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頓溫馨的晚飯過後,陳英帶了一套換洗的衣服和遊戲頭盔,與陶昕一起返回陶家彆墅。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此刻的陶家彆墅都是一副喜氣洋洋的模樣,花園和前廳都進行了翻新,陶澤成和謝蕊的婚禮就會在這祖宅之中舉行。

“陳英哥哥,陶昕姐姐。”雖然隻相處了一點時間,但是陶家最小的小丫頭對陳英已經很熟悉了,看到陳英和陶昕挽手走進來,小丫頭立刻歡笑著跑了過來。

“緣兒乖,來,親一個。”微笑著把小丫頭抱了起來,陳英指著自己的臉示意出聲。

“好。”奶聲奶氣的迴應著,陶緣兒的小嘴嘟了過來,在陳英的側臉上親了一下。

看到自己的愛人見到自己的小妹第一個要求竟然是親一下,感受到親長們調笑的目光,陶昕立刻不乾了,掐住陳英腰間的肉,陶昕氣呼呼的出聲,“流氓,把緣兒放下來。”

“吃什麼醋啊,緣兒才這麼小。”看到陶昕吃醋的樣子,陳英滿頭大汗。

“緣兒是什麼都不知道,可是我還不知道你?就喜歡亂親女孩子,連緣兒也不放過!”眼睛一瞪,陶昕出聲道。

“額。。”被陶昕這麼一說,陳英立刻無語。

看著兩人打鬨的樣子,一屋子的親長和哈哈大笑起來。

“小陳啊,過來,陪老頭子下盤棋。我這小兒子真不行啊,咱的看看未來孫女婿的棋力怎麼樣。”大廳的中央,陶老爺子對著陳英招手出聲。看到陶老爺子的召喚,陳英放下了緣兒,快步走了過去。

“去去去,你走開,冇出息,象棋也下不好。”看到陳英走過來,老爺子立刻擺手轟著坐在自己對麵的陶澤成。

回到了陶家,在加上即將與謝蕊結婚,陶澤成的心情也很不錯,被老爺子一趕,陶澤成很快站起了身。

“爺爺,我下的也不好。”坐在了椅子上,陳英謙虛的出聲。其實。陳英是會下象棋的,陳英的棋藝還是從4歲就開始練起了,由母親一手傳授,近些年雖然已經不下象棋,但是棋力卻依舊在。

“那可不行,象棋最是練心的,要做大事,首先要把咱這個老祖宗留下的東西玩好。”陶家也算是儒商世家,對中國的古文化十分推崇,象棋的地位在中國不言而喻,楚河漢界相對,千軍萬馬,無限玄機都在這一盤棋之上了。

下象棋,也是修身養性,練心練腦的好選擇。

“我儘力就是了。”一邊擺著棋,陳英一邊出聲道。雖然還冇有與陶老爺子下棋,但是陳英卻已經從方纔的殘局之中看出了老爺子的棋力和棋路。

老爺子執掌陶家四十年,一生見慣了大風大浪,棋路也是大開大合,勇猛凶悍,方纔的那殘局之中陳英就可以看出,陶老爺子起碼有四種將死陶澤成的辦法,攻擊可謂延綿不絕,根本無法抵擋。

“好了好了。開始開始。”說到下棋,陶老爺子的心情顯得很不錯,尤其是陳英這個孫女婿陪他下棋。

“當頭炮!”一上來,老爺子就立刻擺出了當頭炮。

“我也當頭炮。”微笑著,陳英選擇了一樣的招數。

“馬來跳。”前期的招數基本已經定死了,陶老爺子的棋坨子快速的下落著,而陳英也是不動聲色,步步應對。

看著陳英並不算出彩,而且已經隱隱被自己壓製的棋路,陶老爺子的眉頭終於稍稍皺了起來。

“小陳,好好下啊,這樣可就冇意思了。”下了這麼多年的象棋,陶老爺子怎麼會看不清眼前的局麵?現在的情形下自己已經穩穩的占定了先手,而且陳英還麵臨丟子的困局。

而陳英的臉上此刻的表情卻依舊沉穩,微微一笑,陳英出聲道,“爺爺,我下棋本來就不好啊,不過爺爺你也不用客氣,好好教訓我一下,我以後也好努力練習。”雖然在微笑著,但是陳英的餘光卻暗暗的掃著自己設在棋局上的那個破綻。這破綻,其實是一個巨大的陷阱。

“嗯,年輕人知道學習還是好的,那我就不客氣啦。”終於,在陳英的注視之下,陶老爺子拿起了自己的跑,打掉了陳英一批失去車保護的孤馬。

“哎,父親,你這上當啦!小陳這小子裝大尾巴狼,其實早把你裝進去了。”一直在兩人的身邊看棋,陶澤剛看到陶老爺子吃掉了陳英的孤馬,立刻雙手一拍,惋惜的出聲。

“嗯?”聽過陶澤剛的話,陶老爺子立刻凝神去看棋盤,卻發現陳英竟然早已經暗中佈下了一個殺招。

而這殺招正是象棋古譜之中最經典的連環套之一,棄馬十三式!

按理說,這個殺招之下,對象棋有一定瞭解的人就不會中招,因為這一套殺招在象棋之中的名頭太大了,所以不管任何棋手,但凡見到有人賣馬,基本都會先看看這是不是陷阱。

其實方纔陶老爺子也疑惑過陳英的這棄馬是不是陷阱,但是看著陳英無害的表情和那已經被陳英改換過,變得不像棄馬十三式棋路的佈局,陶老爺子終於還是上當了。

隨著陳英炮八進五,打碎了陶老爺子的防禦線,這一盤棋徹底冇有了懸念。

“小陳啊,你這隱藏的可夠深的,連我都吃了你的大虧。我看你這棋路並冇有多少剛猛,而是一種綿裡藏針的柔和力道,你這棋是誰教的?”方纔與陳英下棋,老爺子最大的感悟就是這陳英的棋路有一種不顯山不顯水的味道,雖然步步棋看似普通,但是卻暗有玄機。

看著陶老爺子站起身走向茶座,已經冇有在下的願望,陳英也連忙站了起來,陪伴著老爺子走了過去,“爺爺,我的棋是母親教導的。”

“噢?小陳的母親一定是一位奇女子,這一次老二的婚禮過後,你和昕兒就要訂婚了,不知道這一次我能不能見到你的母親呢?”聽過陳英的話,陶老爺子詢問出聲。

臉上顯出一絲黯然,陳英低沉道,“我母親已經過世了。”

“對不起啊,老頭子我糊塗了。”陳英低沉的表情老爺子看在眼裡,立刻抱歉出聲。

勉強擠出一絲微笑,陳英扶著老爺子坐在藤椅上,出聲迴應著,“沒關係的,都怪我,以前冇有告訴您。”

看著陳英懂事的樣子,老爺子欣慰的笑了起來,對與陳英這個孫女婿,老爺子真的是十分的喜歡。陳英品貌不凡,而且能力出眾。對陶昕又是一心一意,這樣的女婿,真的挑不出毛病來。

擺了擺手,老爺子緩緩出聲,“小陳啊,這一次老二的婚禮之後就是你的訂婚宴,由於都是大事,但是卻不能都大辦,我們準備隻隆重的辦一下老二的婚禮。至於你和昕兒的訂婚,也就是請幾個老友和我們家人好好坐坐就好。這一次的事情對你,對昕兒都是一生的大事,你看,你們家能不能來個家長呢?”

“家長?”聽過老爺子的話,陳英頓時為難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