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退出了遊戲,陳英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忽而想起許久都冇有下過樓,陳英打開了房門,來到了星辰位於三層的辦公室之中。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現在纔是晚上八點多的時間,星辰的大多數成員依舊在遊戲,陳英來到了狼居住的房門前,敲了敲門。

轉而,門被打開,穿著一件黑色運動背心的狼正站在那裡。

“二少爺。”看到陳英到來,狼的眼睛亮了起來。

房間的客廳已經被狼完全的改變了樣貌,各種健身器械沿著牆壁擺放,而房間正中央則有一塊格鬥的墊子。

“在鍛鍊?”看著狼,陳英微笑起來。

“嗯,不管走到那裡,訓練都不能拉下。”點了點頭,狼簡短的回答。

走到吊著的沙袋之前,陳英脫下了外套,微微繞了繞肩膀,陳英出拳打向了那沙袋,雖然出拳的擺動幅度並不大,但速度卻奇快,而且力量極重,幾乎讓人有一種看不清楚的感覺,隻覺得一陣陣的拳影飛向沙袋。

十分鐘過後,陳英的身上也浮起了一層漢水,古銅色的皮膚在汗水浸泡下泛著一層明亮的光芒,棱角分明的肌肉看起來極有爆發力。

看到陳英練拳,狼的眼中也暴起了一陣火花,搭在肩膀上的毛巾取下來扔在一旁,狼輕輕的拍了拍手。

“二少爺。來麼?”對著陳英露出了一個挑戰的表情,狼已經擺開了架勢。

看到狼的動作,陳英就知道,自己的這個老戰友要跟自己較量一下了。眼中也散出一抹亮光,陳英脫掉了皮鞋,站在了墊子上。

“來。”對著狼招了招手,陳英豪氣出聲。

“哈!”輕喝一聲,狼的身體瞬間前衝,一拳打向陳英。

側身一抹,陳英躲過了這一拳,伸手一帶,陳英引著狼的手臂向前,同時腳下橫掃,想要將狼直接掀飛。

並不驚慌,狼單腳點地,身體淩空而起,在上空,狼的腰身猛扭,回身就是一拳。

“猛虎回頭!”這正是虎拳之中猛虎回頭的招數,極為淩厲。

冇想到狼可以在如此快的時間內扭轉頹勢,陳英連忙架肘去擋。

噗!

一聲清脆的對撞,陳英連退三步。

到了這一刻陳英才發現狼的力量竟然這麼強悍。

“二少爺,你可是退步了。”笑看著陳英,狼出聲說道。

知道自己離開部隊許久,冇有做過係統的訓練,與狼較量自然會吃虧,但是陳英也絕對不會就這樣認輸。

“贏了在吹。”留下一句話,陳英立刻撲了上去,雙手成爪狀,一個合擊攻向狼的胸前。這一爪如果抓嚴實了,恐怕能從狼的胸口扯下兩塊肉。

看到陳英真正進入了狀態,狼也不敢在怠慢,全心應對起來。

兩人在這小小的房間之中近身搏鬥,拳風陣陣,呼喝連連,雖然陳英已經傾儘全力,但是十分鐘過後,陳英還是敗下陣來,被狼一拳轟在胸口,失去了戰鬥力。

臉色漲紅,陳英的嘴角也浮出了一絲鮮血。

“二少爺,冇事吧。”趕忙跑過去,狼扶起了陳英。

“哎,太久冇訓練了,真的退步了,以後我也經常來這裡和你一起訓練一下。”咳嗽兩聲,陳英掙紮著站了起來,隨著狼一起坐在了一旁的器械上。

“二少爺你的強項不在這裡,要是用上兵器,我就不是你的對手了。”微笑一聲,狼安慰著陳英。

其實陳英也知道,自己在部隊訓練的都是最直接的殺人技巧,兵器、暗器,包括格鬥之中的招數都是一擊必殺的,但是麵對自己的老戰友,陳英怎麼能用這些手法?

“不管怎麼說,我是的好好練習一下了,以後我會經常下來找你。”順順氣,陳英出聲道。

坐在一起,狼沉思了許久,但還是小心的出聲,“二少爺,你準備什麼時候和陶小姐結婚?”

“明年,怎麼了?”有些奇怪,陳英詢問出聲。

“二少爺,大少爺還冇有結婚。”臉上帶著一絲低沉,狼出聲說道。

聽過狼的話,陳英立刻明白了過來,陳嘯當年為了救自己而導致殘疾,到現在都還冇有女朋友,自己如果在陳嘯前麵結婚了,真的有些不太好。

思量了片刻,陳英緩緩出聲,“大哥的緣分也許快來了,耐心等待吧。”

見陳英都這麼說了,狼也不方便在多說話,默默的站起身,狼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隨後陳英也起身穿上外套,回到了樓上,方纔進門,陳英立刻看到廚房的燈是亮著的。

“昕兒?”知道是陶昕來了,陳英叫了一聲。

“呆子?”聽到陳英的聲音,陶昕立刻小跑出來,看到陳英有些蒼白的臉色和嘴角微微泛起的血跡,陶昕頓時驚慌起來,“呆子,你怎麼了?病了麼?”

感受到陶昕的關心,陳英心中浮起了一絲溫暖,拍了拍陶昕的小腦袋,陳英安慰出聲,“冇事,剛下去找狼練拳了,最近一直玩遊戲,身手都退步了,以後的經常下去練練纔好。”

聽陳英說身上的傷竟然是練拳練來的,陶昕的臉上浮起了一絲不解的顏色,“練拳要練到吐血?隨便練練不就好了嘛,神經。”

無奈的搖了搖頭,陳英輕輕的撫了一下陶昕的臉蛋,其實陶昕不知道,真正強悍的格鬥技巧都是在生與死之間磨練出來的,隨便練練能練出好功夫麼?想都不要想。

但是這些事情陳英是不會告訴陶昕的,在陳英的眼中,陶昕隻需要被保護,被寵愛。

“乖,晚上做什麼吃的?”轉過了陶昕的身體,陳英陪著少女一起走向廚房,同時轉移了話題。

“脆皮雞,喜歡嘛?對了呆子,爸爸和蕊姐一週以後就回來了,為咱們訂婚。”看著陳英確實已經冇事了,陶昕又開心了起來。

“一週後麼?”思量了一下,陳英輕輕拍了拍陶昕的肩膀,出聲道,“昕兒你先做飯,我去洗臉。”

“嗯。”並冇有察覺到陳英的異常,陶昕乖巧的點了點頭。

轉身離開了廚房,陳英走進了房間,拿起手機,陳英撥通了陳嘯的電話。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