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進入了屋子,其中的粉紅色調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伴隨著點點的少女體香,令人心曠神怡,但這個時候的陳英卻冇有功夫理會這些,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床上趴伏著的那個嬌小身影。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是陶昕,此刻的陶昕背上搭了一個薄薄的被子,穿著簡單的吊袋小背心,臻首埋在雙臂之間,雪白柔滑的雙肩不停的顫動,絲絲的飲泣之聲傳來,讓陳英覺得一陣心疼。

走過去,陳英默默的坐在了床邊,緩緩伸手,撫上了陶昕顫抖著的肩膀。

“昕兒,彆哭。”不知為何,看到陶昕哭泣,陳英的胸口就好像有一股憤怒火焰迫不及待的要冒出來一般,努力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陳英安慰道。

感受到肩膀上溫暖的手,在聽到陳英溫柔的聲音,陶昕的身體微微一震,極快的,陶昕轉過了身體,一下子撲到了陳英懷裡。

“呆子,你給我的技能書冇有了,我好難過。”伏在陳英懷裡,陶昕哭的更厲害了。

“技能書?是不小心掉了麼?沒關係的,我們在打一本就是了。”雖然那火環技能比較珍貴,但讓陶昕為這個哭也絕對犯不上啊,陳英一時間有些懵。

“不是的,那書是你給我的,我隻想自己用,可是爸爸卻要我把那本書給星辰·風神,說是會提升主力戰隊的綜合實力,要我為工作室做一點犧牲。”說道這裡,陶昕更委屈了,小小的身子不停的輕顫著。

“什麼,你把技能書給了神者戰隊的人?”聽到這話,回想到方纔在樓道裡星辰·幻神看自己的那種得意的眼神,陳英終於明白了他眼神之中的含義。那明顯就是在說,你打了boss怎麼樣?技能書還不是一樣的乖乖交給我?

“我草,不行,我去找陶叔。”怒火上湧,陳英站了起來就像往出走。

“呆子,彆去,不要去。”看到陳英的動作,陶昕著急的跳下床來,拉住了陳英的手。

“呆子,爸爸說的對,要想工作室快速發展,神者戰隊的實力提升是最主要的,四十級之後就可以打建邦令,建立工會了,火環交給他們對於工作室的意義確實更大。”柔聲細語,現在反過來是陶昕在安慰陳英了。

轉過身,陳英看著身前眼睛有一些微腫,梨花帶雨的美麗女孩兒,心中浮上了一絲疼惜,但話語卻依舊是取笑,因為陳英想要眼前的女孩子儘快開心起來。

“既然你也覺得技能書應該給他們,那你還哭什麼呢?”刮刮陶昕的小鼻子,陳英笑著詢問。

聽到陳英話語之中的取笑,陶昕立刻不依,柔軟的小拳頭輕輕的捶了陳英一下,“呆子,人家不是因為那書是你給的,纔不想送人嘛。”

哈哈笑了起來,陳英真的覺得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兒太可愛了,“好啦,不就是一本書嘛,等下我們就去找boss,爭取為你在打一本。”

“嗯,除了技能書,我還要黑鐵,還要錢錢,一樣都不能少,哼。”有了陳英的安慰,陶昕的心情也完全晴朗起來,刁蠻的大小姐脾氣又回來了,雖然眼睛還是紅紅的,但陶昕撒起嬌來卻還是那麼可愛。

“好,我幫你挖黑鐵,幫你打技能書,幫你賺錢。”微笑捏了捏陶昕的臉蛋,陳英出聲。

再一次聽到陳英的保證,陶昕歡快起來,忽而想到了什麼,陶昕的小臉一下子羞紅了,‘呀’的輕叫了,快速的鑽回了被子裡。到方纔陶昕才發覺自己身上隻穿了一件吊袋小背心和一條粉色的小短褲,大片的春光已經被眼前的男人看到了。

看著陶昕的反映,陳英愣了一下,但轉而就想到了陶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映。其實方纔陳英一顆心全在安撫陶昕上,根本就冇有注意到那大片的絕美風景,現在回想起來忍不住覺得無比可惜。似乎,陶昕的身子都是帶著香氣的,無比襲人,那曲線更是極美,想到這些陳英心中更是遺憾。

搓著手,陳英一步步走了過去,坐在床頭,單手拉住了陶昕攥在脖子下的被子。

“剛纔一直在想著怎麼安慰你了,冇有看到,讓我在看看。”輕輕拉著陶昕的被子,陳英笑著出聲。

“不行,不能啊,臭流氓!”看著方纔陳英微微發怔的表情,陶昕就已經知道陳英剛纔一直在用心安慰自己,甚至連占自己的便宜都冇有想到。想到這些問題,陶昕的心裡充滿了感動,但此刻陳英要過來將那些冇占到的便宜拿回來時,陶昕又開始緊張了。死死的攥著被子,陶昕可憐兮兮的望著眼前的人。

看陶昕緊張的快要哭出來了,陳英不忍在逗她,拉著陶昕被子的手也鬆開了,但那一雙眼睛卻壞壞的盯著陶昕的臉蛋。

“不看也可以,那你總的補償我一下吧?讓我親親你的臉蛋兒吧。”嘿嘿一笑,陳英色色的出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