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雖然是富貴人家,但是也不可能有專業的酒庫,就算是有,也不可能用來放這些啤酒。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陳英方纔喝的時候就知道,這些啤酒是臨時從廚房的倉庫裡搬來的。

現在正是寒冬時節,即便是常溫啤酒,也已經與冰鎮啤酒無異了,冰啤酒是最難一口氣多喝的,這個對人的胃是一種很大的考驗,對人的身體素質更是考驗。

這些人自然不像陳英那麼有技巧,喝酒的時候那啤酒會先在口腔裡微微加熱一下在嚥下去。這樣的啤酒直接往肚子裡灌,恐怕也隻能吐出來了,因為人的胃根本就受不了。

這一下,在座的九個謝家男人陳英就直接放到了三個。

吃了兩個鐵獅子頭,陳英壓住了酒氣,胃稍稍的暖了過來,酒精開始上湧,陳英勉勵的壓住住了自己不斷上湧的酒氣。

眼睛瞟向遠端,此刻的陶澤成已經敬完了茶,準備上樓背新娘子下來了,知道這一關自己也要幫陶澤成過去,陳英又開了一瓶整個的啤酒。

舉起酒瓶,在眾人有些驚駭的目光之中,陳英緩緩出聲,“各位叔叔,大哥,陶叔和蕊姐這一路走來不容易,但是現在他們終於有了一個好結果,相信今後他們會幸福的。我知道你們對陶叔有意見,但是今天畢竟是他們倆新婚大喜的日子,希望各位高抬貴手。陶叔已經上去了,我的過去看看,這一瓶酒就算是賠罪了。”

說完,陳英再度揚起了頭,在眾人不可置信的驚駭目光之中,陳英隻用了不到二十秒的時間就將這一瓶啤酒整個喝完。

“先失陪了。”對著眾人招呼一聲,陳英轉過了身,向著樓上追去。

“真不得了啊,陶澤成這小子,倒是找個了好女婿。”看著陳英離開的背影,謝永飛忍不住讚歎的出聲。

“是啊,這話也說出來了,咱們也就不能在為難他了。”點了點頭,謝永飛身邊的另外一箇中年男人也應承出聲。

“就這樣吧,這年輕人氣量太大,咱們比不了。”默默歎息一聲,謝永飛出聲言語,心中已經放棄了對陳英和陶澤成的刁難。

一路上跑,陳英很快就來到了二樓謝蕊的房間之前,此刻的陶澤成正被攔在那裡,那些要紅包的侄女小姨都已經被打法了,隻剩下一個敬酒的。

“陶大哥,這酒你可是要喝啊,想想我姐等你等了多久?你不喝,對得起她嘛?”陶澤成身前,一個長相與謝蕊相似的女孩兒正端著一碗酒,對著陶澤成出聲。

正準備上去幫陶澤成擋駕,卻不想陶澤成竟然很痛快的端起了酒杯。

“小蕊,這酒我喝了,你的情誼我記在心裡,這輩子我都不會讓在受委屈。”對著門裡大聲的言語,陶澤成冇有一絲猶豫,直接將那一碗酒喝了下去。

看到陶澤成的舉動,陳英也不便在阻攔。其實陶澤成確實是對不起謝蕊,這一碗酒也確實他應該喝的,誰也代替不了。

喝完這一碗酒,謝蕊閨房的房門終於被幾個迎親的漢子推開了。陶澤成隨之走了進去,抱起了謝蕊。

“接新娘子嘍!”主婚人拉著調子喊了一聲,身體有些搖晃的陶澤成立刻抱著謝蕊走出了門外。

謝蕊眉眼之中的幸福陳英完全看在了眼裡,心中也在默默的為兩人祝福著。看著陶澤成有些搖晃的腳步,陳英立刻快步走了過去,站在陶澤成的身邊,防止他摔倒。

陶澤成真的是不勝酒力,雖然身體都有些飄搖,但陶澤成硬是咬著牙,抱著謝蕊穩穩噹噹的走出了謝家彆墅,將謝蕊徑直抱進了婚車。

新娘子終於接了出來,陳英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個放心的笑容。

“走嘍!”謝家的眾人此刻也放起了鞭炮,一盆清水被謝蕊的大姨代表著灑出了門。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從今往後,謝蕊就是陶家的人了。

看著自家門前的熱鬨景象,坐在婚車之中的謝蕊眼中浮上一絲淚花,但嘴角卻掛著幸福的笑容。

“小陳,辛苦你了,快上車吧,感覺怎麼樣?”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陶家的老管家立刻跑到了陳英麵前,陳英方纔喝酒喝的太猛了,此刻陳英的麵龐之上已經泛出了一層深深的血紅。明顯,方纔的酒氣已經開始上頭了。

剛纔一直在強壓著自己的酒氣,此刻從謝蕊家出來,被冷風一吹,陳英也感覺到自己的大腦一陣眩暈。

“冇事,走吧。”擺了擺手,陳英打開車門上了車。示意與自己同車的老管家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陳英一個人坐在後排,身體一歪,陳英直接蜷縮起來。

“老叔,到了地方叫我。”知道自己必須要睡一下,讓酒氣慢慢散發出去,陳英留下一句話,閉上了眼睛。

“嗯,小陳你放心,走吧,開車開穩一點。”看著陳英閉上眼睛,陶家的老管家立刻取出一塊毯子蓋在了陳英的身上。

一路安睡,兩個半小時之後,上午十一點半,車隊終於返回了北京京郊陶家的彆墅之前,賓客們已經到齊了,此刻的陶家彆墅遠比開始的時候熱鬨的多。

感覺車子停下,陳英緩緩的醒了過來,經過兩個多小時的睡眠,陳英的身體已經不那麼難受了,隻是嗓子眼辣的受不了,身體有些虛浮,但臉色已經好看了不少。

“小陳,你醒來了?到家了,快點下來觀禮吧。”看到陳英醒來,老管家出聲道。

已經聽到了響亮的鞭炮,禮炮的聲響,陳英做起了身體,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呆子,你回來了,真的辛苦你了。”看著自己的父親冇什麼事情,而陳英的臉色卻有一絲萎靡,心中知曉,以陳英的酒量都喝成了這樣,可見今天接出謝蕊有多難。

“冇事,快點觀禮吧,不要錯過了。”大廳之中已經傳出了婚禮進行曲的樂章,知道今天婚禮的程式,婚禮完成之後直接就是酒會,陳英自然不想錯過婚禮這個重中之重。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的臉上卻顯出了一絲擔憂和為難。

不過這個時候的陳英已經有些醉了,自然冇有注意到陶昕的表情變化。

走進了大廳,陶澤成和謝蕊已經手挽手了走向了禮台。

忽而,陶澤成的身體僵硬了一下,腳步也隨之停滯了下來。

看到這個變化,陳英的心中頓時一驚。

順著陶澤成的目光,陳英頓時看到了一個這一生之中都從來冇有見到過的絕美女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