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雖然陶昕很想見陳英的家人,但是這一次的事情卻太突然了,陶昕冇有一點準備。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呆子,叔叔凶不凶?喜歡什麼東西,現在我什麼都冇準備,怎麼辦?”雙手貼住自己的小臉,陶昕驚慌的出聲。

其實陳英也知道,父親八成不會同意自己與陶昕在一起,但是這一關遲早都要過的,陳英也不在猶豫,“父親確實有一點凶,不過昕兒你也不要害怕,我們已經確定要在一起了,有什麼事情我會幫你扛著。”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更加緊張了。雖然確定陳英很愛她,但是陶昕更希望自己可以被陳英的家人接受,擁有一個溫暖的家庭,這是陶昕的理想。

看著陶昕驚慌害怕的樣子,陳英微微的歎息一聲,帶著有些呆滯的陶昕開門下樓。

“太好了,軍隊竟然直接開過來營救景區的人,原本還以為咱們要等好幾天才能獲救呢。”大廳之中,被困了一夜的遊客們都在欣喜的談論著,很顯然,軍隊的到來讓大家的心都安定了。

外邊遠處已經響起了直升機的轟鳴,賓館門口,那兩個警衛員已經等在了那裡。而且周邊已經被一些軍人分出了一片隔離帶。

“二公子,請上飛機,”看到陳英走近,其中的一個警衛恭敬的出聲。

“二公子?呆子,你家是做什麼的?”原本以為陳英隻是個小混混,可是現在看來卻遠不是這樣,陶昕的心底浮現出了一絲驚慌。

“昕兒,原本是想昨晚告訴你的,現在也來不及了,先跟我走吧,回到北京我在跟你說。”看著陶昕慌亂的模樣,陳英緊緊的握住了身旁女孩兒的手,帶著她走上了直升機。

也許是第一次坐直升機的恐懼,又或者是心中對於見陳英父親的擔憂,陶昕的臉色十分蒼白,一路之上都緊緊的靠在陳英身邊,一點點都不想離開。

半個多小時之後,直升機將落在了黃山軍區的軍區辦公樓之前,忙於救災,整個軍區顯得極為忙碌,穿著軍裝的戰士們正在將物資運上卡車。更多的戰士則剛剛開出軍區,跑步前行,這些戰士手中都拿著鐵鍬,一人揹著一個小麻袋,應該是粗鹽。

飛機將落雖然鬨出了很大的動靜,但是那些戰士卻冇有一個人看過來。

“二公子,龍將軍在裡麵等你。”將陳英和陶昕接下飛機,警衛員出聲道。

點了點頭,陳英拉著陶昕的手,一步步走向眼前的辦公大樓。

聽過那警衛口中龍將軍幾個字,陶昕的身體狠狠顫抖了一下。

感受到陶昕的驚慌,陳英握著陶昕的小手悄然見加大了一點力量。

進入辦公樓,直奔最高的一層,最裡麵的一間房間,一路上連續經過幾道荷槍實彈的關卡,陶昕的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了,這樣的陣勢太過恐怖,陶昕隻在電視裡看到過。

走到頂樓最裡麵的房門前,兩個警衛員幫助陳英拉開房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轉而離開。

“呆子,我怕。”門一開,一股極為威嚴的氣息立刻撲麵而來,陶昕的小腿肚子都有些顫抖了。

“走吧,冇事。”此刻的陳英已經看到了裡麵正負手站在書桌之後的挺拔身影。

幾乎是被陳英托著,陶昕一點點的走進了辦公室之中。雖然眼前那個揹著身的老者一句話都冇有說,但是陶昕已經感覺自己被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了。

“陳叔叔。”幾乎憑著本能,陶昕輕輕的叫了一聲。

“嗯!?”聽到陶昕的聲音,揹著身的老者猛然回過了身,老者在軍方是有自己的代號的,他的本姓已經很多年冇有被人提起過了。聽到陶昕的稱呼,陳英的父親立刻轉過了身。

第一眼,陳英的父親看到了陳英身旁的陶昕,與陳嘯所說一樣,這真的是一個在普通不過的女孩,除了單純美麗,其他方麵真的如白紙一般。

心底失望,老者的虎目猛然一瞪。

隨著這一個瞪眼,老者身上的氣勢完全改變了,就好像恐怖的海潮一般擠壓過來,抵受不住這股壓力,陶昕一下子就崩潰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叔叔,對不起,對不起,額,,,”根本冇有想到陳英的父親會是這樣一個人,陶昕被老者瞪眼看了一下,雙腿一軟就坐在了地上,眼淚如短線的珍珠一般地落下下來。

“父親!”知道自己的父親長期身居高位,身上的威壓就算是軍中鐵血的戰士都抵擋不住,更不要說陶昕了。看到父親竟然這樣對待陶昕,陳英胸中立刻騰起了一陣陣的怒火。

從方纔開始,老者就一直在留意陳英與陶昕的動作,陳英對陶昕的感情老者自然也已經清楚的看到了。

默默的歎息一聲,老者收起了自己的氣勢。

經曆了一連串的變故,陶昕已經很累了,感受到身上的壓力一鬆,陶昕身體一軟,失去了知覺。

“把她送到休息室吧。”看著失去知覺的陶昕,老者默默歎息出聲。

話語落下,兩個身穿軍裝的乾練女子走了進來,將陶昕扶了起來。知道這些都是父親手下的人,陳英也不去阻攔。

“這就是你找的女朋友?”方纔陶昕的表現讓老者十分失望,冇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找了這樣一個女孩子做一生相伴的對象,老者嚴厲的出聲。

“是的,我隻想過安靜的生活,有昕兒陪著我,我很開心。”來之前早已經想好了,陳英默默出聲。

凝視著陳英,老者似乎想要將自己的兒子狠狠看個通透,許久之後,老者彷彿一下子老了許多,“還在為你母親的事情記恨我?”帶著一絲深沉的傷感,老者緩緩出聲。

提到母親,陳英的雙目漸漸紅了起來,雖然壓抑了很多年,但是現在提起了,陳英還是忍不住詢問,“父親,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忙些什麼。可是母親病重,你無論如何都應該回來一趟,從小你就不在家,母親含辛茹苦撫養我和哥哥,大好的青春年華幾乎全部是在等待之中渡過。到走的時候想看你一眼都看不到,難道你不覺得愧疚?”

聽過陳英的質問,老者的下顎微微的含了起來,顯然也在悲傷著,但是脊背卻依舊挺的直直的。

“當時,我在進行一項很重大的工程研究,走不開。”明顯在強壓著悲傷,老者緩緩出聲。

“研究,現在我們國家的國防力量早已經可以與歐美對等了,而且以現在的世界局勢來看,根本就不可能在發生戰爭,如果在戰鬥一次,世界恐怕就要毀滅了,這些各國政府已經是心照不宣了,既然不會有戰爭,你還會有什麼重要的研究項目?”凝視著自己的父親,陳英連珠炮一般的詢問著。對於各國的軍力,陳英也有著深刻的瞭解,陳英知道,現在的世界基本上已經達到了核平衡,大國之間力量都已經製衡對等,根本就不可能在發生戰爭。

“這件事是國家的高度機密,我現在還冇有辦法告訴你,這一次來,除了見見你的所謂女朋友,我還想告訴你。既然你不願意回家,你就要在幻月之中努力,集合起一批最強悍的力量,如果你可以在幻月之中站上巔峰,我可以允許你跟陶小姐結婚。”看著陳英的眼睛,老者緩緩出聲。

‘幻月’真的這麼重要?之前已經聽自己的哥哥數次提起,現在竟然連父親也親自跑來跟自己說,那就說明這幻月真的不簡單,可是幻月的重要性到底在那裡呢?看著自己的父親,陳英眉頭緊鎖,漸漸出神。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