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陳英與那狂戰士相撞之後,後方燕國的眾人也一瞬間看到了那戰士的名字。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天の龍瘋子!

而這個時候,遠端另外一個入口處的眾人也進入了燕國一乾玩家的視線。

天の龍逍遙、天の龍飛雪、天の龍冰兒、天の龍斷月、天の龍隱神。整齊的名號,這些人赫然是中國網遊界的第一團隊,齊國天龍家族的眾人!

天龍家族的眾人威懾力極強,僅僅是簡單的站在那裡,身上華麗的裝備和周身散佈的光暈就帶給人極大的威懾力,雖然還冇有出手攻擊,但是天龍家族那一乾人第一高手團隊的壓迫感卻已經傳遞了過來,讓燕國的一乾玩家有些呼吸困難。

甚至都冇有動手,燕國的眾人已經感覺到自己絕對不是天龍家族的對手,而這樣的感覺柳風拂葉體會的最為明顯,遇見草泥馬家族,柳風拂葉雖然輸的慘,但多少還想要拚一下,可是遇見天龍家族的這一群人,柳風拂葉幾乎連拚一下的想法都省了。

“怎麼辦?”看著天龍家族的那一乾,秦紫盈悄聲詢問自己的哥哥。打,還是不打?這真的是個問題。

看著天龍家族的那一乾人,皇朝·翔天也是心中緊張,其實看到天龍家族那些人的時候,皇朝·翔天心中就已經放棄了爭奪通天石的打算,與天龍家族比起來,自己帶著的這些人簡直還不夠人家開胃的。

忽而,皇朝·翔天發現了一絲不對,“等一下,菸灰似乎和他們認識,你們看,天龍家族的人還冇有動手。”

聽過皇朝·翔天的話,眾人方纔凝神看去,卻發覺情況果然是那樣。

不敢輕易有所動作,燕國的眾人都一個個的安靜下來,看著與天龍家族的那個狂戰士對峙著的陳英。

此刻的陳英也是內心震動,已經知道,這一次來爭奪通天石,自己很有可能遇見天龍家族的老夥伴,卻不想這一切發生的這麼突然。

衝鋒的時間已經過了,陳英的身體活絡過來,走上前去,陳英拍了拍對麵狂戰士的肩膀,“瘋子,長進了啊,裝備比我的都好。”眼前的天の龍瘋子一直是天龍家族的第二戰士,自己走後,他才成為了天龍家族的第一戰士,看著天の龍瘋子身上閃耀的綠裝光芒,陳英微笑出聲。

對於這一次的皇宮迷城之行,陳英已經有過好幾次思考。心中模擬過遇見天龍家族眾人時候的畫麵,陳英甚至都想過,一見麵也許就會是短兵相接,可是當陳英真正麵對這些與自己一起打拚過的老兄弟的時候,手中的武器卻怎麼都舉不起來。

到了這個時候陳英才知道,那怕是自己的這些老兄弟要砍了自己,自己也不會反抗。既然心中的那一份情誼放不下,那還硬撐什麼呢?

“嗬嗬,老大你也不錯啊,你這頭銜可太嚇人了。”也完全冇有動手的意思,天の龍瘋子傻笑一聲,回答道。

“寂寞。”

“老大。”

“大哥。”

“老流氓!”

這個時候,遠端的那些天龍家族成員也都走了過來。看到陳英,這些人都是打心眼兒裡高興,但是這些人對陳英的稱呼卻是各不相同。天の龍逍遙頭上頂著的名號比陳英還牛,又是齊國第一高手,又是國王。他與陳英的關係也是最近,天龍家族之中,隻有他會直接叫陳英的名字。

龍瘋子和龍隱神都習慣叫陳英老大,龍斷月由於是陳英一手帶起來的,更喜歡叫陳英大哥,而天龍家族的美女天仙龍飛雪則習慣於叫陳英老流氓。

心中感慨,陳英張開雙臂,與天龍家族的眾人一一擁抱,就連龍飛雪這個小美女都冇有放過。

一一擁抱過眾人,陳英的眼眶已經有些泛紅了,而這個時候,天龍家族的眾人卻默契的退到了一邊,示意陳英向著遠端去看。

知道天龍家族眾人的意思,陳英艱難的抬起了頭,看向了遠端正獨自站立在那裡的那個美麗女子。

龍冰兒,在遊戲中唯一與陳英結過婚的女孩子,也是陳英第一個女友。

站在那裡,龍冰兒如一朵高貴的牡丹花,湖綠色的法師長袍,髮絲柔順散落,身段柔美,麵容精緻動人,僅僅是站在那裡,龍冰兒卻彷彿有令人靜止呼吸的魔力,整個人都不由的被她吸引。

“冰兒。”看著眼角已經有一絲淚花浮出的龍冰兒,陳英終於出聲,緩緩的走了過去。

看著陳英與冰兒的動作,遠端燕國的眾人完全懵了,遠遠的看著龍冰兒,秦紫盈的眼中閃過了一絲不甘。這個女孩子雖然容貌不如她,但是周身流露出的那種高貴卻是天成的。

秦紫盈自己雖然也是一個足以令大部分男人止步,仰望的高貴女子,但是秦紫盈卻知道,自己的高貴不是骨子裡的,由於家世的關係,自己的高貴是冇有底蘊的,而正與陳英麵對的那個龍冰兒卻絕對是一個高貴到骨子裡的女子。這樣的女子一定是出生在數代富商之家,而且還不是那種爆發的富商,而是有德的儒商。

隻有這樣的家庭培養出來的女孩纔會有這樣的高貴,那龍冰兒已經將高貴這個詞融入到了自己的骨子裡,不管她在做什麼,都會有一種超然的感覺,即便是現在在流眼淚,也冇有一絲一毫的狼狽,隻會讓人無比的心疼。

“老,,哥哥,你,你還好麼?”看到陳英,冰兒本能的想叫一聲老公。在幾年前,還是少女的冰兒與陳英在縱橫之中相戀,經過了兩年多的相處方纔走在一起。在遊戲裡結婚之後,冰兒一直想要叫陳英一聲老公,卻不想後來縱橫出了打死人的事件,陳英心灰意冷離開遊戲,冰兒也再冇有得到這個機會。

今天看到陳英,冰兒那一聲老公幾乎都要喊出來了,但是喊道嘴邊,卻最終還是嚥到了肚子裡,換成了以前對陳英最常用的稱呼,‘哥哥’。

“我很好,冰兒,你好麼?”心中也一樣是無限感慨,幾年的分彆之後今天在見,冰兒變得更加成熟,更加高貴,也更加美麗了,但是這一切早已經是物是人非。

“我,,也好。”點了點頭,冰兒低弱的言語著。看著眼前的陳英,冰兒躊躇片刻,但還是小心翼翼的詢問,“哥哥,你有其他的女朋友了麼?”

聽過冰兒的問話,陳英心中暗暗一痛,想著陶昕的容顏,陳英終於抬起了頭。直視冰兒的眼睛,陳英沉靜的出聲,“有了。”

話語落下,兩個清淚立刻從冰兒絕美的眼瞳之中滴落。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