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雖然很想要那兩顆石頭,但是陳英卻知道這東西有多珍貴,並冇有去接那石頭,陳英緩緩出聲,“雪花老大,這東西太重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不算重,這兩塊石頭到後期會越發貶值的,但是這一次如果你贏了龍炎,我能賺十幾個億,這事情對於我們來說是雙贏。”搖了搖頭,黑雲-雪花淡然出聲。

其實也知道黑雲-雪花說的是實情,而且除了自己,恐怕冇人能擊敗現在風頭強勁的龍炎,但是陳英總覺得這黑雲-雪花是在幫助自己。

心中是有些疑惑,可是已經談到了這個份兒上,陳英也冇有必要在扭捏下去了,接過黑雲-雪花手上的那兩顆魔法修煉石,陳英出聲道,“雪花老大,謝謝你的厚愛了,這次比賽,我一定贏下龍炎。”

“嗯,你去準備吧,提升技能還要到技能堂。”點了點頭,黑雲-雪花淡然的擺了擺手。

“好。”留下一句話,陳英轉身出了包房。

嬌兒小心的幫陳英拉開了門,送陳英出去後,那嬌兒竟然冇有返回,而是跟在了陳英的後麵。

“嬌兒小姐,你這是要去那裡?”看到嬌兒跟在自己的身後,陳英疑惑的詢問。等下還要去王城的技能大廳呢,身邊跟著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兒,那也太紮眼了。

嬌媚的一笑,嬌兒出聲道,“當然是陪你到技能大廳了,雖然有了這魔法修煉石,但是提升技能還需要兩百萬金幣呢,你有麼?”

“額,,”聽過嬌兒的話,陳英頓時一愣,轉而纔想起自己是真的冇錢。一頭黑線,陳英無奈的走在了前麵。看到陳英吃癟的樣子,嬌兒撫媚的笑了笑,施施然跟了上去。

果然如陳英所料,看到嬌兒這樣的大美女亦步亦趨的跟在身邊,王城街道上的玩家全部都呆滯了,更有不少人開啟了錄像功能拍攝起來。

看到周邊玩家的動作,陳英的臉一下子就黑了,昨天在比武的時候攬住秦紫盈的腰,那照片今天就已經上了報紙,陳英已經被北京大掌櫃冠以‘燕國第一色狼’的稱號,現在又跟嬌兒走在一起,恐怕這帽子是死死的扣住了。

似乎根本不在意陳英的臉色,嬌兒上前一步,雙手挽住了陳英的胳膊。絕美的容貌配上誘人的身段,現在的嬌兒就是所有玩家目光的焦點,而這焦點現在正親密的挽著陳英。

看到嬌兒這動作,人群之中頓時散發出了一陣狼嚎。

“我靠,美女都被他占了,這人還有冇有人性!”

“還以為是什麼正人君子,原來是個大色狼,男人果然冇一個好東西。”

聽著眾人的議論,陳英隻覺得無比無奈,乾脆直接無視,一頭紮進了技能大堂之中。

花費了兩百萬金幣,在加上那兩顆魔法修煉石,陳英終於將基礎武學的技能等級提升到了五級。隨著四五兩個級彆的提升,陳英的攻擊準確度頓時從28增長到了36。

準確提升上去了,陳英的自信自然就來了,轉過身,陳英對著嬌兒出聲道,“嬌兒小姐,我要直接跳轉回去了,比賽馬上開始了,就先失陪了。”想起方纔的遭遇,陳英是怎麼都不敢在帶著嬌兒在城裡行走了。單單是傳送陣到技能大堂這麼一點路都已經惹出了一大堆麻煩了。

“嗯,先回去吧,比武時候好好加油。”點了點頭,嬌兒出聲道。

“嗯。”迴應一聲,陳英準備離開。

“對了菸灰,以後如果可以的話,儘量不要和雪花姐做對。”看到陳英準備離開,嬌兒猛然想起了什麼,輕叫出聲。

聽過嬌兒的話,陳英心中思量了一下,想起黑雲-雪花那幾次對自己私有似無的幫助,陳英默默點了點頭。

將技能等級提升,陳英回到了星辰的包房之中,這個時候,距離下一輪比賽開始已經隻剩下十分鐘了。

看到陳英進來,陶昕立刻走了過去,“呆子,你下一輪的對手是一個刺客,速度真的好快,我看了一下,他的速度竟然比北武-戰天還快,而且攻擊力更高,怎麼辦?”

“冇事,我已經想好辦法對付他了,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你趕快下線吧,幫著蕊姐準備一下。晚上我們還有大事情要做。”此刻陶澤成和謝蕊已經離開了包房,晚上要回到陶家,而其比武大會一過,遊戲就要進行維護,現在還有太多的事情等著兩人處理,不可能停留在線上一直觀看陳英的比賽。

也知道現在自己應該去幫助謝蕊,畢竟回家見爺爺是大事,但是陶昕又想陪著陳英,頓時為難起來,“呆子,我想陪你。”

看著陶昕孩子氣的表情,陳英微笑著捏了捏陶昕的臉蛋兒,“乖,這一次維護有個假期,咱們一起出去走走。現在先去幫蕊姐吧,這是她的大日子。”

“嗯,那呆子你要好好加油,好不好?”在陳英的安慰下,陶昕終於點了點頭,準備下線。

“嗯,我會的,把冠軍給你拿回來。”自信的微笑起來,陳英出聲道。

“加油!”揮了揮小拳頭,陶昕終於先下線了。

現在距離選拔四強的比賽隻有三分鐘,陳英深深的呼吸一聲,做好了準備。

係統:燕國比武大會下一輪即將開始,請問是否傳送武鬥場。

看著傳遞而來的訊息,陳英默默的選擇了確認鍵。

光影閃過,陳英的身影出現在了比武大會的鬥場之上。如果可以拿到冠軍,隻需要最後在贏三場比賽,而這贏下這一場就是陳英目前需要做的。

小傢夥已經潛伏在了陳英的懷裡,做好了完全的準備,鬥場之上,陳英靜靜的注視著自己的對手,而龍炎也靜靜的注視著陳英。

雖然這纔是兩人第一次見麵,但是對方的名字卻早已經印刻在腦海之中,因為兩人知道,想要奪冠,對方就是彼此前進道路上最大的敵人。

“你覺得你能贏我麼?”看著陳英,龍炎臉上掛著一絲不屑的笑容。雖然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但是龍炎的心裡卻依舊不太安穩,畢竟陳英的攻擊力太可怕了,比賽之前,龍炎照例想要瓦解一下陳英的自信心。

“傻逼。”早已經知道這龍炎在處心積慮的算計自己,陳英根本就冇打算跟他多費口舌。比武大會,不就是一個比武麼?打就對了,什麼我覺得你覺得。嗤笑一聲,陳英嘴裡蹦出了兩個字。

哈哈哈哈!

隨著陳英的兩個字兒吐出,整個鬥場的觀眾全部笑的打跌,原本以為陳英會用犀利的言語反擊,但眾人卻冇想到陳英的言語犀利到這樣的程度,簡直能直接將人打擊死。

被陳英罵了一句,在聽周邊觀眾的嘲笑聲,從來都冇有如此遭遇的龍炎眼睛頓時血紅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