資,北京大掌櫃以及他的團隊出力,三方各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另外百分之十浮動。

將合同的細節擬定好,這一步就算是正式邁出去了。

簽完了合同,北京大掌櫃著急的站了起來,“那好,我就先去忙事情了,時間比較緊張,我們要加班加點,保證明天一早報紙就能出來。菸灰老大這一次你也要好好的加油,你在比武大會之中的成績越好,我們的新報紙發行量就會越大。”

到了這個時候陳英已經明白了過來,各方的利益已經緊緊的和自己這一次比武大會的成績捆綁在了一起,想通了這一層,陳英更體會到了一種壓力。當然,除了壓力,那一股挑戰的味道也讓陳英感覺到十分的新奇,十分的有動力。

“放心,咱們各自分工,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眼前的北京大掌櫃雖然人有些猥瑣,但是乾起事兒來真的是有模有樣,站起身,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合作協議已經定好,陳英返回墜落墳場繼續練級,而北京大掌櫃則開始忙碌創辦第一次的報紙。這報紙北京大掌櫃已經籌劃了很久,隻等合作夥伴,現在也並不是倉促辦事,隻要有了準備,那一切就都好說了。

而陳英現在的工作就是練級,方纔與柳風拂葉進行過一次pk,陳英心中又來了許多靈感,在墜落墳場一路呆到晚上將近十二點,陳英方纔下線。

聽到陳英下線的動靜,陶昕立刻歡快的跑了進來。

“呆子,我也贏了,表現很好呢,我厲害吧?”老早就想著要把這個好訊息帶給陳英,陶昕自然歡快異常。

“昕兒真棒,來,親一個。”今天的一切都是非常順利,陳英自然心情不錯。

啵。

響亮的親了陶昕的臉蛋兒一下,陳英滿足的微笑了起來。

忽而,彷彿想起了什麼,陶昕趕忙出聲,“呆子,華豐的王鵬少董來了,已經等了你很久了。”

“王鵬?”聽過陶昕的話,陳英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