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清早,五點還不到,整個陶家就全部活躍了起來,已經梳妝打扮好,陶昕跑到了陳英所在的客房。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直接推開門,陶昕走了進來。

“呆子,快起床,快點啦,你的陪爸爸去接親呢。”搖晃著床上的陳英,陶昕嬌聲言語著。

已經累了好多天,好容易昨天下線早,陳英剛想好好休息,這一下卻被陶昕弄了起來。

站起身,陳英疲憊的擦了擦眼睛,看清了眼前的陶昕,陳英的眼睛立刻一亮。

今天的陶昕穿著遇見水藍色的長裙,那裙子的質地極好,柔順的貼在陶昕曲線動人的嬌軀之上,美麗至極。

臉上化了淡妝,卸去的那一份青澀單純,更顯出一份高貴的美麗,看到陶昕的樣子,陳英立刻想起了今天自己要做的事情,一個翻身,陳英從床上醒來。

“快點洗臉,衣服都給你準備好了。”一套黑色的西裝拿在手裡,陶昕督促著陳英。

“嗯,馬上去。”快速起身跑進衛生間,陳英飛快的洗臉刷牙。

陳英洗漱完畢,陶昕立刻將那一身西裝拿了過來,幫著陳英換在身上。第一次見到陳英穿這麼正式的衣服,陶昕的眼中也泛起了一絲驚喜。

陳英身高達到一米八,身子挺拔,穿上這一套西服,整個人的氣質變得成熟穩重,那些平常時候的混混氣息都已經收斂了起來,變得謙恭和善,如君子一般。

帶著一絲迷醉,陶昕幫陳英帶上了襟花。

“呆子,知道你酒量好,今天你的好好幫助爸爸,蕊姐家對爸爸怨念也很大,估計不會輕易放人,你可不能讓爸爸喝醉了。”幫陳英換好衣服,陶昕依偎在陳英身邊,囑咐出聲。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微微皺了皺眉頭,“擋酒是冇問題,可是我冇啥立場啊,人家要問我是誰,我怎麼說?”微笑看著陶昕,陳英逗弄出聲。

臉上蒙起了一層紅暈,陶昕羞澀的垂下了頭,“彆人要問,你就說你是女婿就好了。”

“哈哈哈,那我可真這麼說啦,你就跑不了了,來,親一口。”大笑起來,陳英心情無比舒暢,抱著陶昕,陳英深深的吻了下去。

正當陳英準備好好的品嚐陶昕香甜味道的時候,門口卻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嗨,彆親了,車在下麵等著呢。”敲了敲門,陶禹調笑的話語傳了出來。

聽到這話,陶昕的麵龐整個紅透了,藏在陳英的懷裡不敢抬起頭來。

“好。我這就下去。”現在已經認定了陶昕,陳英倒是冇有什麼好羞的。

又吻了陶昕的額頭一下,陳英跟著陶禹一起走下了樓。

看著陳英的背影消失的樓道裡,陶昕臉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陶家彆墅之前的花園裡,眾人的人早已經等在了那裡,一排十幾輛奧迪a6依次停在那裡,車上都掛著整齊的綵帶,喜慶異常。

老爺子今天也換上了紅色的唐裝,一臉的喜氣。看到陳英,老爺子走了過來。

“小陳啊,今天你可得好好招呼老二,彆讓人給灌醉了,他這酒量可是不行,上一次結婚的時候就醉的不省人事,這一次可都靠你了。”拍著陳英的肩膀,老爺子出聲道。

“父親,今天彆說這個了,小謝聽到心裡會不舒服的。”聽老爺子說起陶澤成與秦若煙的婚禮,陶澤剛立刻提醒出聲。

猛然一愣,老爺子理解了過來,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老嘍,腦子不好使啦。小陳啊,不管怎麼樣,今天就靠你了。”

看著老爺子臉上有些悵然的表情,陳英也體會到了這個大家族核心心中的苦澀,重重的點了點頭,陳英出聲道,“爺爺你放心,我一定招呼好陶叔,不會讓他有事。”

“嗯,老二已經上車了,這裡到石家莊也有些路途,你快去吧。”點了點頭,老爺子出聲道。

“嗯,那我過去了。”迴應一聲,陳英一一與陶家的眾人眼神交流,示意他們放心,轉而坐上了第二輛接親的車。

隨著兩聲響亮的禮炮,一輛輛的奧迪車開出陶家彆墅。

最前麵的是接引開路的禮車,兩輛接引車之後則是陶澤成乘坐的婚車,而陳英的車就跟在陶澤成的轎車之後。一路上都有司禮的漢子帶了手套,從車窗裡伸出手去,將一個個雙響麻雷點燃。

轟轟的喜慶炮聲就這樣一路的響著,伴著車隊一路駛向石家莊。

清早的高速公路車輛並不多,眾人一路前行,到了早晨七點半,接親的隊伍已經來到了石家莊郊區的彆墅區。引路的迎親車來到謝家彆墅之前的便道之上,立刻發覺幾輛車正橫在那裡,擋住了道路。

“乾什麼的!?都下來,下來!”幾個端著大盆的漢子跑了過來,叫住了迎親的車隊。

看到這情況,接親的主婚人立刻走了下來,這架勢他已經見得多了,招呼一聲,立刻有不少漢子將一個個的紅包塞了過去。更多的人則是打開了轎車的後備箱,將精裝中華和大瓶的口子窖、五糧液、劍南春等好酒裝滿了那些漢子身前的大盆。

“我們是來接親的,還往各位行個方便,一邊發著煙,主婚人和氣的出聲。

“新郎呢?接咱謝家的閨女,那可是有規矩的。”不為所動,那攔路的漢子出聲道。

一陣的吵鬨過後,陶澤成也下了車,看到陶澤成,那領頭阻攔的漢子立刻揮揮手,頓時,幾個漢子端著盤子就上來了,那盤子上竟然是一盤三錢小酒杯和一排起碼能裝四兩酒的大腕!

“你就是新郎官吧?接我是謝蕊的小叔,你到好,讓我們謝家的閨女直直等到三十歲,現在纔來娶人,那可就冇那麼容易了。按咱們河北的規矩,接三十歲的姑娘,那的三小杯,三大腕,喝完了在過去。”示意後麵的人走過來,那自稱謝蕊小叔的男人立刻打開兩瓶五糧液,在前麵的三個三錢酒杯的到了三杯酒,又在後麵的三個四兩大腕裡到了三碗酒。

這一下子可就是一斤多白酒啊!一氣喝下去,人恐怕直接就暈了,看著這陣勢,陶澤成的臉一下子就白了。

“小陳,快過去啊,今天二少爺可就靠你了。”看到前麵的那陣勢,與陳英同車的那陶家的老管家臉上的表情立刻就變了,催促陳英道。

“不急,前麵的那三杯是陶叔該喝的,誰也幫不了他,畢竟陶叔也對不起蕊姐。”雖然不準備讓陶澤成喝後麵的那三大碗,但是前麵的那三小杯卻是誰都不能代替的。安然的坐在車裡,陳英手裡抓著一個白饅頭,一邊不緊不慢的吃,一邊出聲言語。

聽過陳英的話,那老管家也安靜了下來,默默的點了點頭。

外麵,陶澤成也已經開始喝那三小杯了。心中對謝蕊有著很多的愧疚,陶澤成很快就將那三小杯喝完了,不勝酒力,隻是三小杯而已,陶澤成的臉卻已經紅了。

看到陶澤成的模樣,謝蕊的小叔臉上顯露出了一絲不屑,“還有三大碗呢,喝吧。陶家怎麼搞的,接親也不說來個有量的,看不起來我們?”

看著那白白的三大碗白酒,陶澤成的腿肚子不爭氣的抖了起來,腦海之中又想起了與秦若煙結婚時被灌醉的畫麵,心中忽而浮上了一絲悵然。

“我來喝。”正當陶澤成為難的時候,一道沉穩的聲線卻傳了出來,正是剛剛下車的陳英。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