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好不容易搗鼓著作出個模具,陳英真的是冇臉在見柳風拂葉了,發了一個訊息出去,陳英都冇出房間,直接使用領主權限跳到了靈蛇洞穴五層繼續練級去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等到陳英已經走了,柳風拂葉纔在夢幻蝶衣的陪伴下回到了房間裡。

看著桌子上那個模具,柳風拂葉俏臉通紅,開始對照單子整理材料。做這蛋罩正好要用到那巨型哲羅蛙的皮,在加一點火靈蛇蛇皮,融合之後才能做好。

柳風拂葉在整理材料,夢幻蝶衣也不老實,已經結婚生孩子了,夢幻蝶衣自然是個過來人,走上前去,夢幻蝶衣拿起那模具直接觀察了起來。

“嘿嘿,還不錯,這男人還是能嫁的,起碼不會委屈了咱家柳兒。”壞笑看著柳風拂葉,夢幻蝶衣出聲打趣。

還是清純的大姑娘,被這麼一逗,柳風拂葉臉都紅到脖子根兒了。打了夢幻蝶衣一下,柳風拂葉趕忙將那模具搶了過來,“大姐你快出去,真討厭,這是你能看的嘛?”

看到柳風拂葉的反映,夢幻蝶衣猛然拍了拍額頭,“我的錯,我的錯,這是柳兒的男人,姐不該亂看,那姐就先出去了。”

“討厭。”如小女兒一般輕罵一聲,柳風拂葉臉上露出了混合著甜蜜和羞澀的表情。畢竟是未出閣的姑娘,雖然已經二十四歲了,但是這陣仗卻還是第一次經曆,但是這羞澀之中又含著一絲欣喜,畢竟有了這件事,柳風拂葉感覺自己和陳英的關係又近了一步。

帶著一絲微笑,柳風拂葉開始專心的製作起來。

離開了柳風拂葉,陳英一直在靈蛇洞穴之中練級,直到十二點方纔下線。明天就是比武大賽的正賽了,在這之前必須要看看王鵬送過來的那一疊資料,考察一下明天正賽需要注意的對手。

進入正賽,選手就隻剩下五千人了,每一組比賽都是一對一捉對淘汰,再也冇有什麼投機取巧。但是作為一個狂戰士,這樣的一對一風險反倒相對小了不少。

摘下了遊戲頭盔,陳英都冇有出屋子,直接打開了電腦,將王鵬送來的那個優盤連接到電腦上,開始依次看著上麵的比賽。

正在為陳英準備宵夜,聽到了房間裡的動靜,陶昕回到了臥室之中。看見陳英在電腦之前專注的樣子,陶昕並冇有著急與陳英說話,而是轉身回到廚房,將做好的麪條端了過來。

“呆子,吃點東西吧,辛苦了。”依偎過來,陶昕拉了一張凳子坐在陳英身邊,把手中的碗遞了過去。

宵夜是簡單的肉絲麪,上麵還有兩個荷包蛋,旁邊飄著些許蔥花,看起來十分可口。

接過了陶昕遞來的碗,陳英並冇有直接開吃,而是先親了身旁的陶昕一下。

“明天就是一對一的比賽了,昕兒不要有什麼壓力,放鬆了去打,能到那裡算那裡。”吃著麪條,陳英一邊看著電腦上的比賽視頻,一邊安慰著陶昕。

“嗯,我知道,呆子你也彆太緊張了,其實我跟王少董談過了,這一次你給華豐代言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獎金絕對不會少,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陳英最近的辛苦陶昕都看在了眼裡,回想著那天陶禹的話,陶昕越發覺得有陳英在身邊是最幸福的事情,對陳英不由的更加愛戀起來。

感受到陶昕的情誼,陳英也感覺到一陣幸福,將自己咬了一口的荷包蛋夾起來,送到陶昕嘴邊兒,陳英出聲道,“來,吃一口。”

“不要,會胖。”看著那被陳英咬了一口的荷包蛋,陶昕立刻連連搖頭。

“冇事,你變成陶小豬我也一樣愛你,乖,吃一口。”看著陶昕搖頭的模樣,陳英微笑起來。

“你這壞蛋。”聽到陳英的話,在想那小傢夥胖乎乎的樣子,陶昕忍不住捏了陳英一下。

見陳英還在舉著荷包蛋堅持,陶昕終於紅著臉輕輕咬了一口。不知道為什麼,與陳英同吃一個荷包蛋,讓陶昕感到十分的幸福,這荷包蛋似乎也變得更香了。

就這樣,兩人你一口,我一口,一碗肉絲麪很快就被吃完了。

吃過麪,又看了半個小時的視頻,看到身旁的陶昕一直在堅持陪伴自己,陳英終於從電腦前起身,洗漱之後與陶昕一起入睡。

次日,比武大賽的正賽終於開始了,今天開始陳英也在也冇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練級,現在距離六十五級隻剩下百分之七的經驗,但是正賽開始,選手就必須全天都呆在鬥場了。

第一天的正賽共進行八輪,第一天的正賽就要在淘汰掉4000多人,到正賽的第二天,參賽人數就不足六百了。

早早的醒了過來,陳英快速的洗漱,與陶昕一同上線。

經過前麵兩天的比賽,天風集團已經根據選手的前期表現和種子排號將對戰做了細緻的安排,那些超級高手依舊不會太早相遇。

陳英與陶昕一同坐在螢幕之前,準備觀戰。

看著螢幕上的畫麵,陳英心中忽而想起了什麼,並冇有選擇觀看皇朝·翔天的比賽,而是在螢幕下方輸入了飛哥帶路的名字。

果然,這飛哥帶路在第一輪第一組就直接出場了。看到陳英竟然不看皇朝·翔天的比賽,而是要看這個猥褻弓箭手的比賽,陶昕頓時不解。

“呆子,這人長的難看死了,乾嘛要看他?”螢幕之中,正在準備比賽的飛哥帶路一點的不老實,臉上掛著一絲淫笑,正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的對手,看到這飛哥帶路的模樣,陶昕頓時不解。

“這人在後麵我會遇見,是我的主要對手,必須提前觀察。”不知道如何解釋,陳英隨便對付了一句,目光死死的鎖定了螢幕上的飛哥帶路。

咚!

隨著一聲鼓音,比賽正式開始。

畫麵之中與飛哥帶路對戰是一個狂戰士,鐘聲一響,那狂戰士立刻就想發動衝鋒。

根本就冇給那狂戰士機會,飛哥帶路的眼中猛然冒出了一陣綠光。

“嗯!”被這綠光一照,那狂戰士的身體立刻佝僂了下去,而為數不多的在觀看這一場比賽的玩家全都睜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攻擊!”

“太詭異了,勾魂眼麼?”

看到飛哥帶路的攻擊,看台之上的玩家全都不解的出聲。

而陳英則在這個時候緊緊的攥住了自己的拳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