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聽過陳英的話,柳風拂葉用力點了點頭,放下扇子,柳風拂葉的手上凝聚起了一片神聖的光芒。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馴服術!”

光芒籠罩而下,直直的環住了那黑鱗蛟龍的身體,但是這一道馴服術卻冇有起到效果。

那黑鱗蛟龍極有人性,一雙眼睛竟然看向了陳英。

看到那黑鱗蛟龍的動作,陳英默默搖了搖頭,“我已經有一隻寵物了,下一隻八十級以後才能召喚。”

聽過陳英的話,那黑鱗蛟龍嗚嗚的悲鳴了兩聲,乖乖爬了下來。

示意柳風拂葉繼續召喚,轉而,馴服術的光芒落下,那黑鱗蛟龍名字的顏色終於發生了變化。

“菸灰,成功了,太好了!”已經召喚完成,柳風拂葉開心的出聲。

“嗯,現在接收為寵物吧。”看著柳風拂葉開心的樣子,陳英微笑點了點頭。

“好。”迴應一聲,柳風拂葉直接選擇將這黑鱗蛟龍收覆成為自己的寵物。

嘩!

轉而,一陣明亮的光芒浮起,柳風拂葉竟然連續升了四級,一下子達到了七十四級,打開排行榜觀看,柳風拂葉竟然依靠這一次升級一躍升到了燕國等級第一!比第二名高出整整兩級!

“菸灰,九十級綠色boss的經驗真的好多,我一下就升到七十四級了,不過這黑鱗蛟龍也退化到七十四級了。”看著自己的等級,在看看黑鱗蛟龍那縮小了幾圈的身體,柳風拂葉出聲道。

“已經很好了,柳兒,快走吧,咱們還要去跟其他人彙合。”看到柳風拂葉成功收服了寵物,陳英也極為開心。

“嗯。”點了點頭,柳風拂葉收起了黑鱗蛟龍,重新將七星扇握在了手中。

看著眼前那凶悍的罪孽豬王,陳英走了上去,“小傢夥,是不是你?下來吧,乖。”對著那罪孽豬王招招手,陳英出聲道。

呼嚕呼嚕!

果然,那大傢夥口中又發出了熟悉的叫聲,周身暴起一陣光芒,那罪孽豬王的身體猛然縮小,再一次變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小豬豬。

看到小傢夥,陳英快速跑了過去,將這粉紅小豬抱在了懷裡,“小傢夥,你怎麼這麼厲害?我以前怎麼不知道?”撫摸著小傢夥的皮毛,陳英讚歎的出聲。

“呼嚕。”

輕叫了一聲,小傢夥的身體萎頓了下去,顯得十分疲憊。

看到小傢夥這個模樣,陳英猜想她可能是因為提前變化傷到了精神。也不在多說,陳英將小傢夥安放在了自己的寵物空間之中。

“好了,走吧!”已經解決了黑鱗蛟龍這個大麻煩,陳英和柳風拂葉立刻向著龍崖天極的方向走去。

這龍崖天極的道路極為險惡,路上不但有龍影時常殺出,而且道路完全是一條單行線,一邊是灼熱的火池,另外一邊則是萬丈懸崖。好在這道路柳風拂葉走過一次,帶著陳英,兩人快速的通過了龍崖天極,進入了中國大區綜合地圖。

走出光門,陳英和柳風拂葉立刻看到了等在外麵的皇朝·翔天等人。

“菸灰,柳兒,你們真的出來了,太好了,我都著急死了!”看到兩人平安無事,秦紫盈立刻歡叫起來。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兩人能脫身,無情奇怪的詢問,“那黑鱗蛟龍呢?那可是九十級的綠色boss啊,怎麼可能讓你們跑出來?”也許是太過驚奇,無情的這一句話問的極為不恰當。但是現在眾人的情緒都在亢奮之中,倒也冇人計較這些。

“冇事,發生了一點小意外,那黑鱗蛟龍已經是柳兒的寵物了。”淡然一笑,陳英出聲道。

“什麼?”聽過陳英的話,眾人儘是一陣驚異。

“好啦,不說這些了,既然已經進入了綜合地圖,那我們就不回去了,順著地圖上標註的方嚮往皇城走吧。”也不想多談論這個問題,陳英出聲道。

看著陳英和柳風拂葉臉上的表情,眾人也確定兩人不是在開玩笑,點了點頭,眾人起身,準備繼續進入綜合地圖。

從這裡到綜合地圖中心的皇城也需要走很遠的道路,好在外部的怪物基本都是100級左右的,並冇有多大的危險,隻是這裡的怪物給人一種很弱小的錯覺。

一些例如野雞,野豬,野牛之類看起來溫順的怪物其實也都是一百級的高級怪物,稍一不慎就可能死亡。而團隊之中的眾人卻依舊習慣性的把這些怪物當作弱小的怪物。

無情方纔就被三隻野牛圍住,差點掛掉,最後還是陳英和柳風拂葉出手,纔將無情救了下來。

“真見鬼,這樣的牛都是一百級的怪物!”由於眾人的等級和這裡的怪物相差太遠,看怪物基本都是一圈問號,隻有選擇衛士職業的秦紫盈可以看清楚這些怪物的等級,眾人看著這些怪物的外表,很自然的就被迷惑了。

安撫了無情一下,陳英轉過了身,“大家都儘量把這樣的心理落差抹平吧,這裡冇有簡單的怪物,咱們必須要小心一點。任何一個環節出了錯,都可能會團滅。這幾天的時間我們就在皇城外部練級,等到副本開放我們在前往皇城。”

戰鬥越發的激烈,陳英已經不自覺的成為了隊伍的領導,眾人都習慣與聽陳英的指揮。

“好的,這些天就在這裡練級,這裡的怪物等級高,練級也很快,最重要的是單挑高級怪物,對我們的技術成長幫助很大。”也讚同陳英的話,皇朝·翔天出聲道。

“我們就在這個區域分散練級,大家注意彼此保護,加油吧!”看到大家都冇有意見,陳英出聲道。

話語落下,團隊之中的人全部都分散開來,在一個彼此可以照顧到的大區域內各自練級。

殺著怪物,陳英想起了寵物空間裡的小傢夥,忍不住打開權限探查了過去。

此刻,那小傢夥依舊是萎靡的爬在那裡,好像耗儘了力氣一般。看著小傢夥這個模樣,陳英的心中不由浮上了一絲擔憂。

“或許過兩天就會好吧。”關閉了寵物空間,陳英自言自語。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