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由於極限狂龍在一秒的時間內連續兩次使用技能攻擊,雖然第二次也打中了柳風拂葉,但是1。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36秒的慣性時間卻冇有辦法消除了,從減速之中恢複,柳風拂葉直接揮動手中的七星扇。

“混亂真言!”

碰!

一道紛亂的光芒當頭砸下,頓時將那極限狂龍的腳步砸的一亂。

“治療術!”快速的向後奔跑,柳風拂葉一邊吃藥,一邊給自己丟了一道治療術。

混亂真言的眩暈效果消除,柳風拂葉早已經跑的很遠了,而且經過補充,現在柳風拂葉的生命值也已經回覆到了2400點,已經有一拚的實力了。

深知等在原地不是辦法,極限狂龍立刻舉起武器朝著柳風拂葉衝去。

“地突刺!”

迎著衝來的極限狂龍,柳風拂葉一道地突刺直接丟出,配合著強化詛咒彪悍的削弱效果,一下子就打掉了極限狂龍1300點生命值。

雖然在極力的加血,但是極限狂龍補充生命值的速度根本比不上柳風拂葉攻擊消耗的速度。衝到柳風拂葉身邊,極限狂龍的生命值已經不足1400點了。

知道自己就隻有這一個機會了,極限狂龍猛然撲出,手中的武器急速的攻擊過來。

“重刺!”

“-1982!”

“-1298!”

一擊對過,兩人都隻剩下了三百點左右的生命值,柳風拂葉情況稍好,有三百七十多,而那極限狂龍卻隻有不足兩百八了。

雖然生命值更少,但是極限狂龍卻大笑了起來,方纔他的那一下攻擊竟然是一個爆擊,在現在的情況下他可以說是勝券在握了。因為戰士可以不使用技能直接攻擊,而仙想要殺人卻必須要使用技能。

不使用技能,就冇必要考慮那1。36秒的技能時間,攻擊發出的速度自然就要快不少,在這樣近距離的情況下,極限狂龍認為自己已經贏定了。

“你輸了!”手中的長刀橫向掃過柳風拂葉的腰部,極限狂龍大吼一聲,那聲音之中充滿的興奮!

鬥場之中,幾乎所有的玩家都在為柳風拂葉揪心,畢竟這樣一位仙子般的女孩,誰都希望她不要輸,永遠不要輸,但是現在的情況卻真的對柳風拂葉極為不利。

不知不覺中,大部分觀眾的屁股都離開了座椅,半站著觀看起來。這個時候,隻有陳英臉上掛著輕鬆的笑容。因為陳英知道,柳風拂葉贏定了。

長刀之前,柳風拂葉的身影忽而消失,接下來,整個鬥場的畫麵都凝滯了下來,觀眾們再一次看到了一個令她們一生難忘的經典動作。

單手撐地,柳風拂葉讓自己的身體保持在離地四十五公分的高度橫向飄轉起來,手中的七星扇卻快速的劃動而出,帶起一陣白光!

刷!

這一道白光由下而上,直直穿透了極限狂龍身體的中心線,打出了三百二十點的傷害!

一舉擊殺!

鬥場之中,畫麵由於絕殺的出現而變得緩慢,鬥場的每一個觀眾都清晰的看到了柳風拂葉單手托著地,如優雅的天鵝一般將七星扇高高揚起的畫麵。

比賽結束,柳風拂葉淡雅但驕傲的站立著,雖然身體有些疲憊,但是柳風拂葉的脊背卻挺得很直,那種感覺美的能令人窒息。而柳風拂葉的腳邊則倒著一臉不可置信的極限狂龍!

“贏了!柳風贏了!”

“噢!!!”

伴隨著柳風拂葉的勝利,鬥場之中爆發出了一陣陣震天的歡呼聲,超過了比武大會開賽到現在的任何一次,甚至超過了比武大會開場時的歡呼。

站在鬥場之中,柳風拂葉收起了自己的七星扇,溫婉的向著觀眾們微微躬身道謝。

臉上掛著一抹溫柔的笑容,陳英轉過了身,轉杯返回自己的包房。

方纔轉過身,陳英立刻迎上了一個麵色冷峻的男人,竟然是那個方纔令自己頭疼的藍色海洋!

“你是小涵的男朋友?”冷漠的看著陳英,藍色海洋出聲道。

隻是稍稍愣了一下,陳英立刻就明白過來,這藍色海洋口中說的小涵是誰。

“不是。”不想在這樣性質的事情上多費口舌,陳英隻留下了兩個字,轉而向前走去,將藍色海洋晾在了那裡。

看著陳英離去的背影,藍色海洋眼中冒出了一絲憤怒的火光。方纔柳風拂葉的情況他也看在眼裡,藍色海洋也不想柳風拂葉被自己擾亂心情之後輸掉比賽,但是他又無能為力。因為柳風拂葉聽到他的喊話之後隻怕更加憤怒,原本以為柳風拂葉要輸掉了,卻不想在這個時候陳英卻站了出來。

陳英喊出那一聲柳兒之後柳風拂葉神情和狀態的變化藍色海洋清晰的看在了眼裡,一瞬間,藍色海洋就知道了,這菸灰就是柳風拂葉心中認定的那個人。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不輸給自己的男人,從氣度上就可以看出。但是,他下一場的對手就是自己。

“一定要擊敗你,在小涵的麵前,我要讓小涵知道,我永遠都是最優秀的。”看著陳英的背影,藍色海洋口中默默而念。

鬥場之中,下半區的第二場比賽已經開始了,而這個時候的陳英也已經回到了貴賓區的包房之中。

碰,碰!

剛纔那個藍色海洋看起來明顯與柳兒有著一些關係,但是陳英卻不太明白他們之前之前到底有什麼事情。柳兒方纔的失態是因為藍色額海洋麼?方纔坐下,陳英正找不到頭緒的時候,敲門的聲音卻傳了過來。

這個時候誰回來找自己?心中疑惑,陳英起身開門。

“柳兒?”看到門口的人,陳英微微愣了一下。

站在陳英門口的人正是柳風拂葉,此刻的柳風拂葉俏臉有一些紅暈,神色中略帶羞嗔,極為動人。回想著方纔陳英急急從包房中跑到普通區提醒她的事情,柳風拂葉隻覺得自己幸福極了,在陳英麵前不自覺的露出了小女兒的姿態。

“不請我進去麼?”微笑看著陳英,柳風拂葉柔柔的出聲。

“不好意思,快進來吧。”不得不說,這個模樣的柳風拂葉真的極為動人,陳英也有一些呆滯,甚至忘了請柳風拂葉進房間。

連忙將柳風拂葉讓了進來,兩人坐定,陳英出聲道,“柳兒,找我有什麼事情?”

衝著陳英溫柔的笑了一下,柳風拂葉挽了挽自己的頭髮,將自己頭上那個深藍顏色的帽子取了下來,“下一場比賽這個帽子你來用,我希望你可以贏。”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