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隻覺得光影一閃,陳英立刻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的迷宮之中,這迷宮大概三米寬,迷宮的道路全部都帶著一定的彎曲角度,其中昏暗異常,顯得極為詭異。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方纔已經聽清楚了,這迷宮之中陷阱重重,怕是稍一不慎就會死亡,陳英對走迷宮之類的東西根本不擅長,貿然衝到迷宮中心位置一定很不安全,現在對於陳英來說,最好的出線方式就是殺死足夠多的對手。

想到這裡,陳英立刻蹲下了身體,將自己的身形隱秘在一片燈光照不到的黑暗區域。

在這個地方,守株待兔,先殺一批經過這裡的玩家,有了一定的得分基礎,等到其他的玩家都向前一段時間之後在走。

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思路,陳英靜靜的潛伏下來,忽而,一個法師玩家從通道後方走過,貼著牆壁,想要向前。

已經鎖定了那法師玩家,陳英深深呼吸一聲,做好了準備。距離進入三米,陳英一蹬身後的牆壁,猛然從陰影之中暴起!

“重刺!”大吼一聲,陳英直接撲了過去,一道重刺發出,正中脖頸,頓時將那根本冇有反映過來的法師玩家秒殺。

殺死了一個人,陳英立刻退回了那陰影之中。而那個可憐的法師到現在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人物死亡就代表著被淘汰,白光滑過,那玩家的屍體消失在了迷宮之中。

二十分鐘過去了,依靠這樣的辦法,陳英已經殺死了十九名參賽者,現在已經基本可以保證自己的殺敵分數排在前列了。由於這裡是迷宮的外部,陳英這裡走過的玩家越來越少,是時候要前進了。

想到這裡,陳英站起了身,開始緩步向著前方走去。

雖然對迷宮陷阱之類的東西不擅長,但是陳英的身體感覺卻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敏銳,尤其是在遊戲之中開啟了第二天賦凝汽要訣之後,陳英的身體感覺更是敏銳,隻要慢慢前行,應該還是不怕陷阱的。

向前了走五分鐘,又殺死了三個玩家,陳英的殺敵數已經達到了二十二人,在整個這一組玩家之中排名第六,如果後麵不出大的錯誤,這複賽陳英應該也可以通過了。

轉過一個玩家,突然,前方出現了一個守護戰士的身影。

獵物來了!看到這守護戰士,陳英立刻半蹲了下來,準備出手。

忽而,一陣疑惑浮上心頭,陳英發覺那盾戰也是半蹲的,難道前麵還有玩家?這盾戰也正在潛伏?

不對,盾戰的攻擊力極低,又冇有衝鋒,偷襲殺人並不是盾戰的強項,想要出線恐怕隻能走到迷宮最後,既然是這樣,那這盾戰蹲在這裡乾啥呢?

心中泛起一絲疑惑,陳英緩緩的靠了過去,想要看個究竟。

呼!

猛然,前方劃過了一道箭矢,頓時將那盾戰的生命值打掉了五分之一。到了這個時候陳英方纔發覺這盾戰的身體正在輕微的顫抖,顯然極為痛苦。

“嘿嘿嘿嘿,想偷襲我?看哥的蛋疼眼神不折磨死你,我射,我射射射。”前方的通道之中,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聽到這聲音,陳英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一絲憤怒!

這人,赫然就是那個蛋疼帝,飛哥帶路!

到了現在陳英方纔明白那盾戰為什麼會蹲在地上發抖,原來是被這飛哥帶路的天賦技能蛋疼眼神攻擊,疼的隻能蹲下了。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想起自己前幾次的遭遇,陳英胸中的怒火升騰而起。前幾次這飛哥帶路都是有草泥馬家族的人在旁邊,自己也不好殺他,可是現在不一樣,這傢夥終於落單了,而且自己還在暗處,可以偷襲。

“今天咱就把新帳老賬一起算一算!”潛伏下來,陳英狠狠的出聲。

那飛哥帶路極為無恥,利用蛋疼眼神讓對手疼的動不了,然後抽空用箭矢攻擊,消耗對手的生命值。那盾戰的防禦極為恐怖,血量也高,才堅持到現在還冇有被飛哥帶路殺掉,可是很明顯,那盾戰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眼見那盾戰支援不住,陳英立刻釋放了狂暴決。經過上一次對戰的經驗,陳英知道,這狂暴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消蛋疼眼神。

釋放了狂暴決,陳英立刻衝了出來。

“衝鋒!”

怒吼一聲,陳英整個人立刻化為一道紅光衝擊過去,心中知曉,這飛哥帶路是陷阱弓,血量和防禦都很低,知道自己可以用衝鋒製住他,那一秒的減速時間裡殺死他簡直跟玩一樣。

麵對陳英衝擊過來的紅色光影,那飛哥帶路竟然絲毫不怕,反而嘿嘿的笑了起來,搞的陳英頓感脊背發涼。

轟!

就當陳英的身體即將撞上飛哥帶路的時候,一陣爆響卻突然傳來,原來,那飛哥帶路早已經在自己的麵前設下了一個寒冰陷阱,而陳英正是踩到了這陷阱裡麵。

“嘿嘿嘿,還想殺我?在練幾年吧。”看到陳英踩中陷阱,那飛哥帶路頓時奸笑出聲,知道自己短時間內殺不死陳英,飛哥帶路很聰明的對著陳英的腦門射出一箭,轉而開啟了神足跑遠,拉開一段兒距離之後,飛哥帶路的眼中開始泛起一陣綠光,直直看向陳英。

“誒!”

又是那種感覺,被飛哥帶路的蛋疼眼神一看,陳英立刻感覺到身體一緊,雖然寒冰陷阱的威力已經消退,但是那種蛋疼的感覺卻讓陳英整個人都疼的彎下了腰。

嗖!

一道箭矢發來,正是飛哥帶路射出的,雖然隻打掉了陳英三百多點傷害,可是滴水穿石,這麼下去絕對不是辦法。最危險的是方纔那個被飛哥帶路折磨的盾戰已經藉著這個機會站了起來,想要偷襲陳英。畢竟現在是比武大會的複賽,這裡麵是冇有什麼情誼可言的,一切都是為了出線。

腹背受敵,陳英立刻強迫著自己站了起來,藉著狂暴決對蛋疼眼神稍稍有抵消作用,陳英快速的往回跑,閃身躲進了一片陰影之中。逃跑的時候陳英的餘光漂到了一個快速小巧的影子,竟然是飛哥帶路的那個寵物蜂鳥。

怪不得飛哥帶路可以提前知道自己的行蹤,原來都是這蜂鳥在前後探查。

這樣說來的話,這飛哥帶路早就可以掌握這通道的前後情況,想要殺他幾乎是難於登天。

無奈的搖了搖頭,陳英心中無限憋屈,現在已經六十四級,裝備也強悍,冇想到竟然連飛哥帶路都對付不了。

一瞬間陳英有些擔憂起來,如果在比武大會的後期單獨對戰之中遇見這個飛哥帶路,自己該怎麼辦?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