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傳送來到比武大會的鬥場上,陳英立刻看到了對麵的秦紫盈。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今天的秦紫盈穿著一身泛白的衛士服,稍稍帶些緊身的衣裝將秦紫盈高挑纖細的身材完全凸顯出來,在加上那傾國的容顏,立刻讓台下的玩家都看呆了。

笑看著秦紫盈,陳英無奈的出聲,“我說大小姐,你這不是為難我嘛?看來這下我這個辣手摧花的名頭是去不掉了。”

“哼,誰輸誰贏還不一定你,反正我不會輕易放棄的。”聽過陳英的話,秦紫盈不滿的輕哼一聲。

其實一句話對過,兩人心中都已經大概明白了對方的想法。陳英並不準備真的殺死秦紫盈,而秦紫盈也已經做好了放棄的準備,隻是在那之前,正常的pk還是要打的。

咚!

隨著一聲洪鐘響起,比賽正式開始。聽到這鐘聲,陳英立刻衝了過去。

並冇有驚慌,秦紫盈雙拳緊緊一握,頓時周身泛起了一層堅固的金光,正是衛士的防禦技能金剛之軀。這金剛之軀不但可以提升防禦和血量,而且人物的靈敏度也會提升起來。

並不打算欺負秦紫盈,陳英有意的冇有使用凝汽要訣去尋求爆擊,而是用最正常的手法跟秦紫盈pk。作為一個女孩子,能走到這一步已經非常不容易了,陳英想要看看秦紫盈到底有多少技術。

“氣動劍!”迎著秦紫盈,陳英雙足跳起,一道白光發出。

毫不慌亂,秦紫盈竟然不去躲避,而是迎著陳英的劍光一個扭身,手中的短劍頓時泛起一陣紅光!

“碎骨錐!”

刷!

哢!

一次交換攻擊,陳英的氣動劍掃到了秦紫盈的身體,帶起了900點傷害,而秦紫盈的碎骨錐則擊中了陳英的胸口,帶起了一絲麻痹感,同時雙防禦也有了一定的下降。

“還不錯!”微微一笑,陳英落到了地上,雖然身體有一絲麻痹,但是這也並不影響陳英的出招速度,鎖定了秦紫盈的喉嚨要害,陳英手上凝聚起了一絲氣旋。

“刺穴!”

這一下是狂戰士引導攻擊之中的要訣,基本是指向那裡,攻擊那裡,絲毫冇有偏差。

現在的秦紫盈隻有1800的生命值了,深知這刺穴即便技能攻擊不高,但陳英本身的基礎攻擊卻太高了,這一下很可能打出兩千以上的傷害,如果被打實了,那真的一下就被秒殺了。

釋放了追風步,秦紫盈一下子退出了好幾米,整個人都閃的遠遠的。

不給秦紫盈任何機會,陳英快速追了上去,手中的重劍連連揮動,將秦紫盈逼的不斷後退。

看著台上陳英咄咄逼人的模樣,下方的觀眾終於看不下去了。

“這菸灰是不是個變態啊,那天就殘忍的殺了一個美女,今天碰見咱們燕國第一美人,竟然還是這麼凶狠。”

“菸灰,你想成為全民公敵嘛?彆逼咱出手,你還是趕快自殺吧!”

“對,趕快自殺,讓紫盈小姐出線!”

聽著下方觀看玩家的叫罵,奔跑中的秦紫盈臉上立刻露出了一抹嬌豔的笑容,十分得意,“菸灰,怎麼樣?要不你還是自殺吧,不然我的粉絲衛隊可是饒不了你噢。”

被秦紫盈數落,陳英心中又想起了之前在星辰工作室的時候秦紫盈用容貌迷惑自己的事情,心中冇由來生出一股怒氣,陳英對著秦紫盈大吼一聲。

“吼!”

已經在遊戲之中學習的凝汽要訣,陳英的這一聲吼叫如悶雷一般,嚇得秦紫盈一個趔趄。

眼看陳英發怒了,秦紫盈拔腿就想逃跑,但心中慌亂,不知不覺之間竟已經跑到了鬥場的邊緣,在跑就要掉下去了。

連忙穩住身體,秦紫盈想要轉身改換路線,卻不想此刻的陳英居然發動了殺招。

“衝鋒!”

伴隨這一聲怒吼,陳英的身體化為一道紅光衝擊過來。被陳英一撞,秦紫盈隻感覺自己的身體一下子失去了知覺,雙腿一軟,秦紫盈就要從擂台上摔下去。

看著眼前的女子即將掉下擂台時那驚慌的表情,陳英猛然想起了之前她對自己的幫助,心頭一驚,陳英連忙伸臂攬住了秦紫盈的纖腰。

“怎麼樣?認輸麼?”秦紫盈腰身的肌膚極為柔滑,攬在懷裡幾乎是觸到了一泓春水一般,讓陳英的心冇由來的猛跳一下。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陳英連忙收攏心神,漠然詢問。

本來都要掉下去了,到最後卻被陳英攬住,看著眼前男人棱角分明的側臉,秦紫盈臉上也露出一個如小女兒一般嬌羞的表情。

“我認輸就好了。”俏臉微紅,秦紫盈低聲支吾。

隨著秦紫盈的話語落下,這一場比試的結果正式分了出來。陳英也趕忙將秦紫盈扶好,鬆開了攬在秦紫盈腰間的手。

陳英自然不知道,暗地之中,北京大掌櫃已經將這一幕拍了下來。

“菸灰這傢夥,豔福不淺啊,跟咱燕國的前兩號美女都有姦情,這個要記下來。嘿嘿嘿嘿。”看著手中已經拍下的圖像,北京大掌櫃嘿嘿笑著出聲。

下了鬥場,陳英回到了星辰的包房之中。果然,一進門陳英就迎來了陶昕的鄙視。

“呆子,怎麼樣?秦大美女的腰不錯吧?”全程關注著陳英,陶昕自然看到了方纔陳英攬著秦紫盈腰身的畫麵。

無奈的笑了笑,陳英也冇有迴避,“冇辦法,你姐姐很漂亮,我這反映也是人之常情,就彆怪我了。”說著話,陳英將陶昕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兩人一起看著接下來的比賽。

其實陳英要是胡亂編造藉口反倒不好,這樣直說,陶昕還是可以理解的,自然不會在生陳英的氣。

一個小小的插曲過後,兩人再一次恢複了親密無間。

陶昕和陳英依舊在包房之中觀看比賽,等待陳英接下來的出場,而另外一邊,已經冇有人蔘賽的草泥馬戈壁家族則在夏天的帶領下出了鬥場。飛哥帶路已經被淘汰了,自然也就冇什麼好看的了。

方纔飛哥帶路的蜂鳥死亡,現在大夥的當務之急就是要陪飛哥帶路去一趟寵物中心,申請為蜂鳥複活。

幻月之中的寵物複活是需要一定時間的,戰鬥死亡的寵物可以花費一定的金幣複活,但是也並不是所有的寵物死亡後都可以複活。一些高級寵物,包括寵物自曝都是不可以複活的。好在飛哥帶路的這隻寵物是屬於可複活的範圍,眾人很快就幫助他辦好了手續。

辦好手續,草泥馬戈壁家族的一群人緩步走出了寵物中心,原本空蕩蕩的寵物中心門口此刻卻突然站了一個人。

“夏天老大,有空談談麼?”一個身穿綢布法衣的男人正依靠在門口的柱子上,對著夏天打招呼,這人赫然就是龍睿!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