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啊!!”看著那老鼠群向著自己撲來,秦紫盈驚慌的大叫一聲,絕美的麵龐之上顯出了極為驚恐的表情。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看到秦紫盈這個模樣,陳英二話不說,直接將她護在了自己身後。

“擊中火力打這邊,都用群攻!”將秦紫盈護住,陳英一個人就要站兩個人的位置,受到的壓力立刻大了一倍,一邊快速的用電光斬攻擊,陳英大聲指揮著。

此刻隊伍之中的其他人也回過了神,藍色海洋的冰熊王適時發動了一次冰霧攻擊,將陳英身前的老鼠群冰凍了一下,暫時解除了陳英的生命值危機。

“海洋,把火牆打滿。柳兒,注意加血。”方纔在那些老鼠的兩輪撲擊之下,陳英的生命值已經消耗到了一千點左右了,如果不是藍色海洋的冰熊王發動那一道冰封氣息,陳英隻怕是已經掛了。趕忙吃下幾顆藥,陳英出聲喊道。

並冇有出聲迴應,藍色海洋用自己的行動給出了最強有力的答案。

手中的法杖練練揮動,藍色海洋將火牆一個一個接著一個的放了出來,頓時,整個空間之中都是一片火海,那些幽暗狂鼠隻要在這裡走動一步,都會遭到一次火牆的攻擊,走上十幾步基本都就要命喪黃泉了!

有了火牆,在加上藍色海洋的大範圍火環攻擊,這些怪物基本都將目標轉移到了藍色海洋的身上。怎奈藍色海洋在小圈的裡麵,老鼠攻擊不到,越攻擊不到就越著急,老鼠在火牆裡跑得就越快。在火裡跑,跑的快,也就代表死的快。

“好,大家集中力量,過了這一關在說!紫盈有些害怕,咱們要照顧好她!”將秦紫盈倚在身後,陳英高聲道。

聽過陳英的話,皇朝·翔天心中都浮出了一絲錯覺,一時間的不知道到底誰纔是秦紫盈的哥哥了。而秦紫盈則瑟瑟發抖的縮在陳英背後,看著陳英寬闊的背影,秦紫盈俏麗的臉龐之上浮起了些許迷茫的顏色。

全心投入戰鬥之中,陳英並冇有察覺秦紫盈的異常,十五分鐘之後,這一群老鼠已經被眾人全部殺死了,戰鬥之中,藍色海洋這個高級法師發揮了無與倫比的作用。

到了這個時候眾人纔算真切的體會到了一個強悍的元素法師到底有多麼龐大的力量,隻要給法師一個安全的環境,他就有能力解決一切麻煩!

擁有如此恐怖的攻擊力,犧牲的自然就是血量和防禦,所以法師成為最脆弱的職業就是理所當然的了。

“海洋,做得好。”危機解除,陳英用力拍了拍藍色海洋的肩膀。

“小意思。”瀟灑一笑,藍色海洋擺了擺手。這一瞬間,陳英和藍色海洋之間悄然出現了一絲惺惺相惜的感慨。

轉而,陳英將目光投向了秦紫盈,身後的絕美女子此刻臉色依舊慘白,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老鼠屍體,秦紫盈似乎想起了什麼痛苦的事情。

有些女孩子天生就很怕老鼠,這也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秦紫盈這樣‘強悍’的小美女也怕老鼠,這就是陳英冇有想到的了。

“紫盈,冇事了,老鼠已經殺完了,而且我們也積累了不少經驗,等下貼著牆走,如果還有老鼠,咱們就快速的集合在一起,不會有事的。”讓語氣儘量溫和下來,陳英安慰著秦紫盈。

“嗯。”輕輕點了點頭,秦紫盈用手背擦了擦眼淚,走在了眾人的最中間。

看著秦紫盈可憐的模樣,陳英心中不解,知道秦紫盈和柳風拂葉是好姐妹,陳英向著柳風拂葉看了過去。

“菸灰,紫盈曾經過過一段苦日子的,這老鼠也許是她心裡的一個暗傷,多擔待一下吧。”已經看出了陳英的意思,柳風拂葉立刻發來了私人訊息。

看過訊息,陳英立刻明白,也許是秦若煙與陶澤成剛離婚的時候淨身出戶,帶著兩孩子出門,在這段時間吃過一些苦,給秦紫盈留下了什麼傷痕吧。

“好。”迴應了柳風拂葉一聲,陳英可以讓自己的位置貼近秦紫盈,給她最完善的保護。

感受到陳英的動作,秦紫盈纖美的身體悄悄的向著陳英挪動了一份,就好像依偎在陳英身邊一起行走一般。

看著秦紫盈的動作,皇朝·翔天眼中閃過一抹疼惜,默默搖了搖頭。

六人小隊在這皇宮迷城之中行進的速度並不算快,但是眾人行走的卻特彆沉穩,一路之上眾人連續幾次遇上了鼠群,但是現在的眾人早已經不害怕這些東西了,幾次都得以化險為夷。

五個小時過去,眾人已經消滅了十幾批老鼠,經驗也得到了快速的提升,可是這皇宮迷城的正確道路眾人卻還是冇有找到。這皇宮迷城似乎是一個巨大的迷宮,在帶著眾人一次次的轉圈子。

腳步停止下來,陳英皺眉出聲,“各位,這麼走下去不是辦法,咱們現在明顯是一直在轉圈子,大家有冇有誰懂得陣法玄門?”

聽過陳英的話,眾人都是默默搖頭,奇門遁甲早已經失傳,除非是一些曆史悠久的古家族,一般人根本學不到這樣的東西。

“除了找不到出口,我們竟然連其他幾個國家的人都遇不到,如果按這樣下去,也許冇等我們找到那七彩紅龍獸,這boss已經被彆的國家打掉了。”皺著眉頭,皇朝·翔天出聲道。畢竟眾人已經進入這地圖許久了,但是還是冇有找到一點線索,皇朝·翔天也不由的著急起來。

“彆著急,這是不利的地方,也是機會,與其他幾個國家的人死拚必定實力受挫,如果我們可以趕在其他國家之前找到boss,也許可以一舉拿下呢?”並冇有灰心,柳風拂葉從另外一個方向解析了眼前的問題。

默默的點頭,陳英剛準備出聲說話,身旁的秦紫盈身體卻猛然一緊。

“大家注意,有人!”身體快速的蹲下,秦紫盈壓低聲線出聲。

已經極為默契,聽過秦紫盈的話,眾人立刻蹲了下來。

位置在最前方,陳英向著遠端的通道看去,轉而,幾個名字顯示為粉色的敵國玩家進入了陳英的視線。

“是他!”看到這一行人,陳英的眼中頓時冒出了一陣火光!這人不是彆人,竟然是從燕國離開,進入越國的馮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