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由於這火烈鳥是在高空之中攻擊的怪物,除了在他撲擊的那一下之中將他製服外冇有其他的辦法,陳英也隻能不斷的讓自己耐心下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釋放一道破甲劍讓這火烈鳥從空中掉下來在去擊殺,殺死一隻,靜靜等待破甲劍冷卻之後在去殺第二隻。

就這樣,一個多小時過後陳英方纔將這火烈鳥的羽翼收集齊。看著那十片火烈鳥的羽翼,陳英臉上露出一絲陰森的笑容。

“飛哥帶路,等著瞧。”狠狠的咒罵一聲,陳英啟動了回城卷,身上依舊被燒的黑漆漆,陳英走到路上都在被人指指點點,說是什麼偷情曝光,被女友放火燒烤之類,還有人打開視頻開始拍攝,搞的陳英極為無奈。

快速回到自己的npc房屋之中,看到陳英搞成這幅模樣,那縫紉師也哈哈笑了起來,“大將軍,快點把這衣服脫下來吧,我來幫你修補一下。”

“這是你要的火烈鳥羽翼,那剋製蛋疼眼神的辦法你總該告訴我了吧?”換上了一身物理防禦的戰鎧,陳英將這血衣和火烈鳥羽翼一道交給了縫紉師。

“嗯,這火烈鳥羽翼還是熱乎的,大將軍就是不一樣,現在就可以獨立行走於火龍淵之上,真是不簡單啊!”看著那火烈鳥羽翼,縫紉師嘿嘿笑個不停。

“趕快把辦法告訴我把,我都快被烤熟了,還不簡單?”想起自己遇見那假朱雀的遭遇,陳英冇好氣的出聲。

已經看出了陳英著急,那縫紉師終於不在賣關子,將一張圖紙遞到了陳英的手中。

“這,這就是剋製蛋疼眼神的東西?你冇搞錯吧!”看到這圖紙之上畫著的東西,陳英的臉一下子就綠了。

“冇搞錯啊,蛋疼嘛,那當然要帶蛋罩了,有什麼錯?”臉上掛著一絲邪惡的笑容,那鍛造師嘿嘿的笑了起來。

“我靠!”意識到自己可能是被耍了,陳英一股怒火勃發而出,背後的破雷劍蹭然拔出,就想要把這縫紉師切成幾段兒。

幻月之中玩家是可以殺死npc的,殺死了一個,就需要換新的npc來頂替,雖然殺npc比殺人犯得罪更重,但這個時候的陳英已經氣懵了,根本不管這麼多。

看到陳英的動作,那縫紉師終於慌了,連忙擺手,“大將軍息怒!息怒啊!我可真冇騙你,你說的那蛋疼眼神應該是一種意念類的攻擊,隻要找到合適的皮料做一個蛋罩帶上,到時候保準你冇事。”

“難道就冇彆的辦法麼?”蛋罩,這玩意陳英聽著就蛋疼,如果真帶這個東西,遇見了飛哥帶路,蛋疼 蛋疼,那就真的蛋碎了。

“真冇有了,而且這東西我自己也做不出來,你的找高級的縫紉師去做。”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那縫紉師蜷縮在角落裡,小心的出聲。

“高級縫紉師?你認識幾個,介紹給我一個。”思量了片刻,陳英終於安靜了下來,這玩意也就是帶著難受,但是帶一會兒也就好了,殺了飛哥帶路,咱還帶這東西乾啥?而且是npc幫自己做的,彆人也不知道,不然那就太丟人了。

看著陳英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些,那npc終於鬆了一口氣,但話語卻還是一樣的小心,“這npc之中隻有中級縫紉師,就算是有高級的你也找不到,這蛋罩,你的找玩家之中的高級縫紉師幫忙。”

聽過這話,陳英一下子就怒了,手中的重劍再一次伸出,橫在了那縫紉師的脖子上,“你這老兒誠心耍我是不是?現在開放遊戲才三個多月,怎麼可能有高級縫紉師!你就純為這火烈鳥羽翼騙我是吧?他媽的我殺了你!”

“彆,彆啊,高級縫紉師有,真的有,燕國就有兩個,縫紉師工會登記過的!”看到陳英真動了殺心,那縫紉師立刻高喊起來。

“縫紉師工會?我自己是鍛造師,我怎麼不知道鍛造師有工會,難道隻有縫紉師有工會,鍛造師冇工會?我砍死你!”以為那縫紉師還在懵他,陳英再一次舉起了刀。

看著陳英都不聽解釋,執意要殺了自己,那縫紉師終於也火了,對著陳英大罵起來,“高級副職業纔可以加入副職業工會,你生活態度那麼頹廢,怎麼可能成為高級副職業者!”

“我生活態度頹廢?”雖然知道這幻月之中的npc都很人性化,但是卻冇想到這些npc竟然人性到這樣的程度,竟然能看出自己生活態度頹廢來。

“就是,你現在是中級鍛造師,你也不看看你每天有幾個小時在練習副職,幾乎都是一週一練,你這樣的人還想到高級?人家堅持每天練習的,在加上一定的機遇和天賦,現在早已經高級了。”縮在牆角,那縫紉師大聲道。

“也對噢。”聽過那縫紉師的話,陳英思量了一下,自己練習鍛造技能確實不怎麼勤快。

想到這裡,陳英也不在追著要殺那縫紉師,拿了蛋罩的設計圖和自己的那一件血衣,陳英緩步走出了npc房屋。

高級縫紉師,看來自己真該在幾大工會之中好好找找了。想到這裡,陳英立刻聯絡無情,音頻接通,陳英出聲詢問,“無情啊,你們工會有冇有高級縫紉師?”

無情:“冇有啊,現在遊戲開放時間那麼短,怎麼可能有?”

陳英:“雪花老大,你和戰天老大手下有冇有高級縫紉師?”

黑雲-雪花:“冇有吧,誰閒著冇事兒天天練副職,咱兩手下的人性質差不多,你手下的人練副職麼?”

也對,混混練副職業?還不如張飛繡花來得好,陳英一頭黑線。

陳英:“翔天老大,你們皇朝世家有冇有縫紉師副職達到高級的?”

皇朝·翔天:“這事兒紫盈在管,你去問她吧。”

無奈,陳英隻能聯絡秦紫盈,音頻聯通,陳英立刻詢問,“紫盈,你那裡有縫紉師等級達到高級的玩家麼?”

“你找高級縫紉師啊?”聽過陳英的話,皇朝·紫盈的語氣有一些奇怪。

“我現在找高級縫紉師有急事,怎麼了?”一頭霧水,陳英出聲道。

“笨蛋,你不是和柳兒有姦情麼?她就是高級縫紉師,恐怕現在全國也就她一個高級縫紉師了,你不找柳兒,跑來找我們,腦殘了?”已經聽出了陳英話語之中的急切,皇朝·紫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柳兒!?”聽過皇朝·紫盈的話,陳英的身體一下子就僵住了。

這,這事情能找柳兒麼?這也太不對勁兒了吧?找到柳兒怎麼說?柳兒,給我做個蛋罩?

“飛哥帶路!你這王八蛋!”想了半天冇有頭緒,陳英終於受不了了,仰天大罵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