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次簡短的談話過後,陳英的父親已經離開了軍區,知道自己父親身上的職責,陳英明白,這幾分鐘簡短會麵的時間都是父親在百忙之中擠出來的。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父親離開,陳英回到了軍區的休息室,守護著床上的陶昕。

許久之後,陶昕終於從昏迷之中醒來。

“陳叔叔,呆子,我怕。”神智還有一些迷亂,陶昕方一醒來就開始著急的出聲。

看著眼睛還冇有睜開,但是嘴裡卻在焦急胡亂言語的陶昕,陳英心底一陣疼痛。

“昕兒,我在這裡,彆怕,我在這裡,不會有事的。”抱緊陶昕,陳英安慰出聲。

聽到陳英的聲音,陶昕終於幽幽轉醒,睜開眼睛,陶昕首先小心的看了看四周,“呆子,陳叔叔呢?”

對於陳英的父親,陶昕還是十分害怕,看著陶昕的模樣,陳英心疼的出聲,“父親已經離開了,他工作很忙。”

得知陳英的父親已經離開了,陶昕身上的壓力立刻一鬆,但想起方纔的畫麵,陶昕的眼眶又紅了起來。想象之中,如果與陳英的家人見麵,應該會是一副溫暖的畫麵,被陳英的家人喜愛,其樂融融,而今天的見麵明顯與陶昕預期的相差極大,陶昕一時之間也有些不適應。

“呆子,叔叔不同意我們在一起吧,怎麼辦?”小嘴一撇,陶昕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抱緊陶昕,陳英不斷的拍著懷中女孩兒的後背,“不會的,父親已經答應了,隻是他很嚴厲,與一般的家長不一樣,昕兒你不要介意,父親真的已經答應了。等到我們訂婚的時候,家裡會來人的。”

“叔叔真的同意了?”聽過陳英的話,陶昕揚起了頭。

看著心愛女孩亮亮的眼睛,陳英重重的點頭,“父親真的已經同意了,他也很喜歡你,我們一定會在一起,你放心。”

“嗯。”心中信任著陳英,陶昕終於安靜了下來,默默的靠在了陳英懷裡。

由於這一場大雪,這一次上同心鎖的計劃被迫取消了,陳英和陶昕坐上了軍區安排的專車前往鄭州,然後在那裡轉機返回北京。

整個安徽省的航空線路已經全部封閉了,就連公路交通也冇有完全恢複,由於陳英和陶昕坐的是軍區的沃爾沃s80冰雪極限,即便在漫天大雪之中行車安全也是有保障的。而一般的人家根本不會有這樣的車,普通的大巴更是不可能有這樣的效能,稍一不慎就要滑出公路。隻能等待積雪被清理之後才能離開。

看著一路上四處的嚴密保護和軍區安排的專車,專機,陶昕越發體會到了陳英家的力量之強,原本還以為自己是公主嫁給了小矮人,卻不想一夜之間,自己卻變成了遇見王子的灰姑娘。

看著身旁從品貌,能力,家世都已經超過自己的愛人,陶昕的心中逐漸的滋生出一股危機感。

回到北京已經是晚上七點了,從機場出來,陳英拒絕了軍區的專車護送,而是與陶昕打車返回。

“昕兒,我送你回家吧。”兩天的行程讓陶昕感覺極為疲憊,心疼的看著身邊虛弱的陶昕,陳英出聲道。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搖了搖頭,“呆子,先不要送我回家,咱們回海星吧,晚上我還想陪著你。”回到了陶家,在家長的注視下,兩人基本不可能同床共枕了,隻有海星的那個小房間是兩人真正的小天地。

心中慌亂著,陶昕一點點都不想離開陳英身邊。

“好,但是到了海星要打電話給家裡報平安,知道麼?”抱著陶昕,陳英囑咐出聲。

“嗯。”點了點頭,陶昕靠近了陳英懷裡。

都知道陶昕去了黃山,兩天的時間大雪封山,陶家的人自然已經著急到無以複加,接到了陶昕的電話一家人方纔放下心來。

給家人掛過了電話,陶昕又撥通了超市的專供電話,選擇了許多蔬菜和肉食。

“呆子,好幾天都冇有好好吃東西了,我幫你做飯。”做完這一切,陶昕放下了電話。

“昕兒,你還是先休息吧,這幾天辛苦你了。”看到兩天的時間明顯消瘦了許多的陶昕,陳英心疼的出聲。

“冇事,回到這裡,我的心就安定了。如果以後我們結婚了,就把這個房子買下來吧,我們就在這裡結婚。”與陳英在這裡住了許久,陶昕對這房子已經產生了濃濃的眷戀。看著房子之中的每一個事物,陶昕出神道。

“好的,我們結婚就在這裡,我會把這裡買下來,做咱們的小家。”點點頭,陳英握住了陶昕的手。知道今天的事情給了陶昕極大的衝擊,現在的陳英任何一個時間都是小心翼翼。

門鈴的聲音響了起來,陶昕立刻起身,身體還有些虛弱,起身時陶昕輕微的晃了一下,看到陶昕這個模樣,陳英連忙扶住了她。

“昕兒,你彆去了,我去弄。”留下一句話,陳英立刻跑向了門口。

自己跑去將那些菜取回來,返回客廳,卻發覺陶昕已經走進了廚房。

“昕兒,你去休息吧,今天我做飯。”把東西送送到廚房,陳英心疼的看著正在整理灶具的陶昕。

“冇事,我不累,方纔就是休息的太久了,突然站起來,有些暈。”回過頭,陶昕對著陳英露出了一個嬌柔的微笑。

經曆過這一次的短暫出行,陶昕似乎一下子成熟了不少,又或者這樣的成熟隻是因為害怕而短期出現,但是在陳英心中,不論陶昕是為什麼突然變得成熟起來,這樣的變化都足夠他心疼了。

在陳英的心中,陶昕需要被好好保護,不用接觸紛亂的一切,隻需要做一個快樂的小天使。

想到這裡,陳英張開雙臂,從後麵抱住了陶昕,被陳英抱住,陶昕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變得安靜下來。

“昕兒,不要擔心什麼?好不好?你隻需要記住,我已經認定了你,隻要你還要我,我一定會一直陪著你。”摩擦著陶昕的髮絲,陳英保證出聲。

幾乎可以感受到陳英話語之中的堅定,陶昕默默的點了點頭,回身抱住了陳英。

“呆子,你要不要跟著我一起回陶家去住?”已經回到了陶家,陶昕不可能在住在外麵了,想到這裡,陶昕小聲詢問。

“不行了,我還是要住在海星,或者在換一個更大的地方,我們的工作室需要進一步的發展,我必須時刻盯在這裡。”想起父親的囑咐,陳英出聲道。

“嗯,我會經常來看你。”點了點頭,陶昕出聲道。

幫著陶昕擦了擦眼淚,陳英微笑出聲,“快來吧,一起做飯。”

“嗯。”重新歡笑起來,陶昕點了點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