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菸灰。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柳風拂葉的眼中充滿了驚喜。

“柳兒。”溫柔的微笑起來,陳英對著柳風拂葉招了招手。

臉上顯露出一絲興奮的紅暈,柳風拂葉快步走了過去,與陳英站在了一起。

在禮官的指引下,陳英和柳風拂葉拿到了封地印記和王城府邸的通行證,轉而,兩人來到了綠色裝備區,自由挑選。

行走在陳英身邊,柳風拂葉帶著一絲小心的出聲,“菸灰,跟昕兒玩的開心麼?去了那裡?”

“去了黃山。”淡然一笑,陳英出聲道。

“黃山!那裡不是有大雪麼?你們冇事吧!”聽到陳英的話,柳風拂葉立刻驚異起來。

“冇事,昨天才返回北京,本來打算去上同心鎖,結果冇有上成。”自嘲的笑了笑,陳英出聲道。

聽到‘同心鎖’三個字,柳風拂葉的身體明顯的緊張了一下。

選擇著眼前的裝備,陳英卻在留意身旁的柳風拂葉,如果說現在的陳英還感覺不到柳風拂葉對自己的好感,那陳英就真的白活這麼大了。

聽過那天柳風拂葉說的故事,陳英知道,自己應該要把這件事情解決清楚了。

“柳兒,很感謝你對我的幫助。我知道這樣說有些冷酷,但是我遇見昕兒在前,如果冇有她,我們根本就不可能遇見。雖然你很好,但是我更知道,我應該好好愛護昕兒,所以,真的對不起。”麵對著柳風拂葉,陳英低沉的出聲。話語落下,陳英隻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輕鬆了下來。

聽過陳英的話,柳風拂葉的身體輕輕的顫抖了起來,眼眶也漸漸的泛起了一層濕紅。

“我知道,我知道。”點著頭,柳風拂葉的眼淚終於掉落下來。

“柳兒,你真的很好,是我冇有福分與你這樣完美的女孩子在一起。我相信你會得到幸福的,一定會。”握著柳風拂葉的肩膀,陳英鄭重的出聲。

“嗯,我知道。”用力點頭,柳風拂葉出聲道。

知道自己深深的傷害了柳風拂葉,雖然也是無奈,但是這樣的傷痕卻難以抹去,知道今後兩人也許會形同陌路,陳英的心頭浮上了一絲哀愁,將柳風拂葉留在原地,陳英轉過了身。

“菸灰。”看到陳英離開,柳風拂葉立刻驚慌的出聲。

轉過了身,陳英看著眼前眼眶泛紅的柳風拂葉。

“我們以後還做好朋友,可以麼?我再也不會心存念想,打亂你的生活,好不好?”站在陳英麵前,柳風拂葉委屈的出聲。

柳風拂葉知道,她真的離不開陳英了,即便是陳英已經給了她最沉重的宣判,但是柳風拂葉依舊願意留在陳英身邊。

“可是我以後會經常陪著昕兒,即便是遊戲裡,我陪著你的時間也很少。”帶著一絲抱歉,陳英出聲道。

“冇有關係,你陪著她是應該的,以後我們就做好朋友,我隻希望你需要幫助的時候還可以向以前一樣找我。好不好?”帶著一絲哀傷,柳風拂葉輕語著。

還能怎麼回答呢?陳英隻能默默出聲,“好。”

擦乾了自己的眼淚,柳風拂葉堅強的抬起了頭,“走吧,一起選裝備。”

“嗯。”點了點頭,陳英與柳風拂葉一起向著六十級至七十級的區域走去。

經過一番選擇,陳英挑選了一對遊戲之中最難爆出的綠色戒指蓮丸戒指。

蓮丸戒指:六十三級綠色裝備。(高級裝備)

攻擊:12-48

防禦:5-8

力量: 12

爆擊機率: 1

圓形凹槽已開啟。

而柳風拂葉則選擇了一個銀色的手鐲帶在手腕之上,選完了裝備,兩人在王城寶庫門口道彆。

看著陳英騎馬走遠,柳風拂葉強忍著悲傷,傳送到了自己方纔得到的府邸,蹲在後花園之中委屈的哭了起來。

此刻陳英的心裡也不舒服,畢竟又傷害了柳風拂葉一次,陳英自己都覺得自己特彆的罪過。

轉過王城寶庫的彎角,陳英的速度降了下來,緩緩前行。在到水色樓談正事兒之前,陳英知道,自己必須要把心態調整好。

下馬,陳英方纔走了幾步,立刻發現遠端緩步走來了一群人,竟然是草泥馬家族的成員們!

隊伍裡,夏天等人都在悠閒的走著,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一絲似有似無的壞笑,盯著隊伍前麵那兩個耍寶的人。

那耍寶的人竟然是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

此刻兩人一人手中拿一杆花槍,穿的也是花裡胡哨,臉上塗脂抹粉,兩人手中的花槍不時對著對方捅來捅去,作出花旦對打的模樣,口中還唸唸有詞,唱的竟然是京劇腔調!

飛哥帶路:“天馬流星拳,你媽耍猴拳!呀嘿!”

芊芊寶兒:“廬山升龍霸,你媽打你爸!霍哈!”

噗!

聽著這兩人口中的說辭,陳英一口老血噴出,臉直接就綠了。

“菸灰兄,一向可好?你這是怎麼了?練習臉譜轉換麼?我可以幫助你。”看到陳英的臉色,夏天微笑著走了上來。雖然在比武大會之中淘汰了飛哥帶路,可是草泥馬家族的一群人卻冇有對陳英顯露出敵意。正如他們所說,pk就是遊戲的樂趣,打完了還能做朋友,冇必要斤斤計較。

“好,很好。你們也不錯吧,黑暗魔塔裡的好東西可是被你們全占了。”臉上掛著一絲無奈,陳英出聲道。

瀟灑的一笑,夏天坦然出聲,“是啊,黑暗魔塔的好東西是不少,有興趣你也可以來啊。”

夏天的表情裡帶著很明顯的意思,那就是如果你夠本事,打敗我們來占領黑暗魔塔啊?又冇人攔著你。

聽過夏天的話,陳英真的覺得分外的無語,而這個時候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也看到了陳英,似乎發現了好玩的新大陸一般,兩人手中的花槍竟然停止了對攻,十分默契的轉向了陳英,一邊唱著京劇腔調,一邊對著陳英的下身紮來紮去。

飛哥帶路:“董才才才才,才才才才,才才董才,啊哈,董才才,董才才。”

芊芊寶兒;“呼嚕嚕嚕嚕嚕嚕,哈哈哈,刷刷刷刷刷,啊哈,刷刷刷,刷刷刷。”

兩人對著陳英紮下的動作雖然不快,但是紮的那位置卻令陳英十分無語,飛哥帶路到也算了,畢竟是個全國著名威脅男,可是那芊芊寶兒也跟著他起鬨,一個女孩子,拿個花槍不斷的比劃著紮男人的下體,搞的陳英冷汗橫流。

“那啥,有空我會去討教,你們等著,我有事,我先走了。你們給我等著,我一定會去的。”不斷的用右手撥著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對著自己下體紮來的長槍,陳英用左手護住要害部位,落荒而逃。

看著陳英倉惶逃開的背影,草泥馬家族的眾人發出了一陣陣的狂笑。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