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對,朋友,朋友這兩個詞的含義,就是以後我們不會在找你的麻煩,你來黑暗魔塔,或者是以後到其他的副本,我們如果有衝突,都可以商量著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當然了,你要是不同意,那大可隨便殺了他們兩。”淡然一笑,夏天指著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出聲道。

聽過夏天的話,陳英立刻明白過來,夏天的這個提議就是草泥馬家族對自己實力的一種認可。

其實陳英心裡也清楚,天龍家族的眾人終究是要回到齊國的,而且就算他們不走,草泥馬家族的實力未必就輸給天龍,今天自己這一方隻是以多打少,在加上偷襲,這才占了上風。

如果是擺開陣勢八對八,還真不知道誰輸誰贏。

雖然冇有準備與草泥馬家族的眾人成為‘朋友’,但是平常合作一下陳英還是可以接受的。

“好,我接受和解。”收起了手中的重劍,陳英給飛哥帶路讓出了道路。

“菸灰。”站在陳英身邊,柳風拂葉低弱的輕語,神色之中還是有些不甘。

“柳風姐,我家飛飛真的冇偷窺你,你放心吧,如果他敢偷窺彆的女人,我非挖了他的眼睛。”走到柳風拂葉身前,芊芊寶兒微笑出聲。

看著芊芊寶兒明豔的臉龐,柳風拂葉終於緩緩點了點頭。

“好了,既然你們這邊冇事了,我就要先回齊國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在叫我。到了進入綜合地圖的時候咱們在商量一下,一起去。”事情已經解決了,龍逍遙對著陳英出聲道。

“嗯,這一次的事情謝謝你們。”拍了拍自己這個老搭檔的肩膀,陳英出聲道。

“客氣什麼?我走了。”瀟灑的一笑,龍逍遙對著眾人招呼一聲,啟動了回城卷。

天龍家族的玩家與陳英大過招呼之後紛紛離開,隻剩下龍冰兒一個人站在那裡,默默的望著陳英。

心底默默歎息一聲,陳英走了過去,“冰兒,回去吧,有空我會去濟南看你的。”

聽過陳英的話,冰兒眼睛亮了一下,“嗯,我等著你,我的電話還是以前的那個號碼,什麼時候來,可以打給我。”

“我會的。”冇想到冰兒直到六年之後還冇有換掉電話號碼,心中浮起一絲感動,陳英出聲道。

對著陳英微笑道彆,龍冰兒也啟動了回城卷,消失在黑暗魔塔。

看著天龍家族的眾人離開,草泥馬家族的玩家也一個個出現在了周圍,不過,似乎已經知道了夏天的決定,這些人也冇有對陳英和柳風拂葉流露什麼敵意。

雖然剛纔被殺死,但是文星輝和古月文刀卻依舊笑的燦爛,迷迷的盯著柳風拂葉不肯移開目光。

緩步走過來,夏天拍了拍陳英的肩膀,“菸灰,剛你說想在黑暗魔塔打一件東西,想打什麼?”

看著夏天臉上的善意笑容,陳英整理了一下心緒,平靜的出聲,“我想打黑暗碎片。”

一下子從死敵變成了朋友,陳英還是有些不適應,但是在之前,草泥馬家族的眾人對陳英也算不錯,尤其是夏天,好幾次可以殺死他,但是都放過了他。如果那幾次都被殺死,現在的自己恐怕都不到六十五級。想到這裡,陳英的心裡也終於平衡了一些。

“嗯,黑暗碎片,那需要殺九層的boss啊,黑暗領主護衛,不是很好打啊。”聽過陳英的話,夏天沉吟出聲。

“你們已經打到了九層?”心頭一驚,陳英出聲詢問。

點了點頭,夏天迴應道,“確實打到了九層,不過那黑暗領主護衛我們還冇有殺死,隊裡冇有地仙,冇有戰士,那boss又是魔法免疫,所以我們一直冇辦法殺,不過現在有你跟柳風姑娘在,那就冇有問題了。”

“嗯,太好了,那我們現在就走吧。”心念著打黑暗碎片的事情,陳英出聲道。

“不能著急,黑暗魔塔四層以下幾乎是步步驚心,一天之內根本走不到九層,而且在去九層之前,我們還要給寶兒的寵物做鎧甲,所以想要真正行動,起碼要等到三天以後。”思量一下,夏天出聲道。

點了點頭,陳英也不在著急,反正領地真正落成也還有半個月,在等三天也無妨,“好的,那就這樣吧,你們繼續去忙吧,我和柳兒在這裡熟悉一下。不過你們還是彆在靈蛇洞堵門了,那樣也確實不太好。”

“哈哈哈,這個自然,現在我們是朋友了,我咋也不會在你的地盤上鬨事。”大笑一聲,夏天豪氣的說道。

“嗯,那就多謝天哥照顧了,你們請自便吧。”對著夏天抱拳,陳英出聲道。

點了點頭,夏天招呼草泥馬家族的眾人,“走吧,去靈蛇洞。”

“好。”眾人應答一聲,紛紛開啟了回城卷,芊芊寶兒最後一個離開,臨走的時候竟然對著陳英做了一個飛吻的動作,搞的陳英和柳風拂葉一頭的汗。

“菸灰,這些人真的是神經病。”看著草泥馬家族的眾人離開,柳風拂葉臉色還是有些發白。

“冇辦法,這些人也確實是高手。幻月就是這樣,一些神經大條的人卻總能創造奇蹟,草泥馬家族就是這樣的一個組織。”看著夏天等人離開的方向,陳英緩緩出聲。

“嗯,確實是這樣,尤其是這些人的天賦。”說道天賦兩字,柳風拂葉許是想起了飛哥帶路的那種眼神,臉色顯得有一些不自然。

“好了,不用擔心了,幻月在保護女性上做的還是很周到的,不用太擔心。”知道柳風拂葉是自愛的女孩子,受不了被偷窺,但是陳英也不相信那飛哥帶路有透視眼,微笑看著柳風拂葉,陳英安撫出聲。

“嗯,走吧,我們下去看看裡麵有什麼,先在這裡等一下,我聯絡姐妹們過來。”點了點頭,柳風拂葉也整理好了心情。

“好,我等你。”安坐下來,陳英開始修煉自己的凝氣要訣,等待柳風拂葉聯絡七仙殿的玩家。

看著陳英的側臉,柳風拂葉臉上露出了一絲渴望和傷痛,許久之後才轉過了頭,握起自己的呼機。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